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1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听着,就有点不高兴,突然,我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很急,像是军靴的声音,我急忙拉着佘曼,朝着楼上走,她说:“你干什么?”
  “可能有人跟踪我,要杀我,你知道,我的仇家很多,我不想连累你。”我说。
  我一边拉着佘曼,一边往楼上走,走了一会,佘曼突然说:“那有那么多人要杀你?”
  “你不懂我的世界。”我说。

  佘曼对着楼下喊:“你们已经被发现了,我报警了。”
  我听着佘曼的话,就叹了口气,这娘们的心可真大啊,但是说来也怪,他这么喊了一声,楼下居然没有了声响,佘曼看了一眼,说:“还是丨警丨察好用,邵先生,下次如果你怀疑有人要杀你,就最好报警。”
  她说完,就朝着楼上走,过了楼道,走进走廊,我跟在后面,我拉着佘曼,我说:“你真的有点意思啊,有男朋友没有?方便不方便,请你吃过饭。”
  “对不起,邵先生,我跟你太太陈玲是好姐妹,闺蜜,你想泡你老婆的闺蜜吗?你老婆还大着肚子,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不要脸,我要洗澡了,你身上都是一股铜臭味,还有虚伪恶心的味道,我要把他洗掉。”佘曼说。
  她说着,就拿出来放开,我看着她,他打开了门,走了进去,然后说:“想要我报警吗?还是你想试试,我是不是真的学过跆拳道?”
  我听着就后退,我说:“你行。。。”

  我说完转手就走,上了楼,我闻着手上的味道,确实是一股很特殊的享受,而且,妈的又没穿内衣,这娘们,真的是喜欢真空上阵啊,可惜啊,不知道谁约了他,真是一副上等的炮架子啊。
  我回头看了看,朝着楼梯下面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没有人,拿到是我想的太多?只是幻觉?但是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还是有人要杀我,我现在生活着被暗杀的阴影当中,下次出门,还是多带几个兄弟好了。
  我爬上楼梯,走到李瑜的房间,我敲了敲门,很快房门就开了,我走了进去,但是房间里都是黑的,我想要开灯,但是她立马说:“别开灯,我不想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朝着李瑜说话的方向看了过去,我看着那个玲珑一样的女人,站在房间里,余光之下,我看着她曼妙的身材,一丝不挂的站在窗前,透着外面的余光,我能欣赏到她。
  我走了过去,从后背拥着她,她靠在我身后,身体很热,拥着她,有一种燥热的感觉,双手情不自禁的就去探索,她深吸一口气,身体颤抖了起来,说:“告诉我,是好消息,你做到了我说的事情。”

  我亲吻着她的头发,慢慢的向下亲吻,她转身,拥抱着我的头,把一切都拥入她的怀里,我听着,感受着她剧烈的心跳,她说:“告诉我,快点。。。”
  我笑了一下,从背后把文件拿出来,我说:“这是股份转让授权合同,我已经拿下了,百分之二十,拿下了这笔股份,我们已经拥有足够多的股份可以控股四联了。”
  李瑜拿着合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能看到她身体在颤抖,抽噎,哭泣,我将她拥抱在怀里,我说:“对不起,虽然有点迟,但是还是拿到了,四联,终究会是你们四大家族的,等我把手里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去广东,帮你整合那帮垃圾,你的家族,我来振兴。”
  李瑜把文件丢在地上,突然拥抱着我,把双腿夹在我的腰上,嘴里发出浓厚的喘息声,那声音伴随着温热,在我耳边炸裂开来,我感受到了她需要释放激情的情绪,我抱着他,将她丢在床上,急忙脱掉衣服。

  我想要扑上去,但是她的脚,立马蹬在了我的胸口,她说:“你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而且,是刚刚留下的,是谁?”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你们女人还真是敏感,一个下属,但是你放心,绝对干净,偶遇,也有一些遭遇。”
  我说着就压下去,她美丽的大长腿,弯成一张巨弓,我猛然将她的腿推开,压在她身上,霸道的扯着她的双手,按在床上,我说:“我想看看,你到底是变成了什么样一个女人。”
  李瑜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但是那魅惑的身体在扭动,带着极其强烈的暗示以及需求,让她肚皮上的男人为之疯狂。
  如此尤物,不可多得。
  疯狂有多疯狂,像是螳螂一样,在交配之后,母螳螂会吃掉公螳螂,我们就是这么疯狂,黑夜里,我疲倦的趴在床上,她不停的在我身上抚摸着,用那皓齿,在我的肩膀上留下齿痕,很疼,但是又疼的刚刚好,当我感受到痛苦的时候,她就离开那痛苦之地,在新的皮肉上,给我留下深深的齿印,如此周而复返,让我内心有点烦躁,但是又在期待下一次疼痛给我带来的占时的快感。

  这是一种病态,但是,虽然我知道,但是又不想制止,在痛苦中享受着。
  终于,她是累了,趴在我的肩膀上,抚摸着我的身体,像是极为爱惜一样,后悔之前的举动,很矛盾。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像是贤妻良母一样过今后的日子,我希望你是在外面拼搏的男人,回家之后,会欣慰我给你做一口热饭吃,会在闲暇之余,陪着我们的孩子玩耍,我们可以为未来而期待着。。。”
  我听着李瑜呢喃的声音,就笑了一下,我说:“现在也可以。。。”

  李瑜没有说话,而是沉重的呼吸着,过了久久,她才给我一句话,让我有点不安。。。
  “但愿吧。。。”
  翌日的早晨,风吹开了窗帘,我起身,身上的皮肉还有一点痛苦,我看着窗前站在的李瑜,她已经穿戴好,很优雅的站在窗口。
  我走过去,搂着她,我说:“放松了吗?”

  她转身看着我,说:“紧张,才刚刚开始,你说过,要振兴我的家族,四联,只是个开始,这只是我们家族最小的一部分产业。”
  我听着,就觉得有压力,我说:“我知道,你们四大家族的产业很多,你父亲的佛海山庄度假村就价值十几亿,我知道,这只是开始,但是,事情一点点做。。。”
  李瑜走开了,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盈江了,你的手机响了很久了。”
  他说完就出去了,我皱起了眉头,昨晚上的她,跟现在的她,完全是判若两人,昨天晚上的她,已经失去理智,完全把自己当做一个荡*在对待,但是穿上衣服之后,她就冷静的像是一块冰块。
  我掀开传单,找了一遍,又打开了抽屉,找到了我的手机,我看了一眼,李吉打了很多电话给我,我没准备回,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我突然看到抽屉的深处,放了一瓶药,我拿了出来,使劲的摇晃了一下,里面已经空了。
  我看着外面,李瑜已经出去了,我奇怪的看着药瓶,她生病了吗?看着不像,我看着瓶子上面的字,很拗口。。。

  “阿普唑仑。。。”
  这是什么药?我看着瓶子上面写的字,我皱起了眉头,抗抑郁精神病药物。。。
  日期:2017-09-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