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0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一下,我说:“放心,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染指。”
  “噢,那就好,我朋友圈里的那几个大客户,对上次的料子很满意,他们瓜分了,现在在瞄准这块标王,几个人筹集了大笔的资金,只要你开了好料子,他们都给拿下。”王贵说。
  我深吸一口气,没说什么,但是心里感慨,北京人确实有钱,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说这种大话?也就他们北京人了,北京有钱的实在是太多了,没法比。
  这个时候陈辰过来了,说:“邵老板,钱我已经筹集了,但是转账需要时间,你先切,钱到了,我会打给你的,你不会不相信我吧。”
  我说:“不会, 我邵飞,还没被人放过鸽子。”
  陈辰点了点头,神奇的看着别人,他很得意,其他人都很不爽,但是我不让股,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看着。

  我说:“继续理片。。。”
  “不行,剖开,在理片,就坏了品相了。”李雷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他很生气,说:“我要做一件艺术品,这块料子很好,你怎么就不听呢?”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这是做生意呢,跟人家合资的,怎么切,也得听听人家的吧?”
  听了我的话,我陈辰就走过来,看着料子,没急着说话,李雷就说:“料子剖开了切,是非常好的,这个种水跟飘花,还有糯化开了,可以做摆件,大型的摆件,也是十分值钱的,你拿一半,给邵老板一半,多好,是不是?”
  听到李雷的话,我气的牙痒痒,妈的,做摆件的料子虽然也能卖钱,但是远远没有做成镯子卖的多,所以,我不想剖开,而是想要理片打镯子。

  陈辰点了点头,说:“这个行,我觉得可以,邵老板,剖开吧。”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这个陈辰在打什么注意我清楚的很,一人一半的话,他能选,理片他就没得选了,所以他想要剖开,这样的话,如果料子有瑕疵的话,他就能选择更好的。
  我看着李雷,他说:“邵先生,人家都同意了,就剖开吧。”
  我听着就气的说:“行,就剖开。”
  我说完,就朝着仓库里面走,坐下来,拿着一瓶水喝了一口,心里真的窝火,这个老倔驴,为了达到目的,还真是会耍手段,他要不是我的人,我立马给他撵出去。
  田光抽着雪茄,看着我,说:“被这种人给欺负了,我觉得,你挺丢人的。”

  我说:“生意嘛,总得有让步。”
  “如果是我,我让他让步,被人拿捏着卵子,总是不好受的。”田光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你能怎么做?”
  “拖出去,让他知道,他要挟的是什么人,也告诉他,不要轻易要挟别人,否则,会连命都没有的。”田光冰冷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能怎么样?要了他的命?他可是广东有钱有名的人,就算你是黑社会,你也得讲道理,你要是不讲道理,人家就跟你讲法律了,里面的日子,不好受的。”
  田光看着我,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我知道说错话了,就咳嗽了一下,也没有道歉,我现在要习惯不跟田光道歉过日子的生活。
  他说:“交给我,我教他做人。”
  “别,你还是好好歇着吧,你心脏不好,千万别犯心脏病了,不管是进医院,还是局子,都不好受,这种人是财神爷,跟他拿点好处,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赌石赌石,讲究一个赌字,输赢难说呢。”

  我说完,机器就开动了,我听着那躁动的声音,心里有点堵的慌,这块料子,没谱,虽然切口很好,冰糯飘花,但是有棉有裂,更重要的是,感觉还涨进去了。
  这块料子剖开不是好的切割法,因为一刀见血了,如果料子坏了,这一刀,就无法挽救了,如果是理片的话,料子可以慢慢的切,如果切坏了,我们还可以停手,交给下家来处理。
  这一刀,就是要命了,要么输,要么赢。
  陈辰这次赌,应该是借钱赌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料子虽然好,但是他也没有认真的看,以他的经验来看,料子的好坏,他也能看的出来,裂和棉,都有,但是为什么他还要这么豪赌?

  难道是看中了赌石大王的名头?哼,我赌石,也不是百分百能赢,不过,这个人真的是卑鄙小人,投机取巧,料子没切的时候他还不敢投,切了,就一定要拿下,这种人,要不是我看着他带了一千多人来参加公盘,我真的弄死他。
  等待是漫长的过程,我们都焦急的等着,没有人说话,这些大老板们,身上都跟水洗的一样,这没办法,虽然有钱,但是切料子,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切的,就算你有钱,你也得忍着。
  我点了颗烟,静静的等着,这一刀下来,估计得个把小时了,我们都等的焦躁的很,一直到中午休市,这块料子才切开。
  但是因为刀片不够长,所以,料子并没有被一切两半,我看着机器停了,李吉去找吊机,把料子给捆绑好,然后几个人拿着撬棍插进切口,几个人合力,猛然一撬,料子一切两半,直接倒下来,幸好有吊机拉着,否则料子非得摔碎了不可。

  料子被平稳的放下来,所有人都急不可耐的去看,李吉拿着水管,冲刷料子,但是我站在边上看着,心里已经有数了。
  “哎呀,可惜啊,这个裂怎么涨进来了。。。”
  “帝王裂啊这是,龙肯那边的料子就是怕裂,尤其是莫西沙的,这块料子就是靠近莫西沙,哎呀可惜。。。”
  “这个种水真好啊,你看,还飘花呢,糯化开了。。。”
  “可惜了,这个裂就算了,这个棉也进来了,你看,好大一团,真多,这边还有点脏。。。”
  我看着料子,心里在滴血,料子垮了,这个裂涨进去了,里面都是裂,一条大裂周身蔓延着无数条小裂,棉一团团的,很大颗,这就是龙肯那边料子的特点,裂多,棉多,我摸着料子,如果理片的话,估计不会死这么惨。
  我看着李雷,他看着料子,面色严峻,我说:“现在怎么说?”

  李雷看着料子,说:“啊,肯定是不值那么多钱了,但是,也没有那么糟糕嘛,我做艺术品还是可以的,这些裂也是可以利用的,棉我也可以利用,可以当做祥云,我做个百仙朝拜还是不错的,这个底子不错,冰糯飘花。。。”
  我听着,是气不打一处来,真的,心里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但是我还没说话,陈辰就说:“对对对,不错不错,邵老板,料子都给你,料子都给你。”
  我听着就站起来了,我说:“陈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料子不错,都给你,我不要了。”陈辰说。
  听着陈辰的话,所有人都好笑的看着他,一副鄙视的样子,我深吸一口气,咬着牙,我说:“陈老板,赌石界的规矩,一言为定,你这是要食言啊?”
  日期:2017-09-17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