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9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何晓琪拍案而起,指着张贤贵的鼻尖喝问道:“老家伙,就属你最能说,我倒想问问你,别人给你多少钱让你来这里找李大哥的麻烦的?”一摆手,不容张贤贵开口,又道:“甭管多少,我出两倍,条件就是你们统统滚蛋,不要再在这里搞事情。”
  这话不但于事无补,反而还捅了蚂蜂窝。

  这些老家伙全都是厨师界泰斗级人物,活到这个年纪,儿孙满堂功成名就,徒子徒孙遍布天下,钱早就赚够了。他们把一生的光阴都投在这一个行当中,熬到了如今的地位,更看重的其实是技艺传承,名声地位,养生享受。周静请动他们凭的不是钱,而是望海周家在厨艺行里的影响力。何晓琪拿钱跟人家说话,便跟骂人没区别。
  张贤贵这老家伙一下子被气炸了,喝道:“狂妄无知!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吗?今天就让你开开眼。”他撸胳膊挽袖子,原地转一圈后径直走向后厨,不大会儿提了把菜刀拿了个土豆出来,左手托着土豆,右手操刀就在手上切起了土豆。
  何晓琪看不出门道来,刚想再出言讥讽,李牧野忙把她拦住,道:“这事儿你别管了。”
  只见张贤贵手中的菜刀高高抬起迅速落下,如雪片翻飞,顷刻间,刀光如雪龙翻滚在土豆上游过。待一切静止,只见他左手上的土豆似乎毫发未损原封不动。

