《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雪虹摇了摇头,肚量太小了。
  江世恒在顾秋办公室,把路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做了汇报。他在追捕徐曼丽的时候,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徐曼丽本来已经离开了,她又折回来取东西,结果被江世恒逮到。在她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发现了这些东西。
  徐曼丽到底只是一名弱女子,没太多反侦察意识,因此很快就突破了她的心理防线。
  她原原本本交代了这些,江世恒第一时间,传给叶世林。

  而她的哥哥徐三江,也在工作人员的努力下,打开了缺口,坦白了他的罪行。
  两处同时突破,这才让顾秋取得了阶段性的胜气。
  万先进如同斗败的公鸡,气馁地呆在那里。当时他恨不得从窗口跳下去。幸亏有工作人员及时拦阻。
  顾秋对江世恒说,“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江世恒的确很累了,不过他比较兴奋,“我扛得住,没事呢!”

  顾秋道,“不管你扛不扛得往,这是政治任务,命令你马上去休息。”
  江世恒这才回家去了。
  此刻已经天亮,但是工作组的同志,却不能松懈,决定继续加班,在凌晨这个时间段,突破万先进的心里防线。
  因为人在凌晨时分,意志最为薄弱。
  可万先进这人十分理智,他只承认自己和徐曼丽的关系,而且他还说,自己和徐曼丽只是谈恋爱。
  自己死了老婆,再娶一个并不防碍了谁。

  两个人谈恋爱,这没有错啊。
  关于招标会的事,他说自己毫不知情,而自己也没有打过任何招呼。
  虽然与徐曼丽有这层关系,却从来没有用过自己的私人权力。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那些来历不明的收藏品。
  关于这个问题,他不说话了。
  搞了一个通宵,收获不大。
  顾秋回到家里,从彤正起来上厕所。听到门响,就知道顾秋回来了。

  顾秋脱了衣服,外面冷嗖嗖的风,让从彤打了个寒颤。
  “你回来啦?”
  顾秋嗯了一声,“你怎么就起床呢?才六点多。”
  从彤说,“六点多还不起来?”
  回到卧室,顾秋脱了衣服,准备小睡一下。
  看到从彤要起床,他就抱着从彤,“再睡一小会。”
  从彤说,“该起床了。”可顾秋拉着她,她不得不躺下。“怎么样了?左安邦回来了吗?”
  “回来了!”
  顾秋抱着从彤,感觉自己身子冰冷冰冷的。

  从彤钻进他怀里,“最后是什么结果?”
  “左安邦住院了。”
  “啊?”
  从彤叫了起来,而就在这一刻,顾秋伸手脱了她的睡裤。从彤就知道,这家伙拉自己睡觉,准没好事。
  果然,他脱了自己的裤子,看到他爬到自己身上,从彤还在问,“左安邦怎么住院了呢?”

  顾秋腰间一挺。从彤忍不住哦了一声,咬着牙,敲打着顾秋,“轻点,痛!”
  顾秋缓缓动了几下,“他是气的。万先进被我们抓到证据了。左安邦当场就气得暴走。”
  接下来,两人进入状态。
  顾秋虽然几天没睡觉,精神状态良好,下面的表现更是雄纠纠的。从彤咬着牙,“你吵死啊,几天没休息了,还有精神折腾。”
  顾秋不说话,只是笑,继续深入浅出。
  有人说,女人这一生,不要有太多要求/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可以疼爱自己且能够深入浅出的老公,这就是幸福。
  由此可见,男人在某方面的能力,决定了女人这辈子幸福的程度。
  从彤就正在享受着这种幸福,她很奇怪,这家伙几天几夜不睡觉,还这么猛,什么变的?
  难道男人天生就是用来折磨女人的?
  大清早的,她最担心的还是老妈突然起来,发现两个人在房间里干这事,那边丢人呢。
  果然,客厅里响起了妈妈和小若安的声音,从彤就急了,“快点,妈起来的。”

  顾秋点点头,加快速度。
  今天是大年三十,本来没什么事,按平时,开个会就散了,各自回家。但是有时也很晚,半夜三更的才下班。
  今年的事情,就更多了。
  又多了一个万先进的事,昨天晚上常委会议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传得很快。
  顾秋去上班的时候,很多人在私下里交头接耳。
  崔副书记早就跑到医院里去了,看望左安邦。
  顾秋进了办公室,工作人员进来汇报,昨天晚上没什么收获,万先进的心里素质很强,他只认了这些。
  顾秋问,“经济问题,他交代了多少?”
  关于这个,他一概回避。
  “哼,他还想回避?那你们就查,放肆查。看他怎么自圆其说。”
  工作人员问,“初一放假不?”
  顾秋拍拍脑袋,“我差点忘了,这样吧,过年还是照常休息。这事先缓缓,他想耗的话,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
  安排好了这些,顾秋主持年终总结会。
  崔副书记还没到,顾秋看看表。“不等他了,我们开会。”
  崔副书记这才回来,一个劲地说。“对不起,迟到了。”

  随后坐回到位置上,顾秋的目光扫过他,也没说什么。
  宁雪虹在办公室,对齐雨说,“你准备下,去看看左书记。”
  齐雨说好的,我等下就去。
  宁雪虹今年不准备回去过春节,宁德的事,没这么简单。她要留下来,继续镇守在这里。

  听说万先进很顽固,都这个时候了,也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她就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大雪。
  昨天晚上大雪纷飞,淹没了一切。
  树上,房子上,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她是北方长大的女孩子,见惯了这种冰天雪地的世界,如果冬天没有冰雪,她反而觉得少了些什么?
  看着洁白如斯的雪,映着她的脸。脸,白里透红,看起来十分诱人。
  今天的宁雪虹,穿了一件毛茸茸的白色外套,这种衣服看起来,很高雅,高贵,端庄,圣洁得象个仙子。

  宁雪虹站在那里,目光清澈。
  面对如此洁白的世界,让她仿佛脱离了人间的纷争。昨天晚上的激励,令人无法忘怀。
  那种针锋相对,那种咄咄*人,那种高声质问,那种毫不退让……
  有人冷眼旁观,有人兴灾乐祸,有人爱莫能助,也有人混水摸鱼。
  人生百态,尽显其中。

  思绪,随着激情的情节,一波又一波,高*潮叠起。
  宁雪虹还是蛮满意这个结果,至少让坏人落网,这是大快人心的事。她历来对这种贪婪之人,十分痛恨。
  但是左安邦的表情,既让人气愤,又让人同情。
  宁雪虹感觉自己夹在这两个男人中间,做了一回观众。
  当时她真的为顾秋的藏拙感到无比紧张,好在顾秋在开会之前,给了她一个微笑做为暗示。

  峰回路转之后,宁雪虹也放心了。
  经过此事,谁都知道,左安邦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怕是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宁雪虹想到这里,又有一丝担心。
  感觉到似乎眼前这场大雪,突然多了一行脚印,那是多么的遗憾!

  而故意破坏这美景的,就是万先进这种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