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0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这个村主要有三个姓氏,分别是吴,杨和张,本来只有吴和杨,先祖本是岳将军账下大将,避战乱到此安家传宗,自明初时,正打算出山报效,有姓张的一家避祸来到这里,却是当时朝廷严拿的张士诚后人,而祖先们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跟这一家人通婚联姻,血浓于水,因此就断了出山的路,后来满清三百年,大家尊祖训留在山中练武读书,再之后便是民国了,军阀割据乱世滔滔的日子还不如山里呢……”

  李牧野忽然打断他的话,沉声道:“村子可以留在山里,但日子绝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
  吴润土啊了一声,愣愣的看着李牧野,道:“你什么意思?”
  李牧野道:“我说你们不能再继续过这种日子了,精神可以高尚,但并不应该成为追求更好的物质条件的障碍。”
  话说到这里,已经非常明确透彻了。
  “谈何容易啊。”吴润土不再装清高道学,实事求是说道:“我们跟外界脱节太严重了,村里只有一个私塾,教授的都是时下完全用不到的知识,整个地区方圆十几公里内,能耕种利用的土地都用上了,充其量也就是能够自给自足,哪有条件发展经济改善生活条件?”

  “有的。”李牧野沉声道:“人就是资源!”
  “人?”吴润土苦笑道:“你也许还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具体情况,不怕跟你实话说,我们这个地方已经快二十年没外地人加入进来啦。”
  他接着说道:“解放前靠逃难到此的人增加人口,之后赶上外头闹运动,又逃来不少吃不上饭的,总算保证了人口繁衍,可是最近这一二十年,我们这里成了地区最贫穷的村子,周围村镇知道我们这个地方的,谁都不肯把闺女嫁过来,村上的女孩子倒是嫁出去不少,搞到现在,满村子没手艺的光棍汉,看母猪都直勾勾的,全靠着练把式发泄多余的精力。”
  乌兰珠听到这儿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
  吴润土看了她一眼,正色道:“别笑,我没有跟你们说笑话。”
  乌兰珠吐了一下舌头,招手说了一句对不起。
  吴润土道:“对你们来说,这样的日子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我们这里的现状,年轻人讨不到老婆的太多了,不瞒你们说,我老婆比我大十二岁,她本来是我嫂子,十八岁嫁到我们家,差不多是看着我长大的,后来我哥在田里睡觉被毒蛇咬死了,我嫂子就成了我老婆,我这还算是幸运的,起码有个婆姨陪着睡觉,生娃做饭过日子。”
  鲁少芬道:“那你先前还说什么不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好的?”
  吴润土挠了挠头,道:“我瞧出来李先生有用我们的意思,碍于祖训,还需先对李先生的为人和目的做一些试探。”

  李牧野道:“困厄不匪,灾穷不恶,我要的就是这样的好汉。”
  吴润土眼睛一亮,看着李牧野,问道:“李先生到底有何打算?”
  村名太岁,历经七百终南岁月,祖宗祠堂上供奉历代豪杰十八位,刚好凑齐十八代祖宗。打拼下一块岳家散手的金字招牌。吴润土看重的师门名誉就是指这块近代已经没几个人在乎的招牌。
  史料记载,明末清初的武术家访名师于终南山,得岳武穆拳谱,据其拳理创编形意拳而自成一派。
  后来岳家拳主要流行于河北一带。清末河北雄县人刘侍俊任宫廷护卫神机军营教官,曾教授"岳氏散手"。共三十二路一百七十三手,主要特点为以静待动,以快制胜,出手凶猛,见缝插针。强调心雄胆大,勇猛果断,出手狠毒,迅疾飞快。平常对指头功夫要求很严,交手时不讲情面,人称一毒,二狠,三快。
  吴润土说,外头那些由岳家散手演化来的拳法都不是嫡传正宗,真正的根子都在太岁村的老少爷们儿手里提着,脚下踩着,脑袋顶着,眼睛看着,耳朵听着,嘴巴说着。当年岳家军天下无敌,凭的就是对岳家拳的拳理的普及。
  这话听着有点吹牛皮的意思,但李牧野没跟他抬杠。太岁村的人敬祖之心极其虔诚,在这件事上不能开玩笑。
  村中耋老不问世事,一切全凭吴润土这百里侯做主。
  李牧野在来之前做了些功课,提前跟何晓琪借了一支工程队过来帮助他们铺管道,抵达当日捎带来许多食物,当然,还带了许多酒。白酒,红酒,黄酒,啤酒,太岁村的老少爷们儿当中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好酒。

  八公里长的水管子连着抽水泵,柴油发电机是六个棒小伙子抬上去的,半天的时间就把村子里的蓄水井灌满了。
  当天晚上,山洞里燃起篝火,村子里特别杀了三头大野猪,煮了一大锅杂碎汤,大野猪被剥皮后架在篝火上熏烤,香气飘散在空气里,人们开怀畅饮。
  李牧野浅尝即止,两个姑娘都挺能喝,但李牧野喝得少,她们便也没怎么喝。老崔成了全权代表的酒司令,酒到杯干来者不拒。太岁村的老少爷们儿都是实诚人,喝起酒来个个不含糊,喝蒙圈了就往山洞随便哪里一躺。从六点钟天黑开始,到夜里十一点,篝火依旧熊熊,山洞里却已经躺下了一大片。
  老崔力战群棍仍然伟岸如山屹立不倒,此刻正抱着剩下的猪骨架找肉啃。
  吴润土勾肩搭背挨着李牧野,感恩的话先没口子的往外丢,最后说道:“老板,您也看到了,一共两百六十六个青壮光棍汉,个个符合您的要求,现在就等着您一句话,今后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

  李牧野笑眯眯道:“还早,不着急呢,这些人基础很好,但想要给我工作还差的远,还需要一次比较严酷的培训,说不定全部都得淘汰回来。”
  “不可能!”吴润土十分自信的说道:“太岁村的这些年轻人什么苦都能吃得住,再严酷的培训也难不住他们。”
  李牧野站起身,拍拍手,鲁少芬机灵的递上一张手帕。李牧野视若无睹拒绝了,把手在衣襟上狠狠蹭了蹭,继续对吴润土说道:“别以为会几手徒手杀人的把式就够了,真到了生死之战,先较量的是胆色,从一个普通百姓进化到一个无惧生死挑战的安保人员,他们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吴润土道:“行,咱们还是用事实说话,你投入了这么大,想来也不是要拿我们开心的。”
  李牧野道:“如果一切顺利,接下来这些人便将成为崔氏安保第一批成员,这只是你我合作的开端,我现在就不跟你解释这个崔氏安保创立的宗旨和意义了,能告诉你的只有一个,这是一个风险和机遇并存的行业,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日期:2018-02-1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