  何晓琪大惑不解,这老家伙这是在表演快刀不切手吗?内行看门道,李牧野瞧出端倪来,抱拳道了一句佩服。
  张贤贵手中的土豆忽然动了一下,竟啪的一下打开成了一颗白菜的样子,每一片菜叶都薄如蝉翼。
  “这玩意真是用菜刀切出来的?”何晓琪看着那晶莹剔透,片片生辉的土豆削成的白菜花惊呆了。
  李牧野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不愧是鲁菜一把刀,能用大菜刀将脆、粘、丑的土豆切成层次最多的白菜花,这老家伙的手艺显然已经脱离造厨生烟的层级而达到艺术的高度。更何况这把刀只是他临时选的,并非他趁手随心的家伙。
  “既有老先生珠玉在前,我虽然没多大道行,可也只好勉为其难献丑在后了。”说完,径直去到后厨库房里取了一只飞龙鸟出来。
  飞龙鸟,俗称"飞龙"。东北又有"树鸡"、"树榛鸡"之称。体形很象鸽子,体重在六两到九两之间,前胸肌脯硕大。它的颈骨长而弯曲,犹如龙骨。腿短有羽毛,爪面有鳞,就象龙爪一般,故取名“飞龙鸟”。 多栖息于灌木丛或松桦树混交林中,雌雄成双成对,形影不离,有“林中鸳鸯”的美称。古时是著名菜肴,被誉为八珍之一。
  李牧野选了一把剔骨刀,中规中矩的给这只鸟做了个骨肉剥离的大手术。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李牧野这几下看似寻常,远不如张贤贵之前的菜刀削土豆来的酷炫,其实却是厨房里最吃刀工的一门技艺。飞禽山珍得之不易,烹饪起来讲究很多,其中最考究的做法叫龙凤呈祥,飞龙剔骨,裹以体型稍小的斑头凤,合二为一取义吉祥得了这个菜名,做起来十分麻烦,最难的一道工序便是给飞龙剔骨。
  这鸟儿肉质坚韧,筋膜丰富,取道入刀的难度本来就极大,又因为贴骨的肉味道最是鲜美,为了尽量多的保留,剔骨的时候更需要格外仔细。有个说法叫九两飞龙一两骨,剔下来的骨架要求看不出整块肉被带下来,并且重量不能超过一两。
  外行瞧热闹,内行看门道。几个老师父都是大行家,骨架子一拿出来便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庖丁解牛,不外如是啊。”范振海由衷的赞叹道:“小伙子的刀工厉害啊。”
  李牧野道:“我是野路子学的手艺,也就这么点道行还拿得出手,让各位见笑了。”
  张贤贵凑到近前仔细看了看骨架子,点头道:“连一缕肉丝都没带下来,刀不见血,这小子的刀不但快而且有杀气啊。”
  周静道:“老几位,我请你们来可不是交朋友的。”
  范振海点点头,道:“周二小姐稍安勿躁,我们自有章程。”转而对李牧野说道:“看你的刀工可以想见你是下了真功夫的,尽管不是科班出身,但不可否认你还是有真材实料的,如果不给你一个机会就登门打压的确有点不合乎道义。”
  “你们的意思是?”
  “斗厨!”范振海道:“手艺人凭手艺吃饭也用手艺解决问题!”
  凡具备成功品性的人没有不好斗的。
  斗争无处不在,见诸于各行各业。
  厨师之间较量手艺就叫斗厨,在厨艺界是一件大事。
  时间定在三个月以后,之所以要等待这么久,却是因为斗厨这件事的的确确很不简单。准备菜谱不难,但预备食材却需要季节配合。很多高端食材都是只能在某个季节食用,早了晚了都会降低品质。还有一些顶级食材产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筹备起来非常麻烦。
  斗厨其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好像一个业余棋手忽然遇到了顶尖职业棋手的主动挑战,不管输赢都是非常过瘾一事儿。真正让李牧野忧心的是周静促成此事的根本原因。
  这件事让李牧野想到了一人。
  刘麒,一个无论是外形还是内在实力都足堪劲敌的人物,始终对张娜虎视眈眈。周静那天看他的眼神让李牧野想起了王红叶。能让如此傲娇的一个女人在盛怒之下瞬间选择回头,就这一点便不简单。
  这两个月以来,张娜没跟李牧野客气,吃饭的问题几乎完全交给了饭馆。不过一共也就来饭馆七次,多半时候都是电话订餐。她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专业领域上面,似乎根本没有谈情说爱的打算。
  李牧野的要求不高,只要能看着她安享岁月静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便足够了。那刘麒就不一样了,雷打不动的每天一束鲜花,小礼物什么的更是不断。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很喜欢来饭馆吃饭,偶尔谈及这事儿来没有不羡慕的。张娜倒是还没有松动的意思,但李牧野却担心好女怕缠郎。更何况这人还得到了史珍珍和张礼的支持。
  现在李牧野都有些后悔答应娜娜以兄妹相处了。否则,以小野哥脸皮的厚度,小娜娜说不定早就缴械投降了。

  从周静那天面对刘麒的反应看,她对刘麒是有着近乎卑微的情感的。身为情场老手,李牧野自问这一点绝不会看错。假设她来找自己的麻烦是出自刘麒的授意,为的是把自己这个竞争对手逼走,这就能解释了为什么周静那天走后拖了这么久才来找麻烦。或许那天她说的是气话,又或许周平和林翔宇从中起了作用。
  周静在厨师行里的影响力大的超乎了想象,为了摸清楚对手的底细,李牧野专门去请教白雪。
  如今白雪对李牧野的感觉可谓是又爱又恨。爱来自身体的诱惑,恨则源自对自己不争气无法抵御诱惑的不满,归根结底还是着落到李牧野身上。
  饭厅里,李牧野只披了一条围裙在炉子前炮制美味,白雪刚洗过澡,随便围了一条浴巾坐在餐桌旁凝视着男人后面秀色可餐坚实的肌肉。

  “望海楼周家是厨艺世家,当代传人周明山在南派厨艺界是当之无愧的泰山北斗,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周伟红传承了厨艺衣钵,如今已是望海楼首席,厨艺出神入化,二十九点八公分的帽子号称别人高三分,次子周伟业少年离家,白手起家创立了四海厨业,凡是跟吃有关的生意全都跟四海厨业有关,周静和周平都是周伟业的儿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