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6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对萧晋极为有利的结果——医院周边没有那么多靠着医院生存的各种旅馆、药房、商铺和饭店。
  干坏事儿的时候,“目击者”这种生物,还是越少越好。
  最最关键的是,与医院隔江相望的就是董雅洁早就决定好的发布会举办地——乔木会馆,而且,这一段江面的宽度,恰恰又是龙朔境内最窄的一段。
  今晚无月,除了不远处被城市灯光染得灰蒙蒙的夜幕之外,天地之间一片黑暗。
  天时地利都有了,人和则需要自己把握,对此,萧晋很有信心。
  此时此刻,沙夏正在看电视。
  老医院的条件自然比不上市中心的政府亲儿子人民医院,墙面暗黄,墙角斑驳,原本的三人间专门搬走了两张床,对面墙上的电视都是临时安装上的。
  按照她的要求,她的病床就挨着窗户,只要一扭头,便可以看到江面的风景,但现在天黑了,窗外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上那部狗血电视剧。
  忽然,窗外的漆黑中亮起了一个小小的光点,熄灭,然后重新亮起,如是重复三次,便消失无踪。

  沙夏神情不变,视线依然盯着电视屏幕,约莫三分钟后,才轻轻移动左手手指,摁下了指尖夹着的呼叫器。
  片刻,病房门便被推开,田新桐走了进来。
  “你有什么事?”
  沙夏见到她明显十分意外:“田警官,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哪里,需要得到你的同意么?”田新桐冷冷的反问。
  “当然不需要,”沙夏说,“只不过,今天可是新年夜,你不应该在家陪着家人的么?”
  “我们华夏最重要的新年夜是除夕,今天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个叫元旦的普通假日罢了。”田新桐解释道,“另外,因为你的口供是我录的,所以现在我是这件案子的重要参与人员,在这里值班看守你,是我的职责。”
  “好吧!”沙夏眼中闪过一道意味难明的光芒,说,“那就麻烦田警官了,我想去卫生间。”

  田新桐撇撇嘴,上前打开她脚上的镣铐,然后后退一步,手扶腰间枪套,戒备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倒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害怕,而是因为对待沙夏这样身份的罪犯,这些动作都是规范条例,向来都遵守纪律的她,自然会严格执行。
  沙夏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下了床便慢慢的向外走去。田新桐依然扶着枪套,跟在她身后大概两步的距离。
  老旧的医院,病房自然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又因为有实时监控的存在,鉴于沙夏还有重要的信息没有招供,所以一定的人道主义精神还是必要的,不能逼着人家在病房里用尿盆解决问题。
  这一层楼里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处在中部楼梯的旁边,沙夏和田新桐走过去的这一路上,走廊里负责看守的警员们全都无声的跟在了她们身后。

  特别是楼梯口的那两名警员,更是直接将手枪掏了出来,枪口向下,明显一旦沙夏有什么不该有的行为,他们就会立刻开枪。
  沙夏视若无睹,面色平静,来到女厕门口停住,待进去里面检查的警员出来之后,才抬步走了进去,田新桐作为同性女警,自然亦步亦趋的跟着,同时还有另外一名女警也跟了进去。
  一走进卫生间,刺鼻的臭味便让沙夏皱了皱眉头,开口说:“你们华夏什么都好,只有卫生间总是又脏又臭,就像我们西方最廉价的小酒馆里的厕所一样。”
  “少废话!”田新桐撇撇嘴,说,“历史上整整好几个世纪都不爱洗澡、为此不惜发明香水的人种,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沙夏挑了下眉毛,然后又耸了耸肩,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人种没有优劣之分,个人素质才有高下,好在我们现在还算文明,可你们华夏却退步了许多。”
  田新桐眉心一蹙,刚要开口,另外那名女警却不客气的推了沙夏一把,厉喝道:“你到底上不上?不上就赶紧回病房!”
  沙夏淡淡一笑,用身体抵开了一扇隔间的门,然后转过身对田新桐说:“抱歉!还要麻烦田警官一下。”
  田新桐看了一眼同事,手离开枪套,上前把她把裤子和丨内丨裤褪了下去。也就在这个时候,隔间外忽然闪过一道黑影,她的那个女同事连吭都没吭一声,就歪倒在地。
  田新桐的感知很灵敏,几乎是在同事歪倒的那一瞬间,便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下一秒,她拔出了手枪,转身、抬臂,一气呵成。
  然而,就在她刚刚才看见身后那人头套下仅露出来的一双眼睛时,后颈突然一痛,意识就陷入了昏迷。

  萧晋自然不舍得就这么让她摔倒在脏臭的厕所地面上,轻轻将她抱住,压低了声音对沙夏喝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所以,我希望这种没有命令擅自动手的行为,不会再有第二次。”
  刚刚沙夏是用自己的右臂肘击打的田新桐,尽管没有碰到右手断指,可还是牵动了一些,疼痛让她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说出的话却依然生硬傲慢。
  “我还没有离开医院,没有真正的恢复自由,因此,严格来说,我还不算是你的人。”
  萧晋眯了眯眼,又低头看看腕表,然后一手抱住田新桐,另一只手伸出去一把就将沙夏的病号服和裤子全都扯烂了下来。
  沙夏神色一怒,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冷的看着萧晋把她的上衣铺在卫生间里唯一一块看上去干净些的地面,然后把田新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上面。
  当然,他也没忘把另外那名女警员随手丢在沙夏的裤子上——如果只照顾田新桐而不管她的同事,那简直就是在告诉警方干这件事儿的人是谁。
  因为刚才田新桐为了方便沙夏如厕,是连她的丨内丨裤和裤子一起褪下的,所以此时她的身上,除了两只手臂上的绷带之外,再没有一丝布料。
  西方人宽大骨架的种族优势在她身上体现的一览无余,该长的地方很长,该大的地方很大,却仍能保持匀称,比例完美,只有一点,皮肤粗糙了些,不如东方姑娘那般细腻。

  如果此时是另外一种境况,萧晋是绝不会放过好好欣赏或把玩一番的机会的,但现在时间紧迫,他只能暂时无视,上前将沙夏揽在怀中,把她的双臂小心翼翼的绕过后颈,然后道:“现在,我要带着你从这里跳下去,只能一只手抱着你,所以……”
  不等他把话说完,沙夏忽然轻轻一跃,两条丰腴有力的大腿便缠在了他的腰间。
  感受着腰部被夹紧的力道,萧晋眉头一挑,一边走向窗户,一边笑道:“好标准的火车便当式,有机会切磋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