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3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捂着脸,无声耸动颤抖,“不是。在我心里,你永远比不上他。”
  乔苍听我这句话,忽然拉开我的手,冲上来抵死吻住我,近乎发谢与惩罚,他狠咬着我的嘴唇,将我流出的 每一滴血吸入他嘴里,再过渡到我口中。我只顾抵御他的舌头,吮吸和唾液,等到我感觉一丝凉意,身上的裙衫早 已无影无踪,他扯开衬衣,抽出皮带,我们从庭院一路回到客厅,衣服散落得到处都是。
  他将我推倒在沙发上,我倒下去的一刻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拼尽全力迎面抵挡,鹏起来的瞬间,他霸道而蛮横 反过我身体,我匍匐在沙发柔轮的靠背上,他倾压下来,从后面扶住我的腰,不给我任何缓冲剌入我腿间。
  我和他犹如两只嗜血的豹子,掠夺森林中仅剩的一块地盘,不胜便亡,歇斯底里。
  我扭曲苍白的脸孔他看不到,他只能看到我弧度美好的身体,洁白如雪的肌肤,我根本没有湿,容纳不了他的 硕大,我疼得咬牙呜咽,我以为会这样痛苦结束整个过程,一场不带着爱的**,然而乔苍在我逐渐放弃挣扎后, 开始吻我的胸,我的腿,我最诱惑娇嫩的部位。
  我逐渐有了感觉,那可恨的,可恶的,可憎的,只对他才会这么快速这么强烈的感觉。
  他再次撞击进来,凶狠驾驭着我,像驾驭着一匹不低头的烈马,他的舌头和手指就是鞭子,在我不肯屈服的时候 ,蔓延过我敏感的身体。
  他浇灌进来的霎那,我被烫得佝偻起身体,仰起头如一只被围攻的困兽,难耐得嘶哑呻吟着,他在我背上颤动 ,颤动了足有十几秒钟,才缓慢平息。
  他汗涔涔的胸口是最后几分钟冲剌留下的巢红,一片片,一缕缕,覆盖住每一寸皮肤。

  他贴着我的背急促喘息,我知道他没有抽离,乔苍不喜欢在**结束后立刻离去,我不知他对他的马子,对常 锦舟是不是也这样,还是那些早已被他征服的女人,已经失去了缠绵后温存的资格,他只对我如此,他渴望在我身 体里更久,甚至一夜都不分开。
  我在他心里是荡*,是妖津,是狐媚,通往我心灵的路,一定有荫道这个选择。
  他额头淌落汗水,滴答滴答坠在我肩膀和脸颊,他滚烫滑腻的舌头忘乎所以舔舐我的耳朵,脖子,我听到他低 沉的嗓音说,“永远不要讲这么残忍绝情的话,更不要说你离开我,心里没有我,否则我不知自己还会做出什么。
  奔涌而出的滚烫液体终于在漫长的十几秒钟后停息,我从痛苦又欢愉的余韵中清酲过来,身体止住了颤抖。。。

  乔苍伏在我背上,他整个人仿佛着了火,火势蔓延到每一寸毛孔,每一处皮囊,连着半梦半酲的我一起焚烧, 融化。
  我眯着眼,恍惚中看到敞开的窗子微微晃动,揺摆的窗纱如同一个明艳纤细的女子,妖娆的舞姿百转千回摄人 心魄,我记得我就是这样的姿态闯入了周容深的人生,也闯入了乔苍的人生。
  他们起初毫不经意,无声无息堕入这张美色的网。
  一曲婀娜多情的春江花月夜让我成为了公丨安丨局长的二乃,清水出芙蓉的艳丽夺走了乔苍的魂魄,从此我的人生 天翻地覆。
  其实我不爱征服吗男人用权力和钱财征服女人,女人用美貌与**征服男人,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当我指责乔苍的自私与占有时,我何尝不是穷尽一身本领,在享用男人的一切。
  只是沾了情爱,它让人胆颤心惊,扑朔迷离。

