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0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别听外面的人胡说八道,那些东西都是我给他的,他没有要,现在,只要他能满意就行了。”
  “凭什么呢?凭什么要让他满意?你出来的时候,有多少人压着你,你是费了多大的力量才翻身的?我看他就是还在贪恋权位,邵飞,我不会容忍我男人的东西被别人抢走的,就如我一开始在你坐牢的时候守护你的所有一样,如果你下不了,我会下手的。”陈玲说。
  我听着陈玲的话,觉得很危险,我眯着眼睛看着她,她把书丢了,也看着我,丝毫不退让,我笑了一下,直接亲了过去,她也眯起眼睛,说:“答应我,不会把你的东西让给他。。。”
  我说:“放心,绝对不会,他田光拿走的东西,都绝对是他应得的,缅甸这次行动很危险,可能会丢命,但是他自己主动要去,所以我给他的,都是他应得的,要不然,你不让他去,我自己去?”
  陈玲急忙搂着我的脖子,担心的说:“不,让他去。”

  她说完,就亲吻过来,我压下去,热烈的亲吻她,很轻柔,抚摸着她的丰满,越来越丰满,丰满的有点过头了,我伸手摸下去,摸着那隆起的小腹,我说:“他允许吗?”
  “他还没出生,就算不允许,老娘也不会在乎他的,有种,出来打我啊?”陈玲笑着说。
  我笑了起来,拥抱着陈玲,深吻下去,我喜欢陈玲这个时候的开朗,我讨厌她的阴沉与黑暗,这个家,有一个人做邪恶的人就够了,不需要两个人都邪恶的,所以,外面的事情,我一个人来做就行了,我不想,我们两个人的手都沾了血。
  早晨,我从床上起来,陈玲已经不再了,他在楼下做运动,我看着做瑜伽的陈玲,虽然她很注重养生,做运动,但是她还是胖了,一开始深了啊召的时候,他要减肥,虽然瘦下来一阵子,但是又怀了老二了,想要瘦是不可能了,而且,有些肉一旦长上去,就很难甩掉了。
  我看着富态起来的陈玲,笑了一下,其实,不管她是胖是瘦,我都觉得她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他是我这个家必不可少的人。

  我坐上车,离开山庄,李吉把资料给我,说:“师父,事情都办好了,所有的料子都已经运到了盈江,这次我们有一万两千块料子出售,如果全部卖完,在三百亿左右。”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能卖完吗?能卖掉一半就不错了,所以,让盈江的料子先上。”
  “师父,现在还分盈江跟瑞丽吗?”李吉问。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分了,但是,就是亲儿子,也要有个三六九等,毕竟,盈江是我办起来的,珠宝街是我后来接手的,咱们盈江要有盈江的优势,要不然,盈江的商户岂不是要伤心了?珠宝街的人有怨言就有怨言,他们本来就哔哔歪歪的,无所谓,现在给他们一口吃的,他们就能闭嘴,要分清楚孰轻孰重知道吗?”
  李吉点了点头,车子开到了盈江,我下了车,盈江赌石市场张灯结彩,门口放了很多烟花,一排排的,院子内部,已经安排妥当了,舞台,公屏,还有一系列的都准备好了。
  周瑶看到我来了,就走了过来,他说:“瑞丽的一百零七个商户都来了,盈江的一百五十个商户也都在了,就等你了。”
  我看着名单,人还是少啊,比起缅甸公盘,我们只是人家的十分之一,不过没办法,睡觉缅甸是翡翠的发源地呢?
  我说:“贵宾呢?”
  “都到了,在贵宾室,来参加公盘的人,都在交易大厅呢,就瞪着你敲锣了。”周瑶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走,敲锣去。”
  我刚说完要走,就听到大门外面有人大吼大叫的。
  “邵飞,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我听到有人喊,就皱起了眉头,李吉立马说:“我去搞定。”
  我听着有点像是吴彬的声音,就笑了一下,我说:“我去。”
  我说完就朝着大门外面走,我看着吴彬站在门口被人给拦住,我就笑了一下,这一幕何曾相熟啊,我记得我出来的时候,去珠宝街玉石协会,那些保安也拦着我不让我进。
  但是时隔一年,就变成了他吴彬被拦着,他比我害惨。
  真是应了那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料子很大,一米五高,两米多长,切割机用的是大型的理片切割机,这块料子,是多磨场口的,这么大的料子,很难去说什么表现,只有切开了才能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我看着其他人都站在一边看,但是没有人说再要入股之类的,那个上海人也只是说着玩而已,陈辰也只是试探我的态度,其实,他们的目标,都不在这块癞子上,因为,后面还有一块七亿多欧元的标王呢。
  他们的目标都是标王,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一定会入股标王的料子,而不是这块。
  但是,标王那块料子,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插手的,即便是陈辰,我也不会在搭理他。
  李吉问我:“师父,怎么切?”
  我说:“大料子,没什么好讲究的,理片,只有这么切了。”
  李吉点了点头,就开始吩咐师父开始理片,我站在一边,李瑜凑了过来,说:“你何必对他那么客气?”

  我说:“哼,他带着财神爷来,就是仇人见面了,我也得给他三分颜色。”
  “说到底,你还是个商人。”李瑜平淡的说。
  我说:“你是着急了,哼,难得啊,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你是看笑话吗?没有人被打上家门了还不急,你想想,我们四大家族以前是什么风景,一场祭祀家宴都几百人,如今,被人家追上门打,眼睛怎么能不红。”李瑜说。
  我点了点头,刚好看到田光过来了,我说:“煞星来了。”
  李瑜看着田光,皱起了眉头,但是没有在说什么,田光走到我身边,手里拄着拐杖,陆拾鱼扶着他,我看着就有点生气,这个陆拾鱼,不是来表演的吗?他来这里干什么?
  田光站在我身边,我说:“光哥。。。”

  “天太热了,她有点受不了,休息一天吧。”田光说。
  我看着陆拾鱼不停的扇着手,脸上都是汗,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我说:“拿钱不干活怎么行?一千多万,不能随便拿吧?作为演员,他要敬业,要不然,以后谁请他?”
  “你请就好了。”田光看着我。
  我看着陆拾鱼,她委屈的看着我,我说:“在去表演表演吧,怎么说,也得。。。”
  “太热了,方歌曲吧,要不然找替身吧。”陆拾鱼说。
  我听着就想骂她,心里很恼火,但是看着田光,他一副就这么定了的样子,跟我说:“你让一个心脏病人站着,这么热的天,不合适吧?”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说:“去后面仓库吧。”
  我说着就吩咐人,让他们准备椅子,打开了空调,陆拾鱼扶着田光坐下来,她跟着身边的阿宝说,要冷饮,要水果,我站在一边看着,心里很无奈,真的,这娘们真的是蹬鼻子上脸。
  但是阿宝也真是的,跟他妈够似的,屁颠屁颠的就去了,真让人心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