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5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世恒那边还没有消息,可左安邦却已经得到消息,听说纪委把万先进给抓了,他当场发火。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要向上面反映情况。”
  这个消息,当然是他的秘书小谭告诉他的,随后,崔副书记也给他打了电话。说了很多顾秋的坏话。
  左安邦很生气,“你怎么不当时就告诉我?现在说有个屁用?”
  崔副书记说,“我已经给您打过多次电话,都不在服务区。而且行动之初,顾秋同志把所有人的通讯工具都上缴了,直到竹昌,我们才发现他要干嘛。但那时已经晚了唉!”

  “宁雪虹怎么说?”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估计宁市长已经同意,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左安邦怒了,“无法无天。”
  随后,他就打电话到纪委,“万先进究竟犯了什么罪?”

  顾秋说,“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叫过配合工作,并没有针对他调查什么?竹昌高速已经出了问题,工程刚开始,就出现路基下沉,滑坡等现象,而且施工方法也有问题。最近这段时间,不断有人举报招标存在着暗箱草作,我们只是叫万先进同志配合一下,并没有对他采取措施。”
  左安邦道,“行了,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搞这种内部斗争?搞左倾斗争?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左安邦挂了电话,他想回宁德,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回不去。
  因此,他只能生闷气。
  左安邦气死了,宁雪虹和顾秋居然在自己离开之际,突然来了这么一手。但是左安邦相信,只要万先进没有问题,他们也不可能把万先进怎么样。
  对于万先进这个人,左安邦还是有信心的。
  可他的秘书小谭,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万先进会不会把自己供出来?这一点他很担心。
  人家都说万先进比较踏实,是个廉洁的干部,小谭知道,万先进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出手这么大方,这些钱从哪里来?
  他为了自己的前程,女儿都可以送出去,这样的人,的确令人感到恐怖。
  小谭不知道纪委究竟掌握了多少资料,一旦查实,万先进算是完了。
  所以,小谭心里非常害怕。
  自从万先进出事,他就没睡过安稳觉,生怕自己一睁开眼睛,纪委的人就站在床前。
  第二天过去了,江世恒还没有回来。
  只剩最后一天了,宁雪虹却一直没有催顾秋。
  顾秋心里明白,如果自己没做好,势必连累到宁雪虹。因为这件事情是她点头的。

  顾秋呢,几个晚上没睡好了。
  相反,万先进睡得很踏实。
  他可能想清楚,想明白了,只有等到左安邦回来,他才有救。否则他说什么都是白搭。
  不管纪委的人跟他说什么,他都置若罔闻。
  时间非常紧迫,顾秋有点急了。

  眼看就到了下午,顾秋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两只眼睛熬得通红。
  烟抽了几包,办公室里全是烟雾。
  墙上的钟,嘀达嘀达的走着。
  齐雨终于过来催了,“顾书记,市长让你过去。”
  顾秋知道,所剩的时间不多,再过几小时,三天就过去了,他必须有个交代。
  宁雪虹坐在那里,一脸严肃,顾秋来了,她的目光迎上来,“只有几个小时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顾秋摇头。

  宁雪虹说,“左安邦已经上了飞机,实在不行,只有放人了。”
  顾秋说,“不行,绝对不能放人。”
  顾秋本来想说,万先进肯定有问题,但是他知道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有问题,你拿出证据出来啊?
  好了,没有证据,不放人能怎么办?
  人家左安邦连春节都没过,匆匆赶回来,宁雪虹也扛不住了。

  办公室里静了一会,宁雪虹道:“就这样决定吧!”
  顾秋站起来,一声不响离开了。
  宁雪虹知道,这几天他的压力很大。看他的眼神,看的精神状态,但是没有办法。
  办事必须有原则,否则就乱了套了。
  其实做这个决定,宁雪虹也很为难。
  有时,让坏人逍遥法外,对他们这些正义之士来说,那是一种折磨和打击。
  可这是法制社会,必须遵守原则。
  顾秋来到纪委办公室,叶世林站在那里,看到顾秋这表情,不由捏了把汗。做为一个秘书,与老板完全是分不开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顾秋有什么事,他也不会好过。
  顾秋喊了他一句,“还有二个小时,准备放人吧!”
  叶世林道:“不行,不能就这样放了。”
  顾秋挥挥手,“什么都不要说了,放人吧!”

  叶世林咬咬牙,站在那里不肯走。
  二个小时,那就再等二个小时吧!可左安邦就要回来了。从京城过来,再到宁德,也就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他一旦回来,万先进就只能释放。
  这一点,叶世林很清楚。
  可他心里很不甘心,刚才齐雨把顾秋叫过去,肯定是在商量这事,看来宁市长也没办法再坚持了。叶世林叹了口气,捏着拳着走出办公室。
  “该死的!”
  顾秋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左安邦还有三小时左右回到宁德。三个小时,能改变很多决定。

  宁雪虹已经尽力了,自己还有什么办法?
  今天晚上顾秋不准备睡了,他要坚持到最后。
  难道老天就只会帮助坏人吗?
  放弃,不是顾秋的个性。
  就象上次那样,和白若兰在绝境中,顾秋都没有放弃。因为他相信,只有坚持,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此刻已经深夜,顾秋突然想起了白若兰。
  也不知道她在那里怎么样了?
  这个独自飘零的女子,她的倔强让人敬佩。
  顾秋靠在椅子上,脑海里浮现出白若兰跟自己相识的点滴,一直以来,白若兰都以那种蛮不讲理的形象出现。
  她总是看自己不顺眼,跟自己斗气。
  谁都没想到,命运弄人,居然让自己救了她。
  这一次绝境相逢,没想到让白若兰彻底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顾秋苦笑了起来,现在回想,假若当初不是宁雪虹的坚持,自己和白若兰会不会就这样饿死在那个溶洞里?
  想到白若兰在溶洞里表现出来的柔弱,实在令人怜悯。女人终归是女人,再怎么强大,再怎么刚烈,总有她脆弱的一面。
  也许她越是表现得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越说明她心里的害怕与脆弱。

  当然,还有一种不一样的冷,那不叫冷,叫装出来的高傲。这种女人,要么天生具有背景优势,要么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另类。
  其实,再怎么冷若冰霜的女子,只要你有耐心,有毅力,打破了她紧裹在外表的那层武装,她的心,依然很柔弱。
  她们比普通女子更需要人怜悯,疼爱。
  顾秋却是深知这个道理,想到白若兰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伸手抓起了电话机。

  夜,虽然深了。
  但是时差让两地之间,变得没有距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