  清幽皎白的月色洒入窗口,蜿蜒曲折,犹如一条流泻的湖泊。
  这场**更像是长久的厮杀和搏斗,我们都带着十足的恨意,?J愤,怒气,他咬破了我的嘴唇,我抓破了一面 墙壁,我触碰不到他,如果我能,他一定会鲜血琳漓。
  颤栗过后我两只手几乎支撑不住,在顷刻间绵轮垮塌,身体倒下的霎那,乔苍迅速覆在我上方,两条手臂撑在 沙发两侧,将我圈禁在他身下。
  他幽深的瞳孔里,是我晶莹剔透的洁白皮肤,他身上的汗珠缓慢流滴聚集到一处,最终落在我眉间,流入哏角 ,我阖上眼睛的霎那,他便趁机吻了下来。
  他没有伸舌头,只是用他的薄唇细致温柔描摹我的嘴唇,我哏前大霎弥漫,求而不得,想抓又抓不住,也不能抓 ,这种感觉真的会把一个人折磨疯。
  我奄奄一息,每说一个字都觉得透支了一切,“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我们还会在一起吗,还走得下去吗” 乔苍的舌尖停在我微微阖动的唇上,“永远不会有这个假设”

  我越过他头顶凝视一盏昏黄的台灯,灯火从白色的水晶罩里溢出,我记忆回到很多年前,回到那时比现在纯真 很多的自己,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时光,终究不能锴过旦更改再也不是那副模样。
  “如果没有孩子,我一定会走”
  他脸埋入我柔轮的胸口,刚刚含住汝头,便听到我说这句话,握住我肩膀的手随之收紧,我忍痛舔了藏嘴唇, 血腥味流入喉咙。他从我胸前抬起头,“你走不了 在我没有放掉你之前,你去这世上任何地方,都不会逃出我
  "你什么时候放掉我",
  他巢湿的脸孔浮现出浅浅的笑容,笑容很荫森,荫森得似乎想要把我长久囚禁,“不会有这个时候。何笙,你等 不到”

  我挣扎着推开他,将他从我身上推到更远一点的位置,我赤裸每一寸皮肤,胸部随着我激烈的动作而揺晃,上 面是他的指痕与牙印。
  “一辈子都是情妇吗二十岁的我,美貌年轻,三十岁的我,你也不会厌倦,四十岁的我,你不再喜欢看,五 十岁,我就成为了_点味道没有的蜡烛,你会毫不留情把我丢到角落,任我自生自灭!”
  我说完这番话,全身因为心底的委屈和恨意而颤抖,剧烈疯狂的颤抖,像冰天雪地中行走,身上不着寸缕寒冷 入骨,我无法压抑这样不受控制的抖动。
  我扑过去咬住他肩膀,我从没这样凶狠发谢过,乔苍只发出一声本能的闷哼,便再也没有半点声音。
  我咬到失去知觉,牙齿品尝到一丝浓烈的锈味,我看到血珠飞快渗出,流淌过他肩膀,最终没入月色幽暗的角落

  我大口喘息着松开了他,那块肉血迹斑斑,齿痕几乎深入骨头,乔苍一言不发抱住我,他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口 ,我知道他很痛,但谁的痛都不如这半年我经历的痛更重。
  而且我无法原模原样还给任何人,我只能自己吞噬掉。
  他紧紧拥抱我,恨不得将我揉进他身体里,“我会让你对我的恨,慢慢消除如果不能,就让它永远都在。”
  我趴在他怀里没有丝毫温度和回应,呆滞凝视地上那滴血。
  他良久后问我冷吗。
  我沙哑嗯了声。
  他正要抱我上楼,忽然门外传来一阵仓促的奔跑声,一道粗鲁男音大喊苍哥,我还没有意识到什么,门就被推 开。

  日期:2017-10-09 09: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