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8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少了两只胳膊的赵城则消失早了空气当中,丞相府的下人疑惑。混在当中的离墨却看出来了名堂。这也是问天楼流传的术法,是活人生前吞下火炙,狰酸和其他的引燃爆炸之物。随后用术法将这些引火之物包裹起来。等到恰当时机催动术法引爆这些引燃爆炸之物。狰酸会飞溅的到处都是,将特定之人腐蚀到尸骨无存。当然,施法之人最后也是必死无意。
  也就是因为这种双刃剑一样的术法。杀敌一千自伤一千五的特性。术法诞生之日起也没有几个人施展过,想不到问天楼消亡之后,会在这里看到。当下离墨更加疑惑起来,现在怎么看都像是元昌在后面搞鬼。不过他不是和广孝穿一条裤子的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高澄索性连朝都不上了。朝中所有的大小事物全部暂停,听到三天之后禅让大典结束,大丞相变成了新朝皇帝在一一批奏奏折。除了不上朝之外,高澄还派了一万精兵将自己的府邸层层围了起来。没有他的命令,不管是谁要进到他的府邸。一律当场射杀。
  外面被精兵保卫;里面也被广孝摆下了阵法。这次和尚也是下了真本事,将高澄所在得房间摆下了七八道阵法,只要高澄不出这间屋子。除非徐福、席应真这样的大修士,否则就算是广仁、吴勉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开启阵法。
  一转眼两天过去,只要再熬过这一夜,明天便是禅让大典的日子……
  入夜之后,丞相府将找到所有的灯笼都找了出来,挂在府中到处都是,将诺大的一座丞相府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整个府邸被一万精兵包围,府中遍布护卫,高澄的身边又有高僧广孝时刻相陪,看着除非是有数万人马杀过来,要不然的话只靠一两个刺客根本不可能得手。
  高度紧张的高澄也不打算睡了,他下令将礼官交到了自己的府上,演讲明天大典时的顺序的礼仪。礼官讲授礼仪的时侯,大丞相命人将明天自己所佩戴的天子服饰拿了过来,一边听礼官讲授礼法,一边将天子服饰穿好,让裁缝守在身边,看看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广孝坐在距离高澄三五丈远的地方,闭着眼睛盘腿打坐,好像随时都要睡着一样。
  眼看着快到子时,高澄又开始心慌起来,看着面前的裁缝和礼官,越看越长得像刺客一样。当下大丞相名人将他们全部轰走,房间当中只留下自己亲近的侍卫和那位不言不语的广孝和尚。

  看着广孝昏昏欲睡的样子,高澄心里越发的没底起来。当下大丞相有意的抬高了嗓门,希望可以让这位禅师变得清醒一点:“大师,如果今晚没有大事发生的话,你说那个幕后主使之人会不会在明天的禅让大典突然发难……”
  高澄一直把话说完,都不见广孝和尚清醒过来。就在大丞相准备亲自将和尚唤醒的时侯,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流星,就在府中众人的目光被天上流星吸引住的时侯。随着一声巨响,天上的流星突然爆开,一阵刺眼的光芒之后,几乎所有正在抬头看着流星爆炸的人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身边的事物、人统统看不到了。虽然刺眼的光芒只是维持了几天,
  本来好好的眼睛突然失明,让这些人恐惧异常。片刻之后,咒骂声、惊叫声加上哭泣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在屋子里面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外面天际的异象,算是少数没有被流星异常爆炸导致眼盲的人。
  不过就在流星爆炸的一瞬间,丞相府中所有的蜡烛、灯笼都在一瞬间突然熄灭。原本亮如白昼一般的府邸这个时侯变得漆黑一片。守在高澄身边的护卫们顾不上惊讶,掏出来火折、火镰想要将蜡烛、灯笼复燃。不过这个时侯他们才发现,蜡烛里面棉芯竟然在瞬间烧尽。现在所有的蜡烛都变成了一个一个的蜡杆。
  “管家!送灯烛来……”护卫的头目打开房门,对着黑夜大喊起来。不过他的喊声很快便被无数个人的呻吟、哭喊的声音淹没了。这个时侯管家的眼前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别说送蜡烛,走过来都不可能了。
  “广孝大师!现在应该……”高澄在黑暗当中向着广孝的位置摸索了过来,这个时侯他才发现原本那个坐在这里的和尚,这个时侯竟然不见了踪影。想不到广孝和尚这个时侯,竟然不管高澄众人、自己偷偷的溜走了……

  现在外面漆黑的一片,到处都能听到无数人的惨叫之声。高澄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不敢轻易的离开这里,毕竟这里还有这些侍卫。一旦出去之后和他们走算了,那就更加危险了。
  “不要什么火烛了,现在我们点起火烛就是别人的靶子。”高澄常年跟随其父高欢南征北战,片刻惊慌之后马上便冷静了下来。吩咐了侍卫们不要轻举妄动之后,慢慢的他们这些人也开始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眼前能看到的距离也远了不少,隐隐看到屋子外面的庭院当中,到处都是正在捂着眼睛惨叫这的侍卫。
  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状态之后,高澄带着众侍卫小心翼翼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在夜色当中摸索着向后门的位置转移了过去。现在这情形,铁定是有修士杀过来了,留在府邸太危险还是早些离开的好。虽然大屋当中还有广孝摆下的阵法,不过他人都不在了阵法想必也失效了。
  不过就在他们高澄带着护卫向着后门摸索着前进的时侯,大门口的位置突然响了一声,随后原本漆黑的夜里忽然有了光亮。就见一个驼背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破败不堪的灯笼从大门口走了进来,借着灯笼的光亮看过去,一张焦黄的面皮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黑褐色的麻子。
  看到了正在向着后门走去的这队人之后,驼背麻子嘿嘿一笑,张嘴露出来嘴里满是黑斑的牙齿和已经溃烂的牙龈。对着高澄这几个人说道:“大丞相,你们这就要走吗?走之前是不是可以把那件东西留下?折腾了这么久,连广孝那样的人物都得罪了。你们说走就走,我呢?把那件东西留下来,你们谁都不要想活着就可以离开。”
  这个时候,瞎子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幕后的主使之人。当下,护卫首领指着面前四名护卫说道:“此人胆敢行刺丞相,你们上去将此人乱刃分尸!”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所指的四个护卫便纷纷抽出腰刀,对着驼背麻子冲了上去。于此同时,护卫带着高澄转身快速的向着后门方向跑了过去。
  刚才冲着驼背麻子扑过去的四名侍卫心里都知道,凭着自己的本事完全没有办法伤到此人。他们要做的只是为高澄逃走拖延片刻的时间。不过就在这几个侍卫冲到驼背麻子两三丈远的时侯,四个人几乎同时跪在了地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