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8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我还有点怀疑,觉得是个小孩在跟我开玩笑,但听完这话,心里却信了八分。玄学界内人异事颇多,永久保持幼时容貌,在凡俗世界内也有这种病症,倒也不算什么。但让我怪的是,我用洞明之力查探这小孩之后,却未看出他的修为……
  莫非这是个阳神天师?
  我心思索,脸却不动声色,只是淡淡问道,“道友找我何事?”
  小孩模样的老头,微皱眉头,伸手指着我的左手,开口问道,“不知道友手之物来自何处?”
  我低头一看,我左手之拿着的,正是之前阴阳如意瓶里取出来的那颗种子。
  沉默片刻,因为弄不清这人的意思,我没说实话,只是随口答道,“这是我早先捡到的一个小玩意儿,感觉有些古怪留在了身,怎么,道友认识这东西?”
  “捡来的?”小孩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接着又问,“何处捡来?说出具体位置,老夫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又是一阵古怪,不知该如何回答。正沉默间,之前见过的那个皇甫秀却是忽然又走了过来,看到那小孩之后,恭敬的施了一礼,开口问道,“师叔,你怎么来这里了?”
  “看见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小孩似是有些唏嘘,叹了口气,接着又转头看着我,继续说道,“我不妨告诉你,这东西是颗种子,可以种出一颗古树,木材是制作法器的绝好材料,方法却极为复杂,与你也没有什么太大帮助,你不妨将这种子的来历告诉我,换些好处。”
  说完这话,小孩沉思片刻,接着又道,“方才玄德洞天那小子不是要对你不利么?那我便送你件法器,让你足以与他抗衡。”
  我这时早愣住了,之前我还只是怀疑,但皇甫秀这一声师叔,让我确定了,这小孩必然修为极高,身之所以没有道炁波动,只是我看不出来而已。
  看我不说话,皇甫秀皱起眉头,对我道,“我师叔历来言出必践,你若不信,我可作保。”
  我依旧沉默,倒不是怀疑皇甫秀的信誉,而是心里犹豫。这东西的来历我也不清楚,而且还是在王灿父亲修行之处拿到的,不知其有无隐情,没弄清楚之前,是绝不能跟这小孩说的。

  还不等我想出拒绝的理由,那小孩却好似看出了我的迟疑,叹了口气,老气横秋的又道,“你好好想想吧,罗天大醮之前,我不会离开,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便去找我。以你如今修为,在玄德洞天那小子手里,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你可要想清楚。”
  说罢,他带着皇甫秀转身便要离开,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张嘴问道,“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小孩转过头,清澈的眼睛里仿佛历经沧海桑田,开口答道,“老朽,名藏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底细
  藏锋……这小老头名字倒有些意思。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默默思索着。这时王灿却是从别的桌子敬酒回来,顺着我的目光,看到那小孩之后,面色一变,脱口道,“这老妖怪,他怎么来这里了?圣人,你没事吧?”

  他明显心慌乱,情急之间,连称呼也顾不了。
  我摇摇头,“我没事,那个小孩,真的是个老头?”
  王灿见我确定没事,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道,“没错,这人在洞天福地内名气极大,听说已经活了两百多岁了,我们暗地里都称他为老妖怪。”
  “两百多岁?”我闻言又是一惊,虽说修行者相较于普通人来说,寿元能增长一些,可两百多岁,着实有些太过夸张。
  修行之人获得强大的力量不难,但寿元乃天数,古往今来,极少有人能逆天而行,逃脱阴司追捕。
  王灿这时继续说道,“我曾听父亲讲过他的事。此人来自宝玄洞天,本名不叫藏锋,当时昆仑山地龙翻滚,山巅之裂出一道缝隙,露出两炳宝剑,一曰藏锋,一曰卸甲,引起洞天福地诸人争夺。他当时夺得那柄藏锋剑,名动洞天福地,后来似乎爱剑成痴,把自己名字也干脆改成了藏锋。”

  方才我还觉得他的名字怪,原来是以剑为名,有点意思。
  我又问道,“那卸甲剑呢?有人获得吗?”
  王灿点点头,“获得卸甲剑的,是他亲生哥哥!听我父亲说,当时他哥哥的修为他还要更高一筹,争抢那两炳宝剑之时,多赖他哥哥的照拂,两兄弟才各得一把。当时他们两人手持藏锋卸甲二剑,兄弟连心,在天师境界时便可力压阳神天师一头,等后来晋升阳神之后,愈发厉害,在数十年间,几乎无人能与他们抗衡。所幸宝玄洞天向来无争锋之心,否则的话,当时我王屋洞天极有可能无法保住十大洞天之首的位置。”

  “这么厉害?”我吓了一跳,方才我推测那老头是阳神天师,但听王灿的说法,恐怕这个名叫“藏锋”的小老头,修为还不止阳神!
  “是啊。”王灿有些感慨的点点头,眼神里带着一丝神往,“据我父亲所说,当时没有一个洞天福地敢于招惹这两兄弟,不过到后来,他们两个反而自己打了起来。”
  “自己打了起来?”我不由笑道,“你不是说他们兄弟连心么,怎么又打起来了?”
  “这清楚了,听说是因为一个女人……”王灿摇了摇头,显然对于那段历史也只知道一个大概,继续道,“两兄弟交锋之后,哥哥身亡,而藏锋也隐世百年,等后来再出现时,变成了现在这幅小孩模样,有种流传很广的说法是,当初那场大战,他的肉身也已损毁,只剩下残魂凭借手里藏锋剑苟活于世,他那副小孩模样的躯体,也是藏锋剑所幻化。除此之外,他的修为也完全消失了。”
  修为……消失了?我不由一阵尴尬,刚才看不透那小孩的修为,我还以为他实力太强远超于我,原来竟然是修为已经消失……可若他一点修为都没有,为何又能凭借手里宝剑的神异,存活于世这么多年?
  我思索半天也想不明白,这时又有人过来敬酒,王灿满面笑容的迎了去,与人亲人攀谈。我则是一边继续喝酒,一边转头,用眼角的余光往玄宝洞天那边看过去。
  此时那个藏锋正盘腿坐在那里,双目紧闭,两手放在膝盖,一副入定打坐的架势。而那个在洞天福地名气极大的皇甫秀,却愁眉苦脸的跪坐在他身旁,满脸无奈,小心的说着什么。

  我心里开始斟酌方才藏锋的话。他说只要说出种子来历,便送我一件法器,保证我能与赵昊抗衡。
  那个赵昊,乃是实打实的印章天师大圆满,而且还是剑修,符箓法宝等物也不缺,在天师圆满境界之,也是佼佼者,甚至能跟阳神天师抗衡都不是问题。以我如今修为,与他交手,还真没有几分胜算。
  而且我的修为与别人不同,这小老头看到的只是我天师初期的修为,即便如此,他还有信心让我跟赵昊抗衡,由此可见,他对我许诺的法器,必然威力十分强大。
  尽管这个小老头如今修为全无,但不知怎的,我对他的话却很相信。毕竟当初也是一代传一般的人物,实在没必要骗我。
  日期:2017-09-17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