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0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非亲眼所见,李牧野等人绝难相信这个时代里还会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整个村子就坐落在一巨大的山洞中,全村一千三百多口人全部居住在山洞里,虽然各家都有房子,但也都是非常简陋的木板结构房。可谓是真正的朝夕相对,鸡犬相闻。
  李牧野等人跟着吴润土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上午,村子里的人都去开凿水渠了,出于好奇,鲁少芬请吴润土带路想去施工现场看看。大家跟着吴润土从山洞出发,一路沿着陡峭崎岖的山路艰难跋涉了数公里,终于来到一座大山深处被山势环抱的高山湖泊前。果然看到有许多村民在沿着险峻陡峭的山崖挖凿着。

  这些人当中有耄耋之年的老者,也有连裤子都没得穿的小娃娃。每个人都在辛勤的劳作着,汗水流淌在脸上,血水在指间浸透了破烂的手套。他们行走在狭窄的山崖小径上,冒着生命危险,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条件,不辞辛劳的工作着,可是在他们脸上,李牧野等人看到的只有希望,没有怨天尤人。
  看到此情此景的瞬间,鲁少芬一下子彻底原谅了吴润土。
  “这是一个能让灵魂得到升华的地方。”李牧野慨叹着说道。
  乌兰珠从背包里取出一盒饼干,放到嘴边刚吃了一块,忽然注意到前面有个光屁股的小男孩儿正羡慕的看着她。愣了一下,把盒子递了过去。小男孩儿先有些迟疑,随即敏捷的跳过来,一把接过盒子,先毕恭毕敬的向乌兰珠鞠了一个躬,然后掉头便跑。眼看着他跑到一对年老夫妇跟前,把饼干递给两个老人吃。
  李牧野默然注视着这一切,心里竟有些感动。
  贫穷和苦厄并未让他们变得贫贱,至少在这个村子里,依然承袭着高贵的美德。

  转头看了身边的吴润土一眼,悄声道:“我想你一定不希望他们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事情。”
  吴润土眉头一紧,意外的答道:“我当然会让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在我们的村里,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事。”
  李牧野找了块平整的石头招呼其他人一起坐下,吴润土过来,面无表情说道:“你想要看的都已经看到了,我们的交易是不是已经达成了?”
  “别急,坐下慢慢说。”李牧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我要看的还不止这些,要做的也许更多,现在我只能向你保证,我没有任何对你们不利的想法。”
  吴润土道:“你也看到了,我们没什么好失去的。”
  李牧野道:“我看见的是你们需要的东西很多很多。”
  吴润土深深看了李牧野一眼,眼珠子转转,违心的说道:“安贫才能乐道,我们所拥有的是你想象不到的。”
  真要是这么清高,你老小子也不至于出去干那丢人现眼的事情。李牧野并不戳破他,说道:“很显然,贫瘠超乎底线后带来的痛苦也是你所想象不到的,以至于你要出山通过为虎作伥的方式来解决。”
  “有过必究,害人者罚之,杀人者杀之,天公地道。”吴润土十分硬气的说道:“我在犯下错误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承担代价的准备。”
  “然后呢?”李牧野盯着他:“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带领他们过这样的日子?”
  吴润土道:“说实话,我并不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好,当今之世,强执弱、众劫寡、富侮贫、贵傲贱,与其同流合污,倒不如留在这里安贫乐道,保持自身的高洁。”
  “可是你终究没能保住这份高洁。”李牧野道:“你可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等他回答,继续说道:“就因为这世道缺了一股子激浊扬清的刚正之气,你们的逃避不只是独善其身,更是对这污浊世界的一种纵容,迟早有一天,你们这里也会被迫同流合污,而到那时,你们再想站出来激浊扬清却为时已晚。”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吴润土道:“冷兵器的时代,我们这里历代都有人出山匡扶正义,只是如今这法制年代,枪炮横行,我们这些战场杀敌的把式早已经跟整个时代格格不入,过往先人创下的名头也成了过眼云烟。”
  “好一个兴利除害!”李牧野赞道:“只要存有这样的志气,便是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

  乌兰珠和鲁少芬目不转睛的看着,全神贯注倾听着,鲁少芬按捺不住对乌兰珠悄声说道:“大哥说的太好了!”乌兰珠抿嘴一笑,贴在她耳边说道:“大哥这是招兵买马来了。”
  吴润土显然不是那么好招揽的,他沉吟片刻后又说道:“李先生睚眦必报,行事不留情面,看着不像那古道热肠之人。”
  李牧野反问道:“这世道当中,你说的这种人能办成多大事?”又道:“我从来不自诩好人,但至少还能恪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道义精神,当然,我也的确不是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侠义士,实事求是的讲,我最多也就是个私德有亏行事不拘一格的人,不能用好或者坏来简单概括,但有一点我比你这个好人强多了,就是我在这世道里能赚钱能办好事。”
  这番话发自肺腑,走心入理,吴润土认真听着,时而困惑,时而恍然。听到这里插言道:“当然也能做坏事。”
  李牧野嘿的一笑,继续说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坑蒙拐骗用之得当便是奇计良谋,盖世武功若是用之不当,也不过是杀人的手段罢了,说不准什么时候,良心丧于困地时还要助纣为虐一番。”

  吴润土面皮一红,道:“那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李牧野点头道:“我相信你会的,但我并不赞成你这么做,知错能改就够了,这才是惩罚的根本目的,如果犯错的人能够认识到错误,并下定决心改正,我认为就没有必要一定要接受惩罚。”
  吴润土道:“规矩就是规矩,跟外面的法律一样,既然制定了就必须要执行到底。”
  “随便你好了。”李牧野道:“还回到之前的话题,你觉得你们留在这里守着老规矩过着规规矩矩的日子不错,可现实社会却是越来越容不下你们继续这样的日子,这次是修水库建电厂,下一次保不齐就要开发旅游景点,让你们搬离这里,到那时你们又当如何?”
  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吴润土默然低头沉思不语。
  李牧野继续说道:“别想了,这世上绝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净土,如果说有这样的地方,那也是应了佛家那句话,灵山只在汝心头,心无明镜台,何处不污浊?”
  这番话发人深省,很有嚼劲。
  “是的。”吴润土忽然抬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这个地方不可能永远不被打扰,时代飞速发展,外界的变化太快了,从前我们这里与世隔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现在,那些工程设备轻而易举就能突破天堑。”
  “当初我们的祖先是因为不肯屈从于元鞑子才来到这里避世隐居,倒是从来没有要求过后世子孙要永远守在这里。”吴润土道:“之所以留在这里代代相传多年,却是运道使然。”
  李牧野从他的话语中听出松动的意思,感兴趣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