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0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辰苦笑了起来,说:“没,没有,邵老板,我这就回去筹钱,放心,不会少你钱的,你邵老板是谁?我怎么敢少你的钱,我这就回去筹钱。”
  他说完,就从人群里走开,快速的离开了仓库,所有人看着他走了,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什么玩意,没陈发的本事,还想做陈发第二?”
  “输不起的玩意,真丢人,广东真的是没人了。。。”
  “就是,四大家族之后,在也没有广东邦了,哈哈哈。。。”
  我听着那些人的嘲笑,就跟李吉说:“找人给我看着他,十五亿,可不能让他跑了。”
  李吉点了点头,急忙去办事,我深吸一口气,看着料子,李雷在比划着,还拿着笔在画图,已经做上了,我气的牙痒痒,真他妈是个“艺术家”。
  这块料子,在我眼里是废了,但是他李雷居然还看上了,我们商人跟他这种艺术家之间就差了一个字,钱,这块料子有艺术价值,但是不值钱。
  田光走到我身边,嘲讽着说:“你真仁义,十五亿的肉,你就让他这么走了。”

  我听着就说:“那能怎么办?这么多人在,我能把他怎么样?”
  田光看着我,说:“我帮你搞定他,分我一半,他现在就是滚刀肉,你搞不定。”
  我听着就看着他,眼神非常的狠毒,我说:“行,但是,不能出人命。”
  田光笑了一下,还是那么阴毒,我深吸一口气,想赖我的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交给田光,陈辰,你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我坐车,前往盈江最边远的河港,哪里有一家民俗餐厅,我记得,哪里死过很多人,瘦猴,陈希,老五,还有。。。
  哪里确实是一个不祥之地,陈辰被到哪里,估计是凶多吉少,就算不死也会掉一层皮,田光这么积极的想要做事,就是想要尽快的告诉所有人,他回来了,这是好事,但是也是坏事。
  我的车子到了餐厅的时候,已经七八点钟了,我是把手里的活都忙完了才去的,毕竟,公盘是件大事,那么多客人都在,不可能丢下他们的。
  我看着落日,捏着手指上的戒指,广东现在是一群乌合之众,陈辰这种人都能玩翡翠?看来,广东的市场,是真的乌烟瘴气了,我没有去广东,但是现在感觉比瑞丽珠宝街还不堪。
  这种小杂毛,是要找个时间,收拾他们的。

  车子停下来,我下了车,看着很多兄弟站在门口,见到我之后,就说:“飞哥。”
  我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在院子里,还是那个深沉的院子,在院子里,摆着一桌子饭菜,陆拾鱼在吃着,看到我来了,就主动给我腾了个位置,说:“你们聊,我在车上等。”
  我坐下来,看着田光,我说:“你动作够快啊。”
  “对付滚刀肉,就得心狠手辣,要不然,他会让你知道他们有多不要脸。”田光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兴许,他是回去拿钱呢?”
  田光有点不高兴,很深沉的说:“你怎么非得跟我唱反调?行,你进去试试。”

  我听着,就看着桌子上的酒菜,我说:“土鸡不错,家养的吗?不是吃饲料的吧?”
  “去。。。”田光不耐烦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朝着那间地窖走,我下了地窖,里面很闷热,我看着柱子站在里面,就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柱子说。

  我笑了一下,他的嘲讽技巧总是不如田光的,有点呆板,直接说我还会注意到他不就得了?
  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陈辰,他有点狼狈,身上都是汗,衣服也湿了,他看到我之后,很生气,说:“邵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限制人身自由是不是?你这是犯法,我告诉你,快放了我,否则,我们见了丨警丨察,我告诉你,你要坐牢的。”
  我看着他趾高气扬的,就笑了一下,果然是个滚刀肉啊,现在先来教训我了,我说:“陈老板,你赌石输的钱,怎么说啊?”
  陈辰抬头看着我,说:“都是身份人,我会少你的钱吗?你放了,我回头就给你,我不缺那点钱。”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行,打在我卡号上就行,只要你把钱给我,给你赔礼道歉,好好招呼你都行。”
  “邵老板,你看不起谁啊?我虽然钱你钱,但是我不接受这种方式要钱,你现在放了我,我什时候原谅你了,心情好了,在给你钱。”陈辰不爽的说着。
  我听着就纳闷了,我说:“好像是你欠我钱啊?你是不是想试试我是不是黑色会啊?”
  陈辰听了就立马委屈下来,说:“邵老板,不是不给你,你这么做算什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要逃你的债似的,这要是传出去,我成什么了?我还要做人吗?你给我的信誉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噢,只要你把钱给我,我给你做声明,我邵飞的声明,绝对好使。”
  他听了就说:“不行,放了我再说,否则,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你是不是软硬不吃啊?”
  “你想打我啊?你试试,我陈辰虽然没你邵飞混的好,但是在广东,我也是一条龙,我也有许多兄弟,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陈辰狠狠的说。
  我舔着嘴唇,走到他面前,看着地上的机票,我说:“买机票干什么?”
  “这是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吗?”陈辰说。
  我一把抓着他的头发,我说:“你真的想要我来点硬菜是不是?”
  陈辰脸色难看,但是还是咬着牙说:“你只要不弄死我,咱们就走着瞧。”
  我有点没脾气了,我说:“你欠我钱啊,我他妈怎么感觉你是老子我他妈是孙子啊?”
  “哼,邵飞,说句不好听的,咱们没有合同,一句话而已,我不认,你能把我怎么样?”陈辰不爽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赌石圈可是一口唾沫一根钉,说出去的话要认啊,这道义跟信誉的问题。”
  “你到了法庭,你怎么跟法官说?我不承认,你拿不出来字据,我就不相信法官能判我,我也不相信你邵飞能在法律面前只手遮天。”陈辰不屑的说。
  我看着他的样子,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我苦笑了一下,你跟他将情面,他跟你讲道义,你跟他将道义,他跟你讲法律,反正总是有办法把你给堵住了,让你滚蛋。
  我说:“好,我马上放了你,等会上来吃菜,给你赔罪。”
  “哎,这才对嘛,等我心情好了,自然会把钱筹集到了,给你的,我陈辰也是说话算话的。”陈辰笑着说。
  我没说什么,直接上去了,我添了添嘴唇,恨不得把他最撕烂,但是这种人,不值得脏了我的手。
  我看着田光,他说:“舒服了吗?”
  我说:“我犯贱,交给你了,一人一半,但是,我不要钱,让他把手里的股份给转授给我,不管用什么办法,弄到手就行,那股份抵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