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5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不懂就对了!”张大雕拿出手机道,“我让民警给你好好解释一下如何?”
  “不要……”她忽然扑上来按住手机,“我……我让你检查行么,千万别报警!”

  张大雕慢腾腾道:“就在这儿,你不怕冷?”
  “那、那去我屋里。”她咬着嘴唇,生怕张大雕不答应。
  张大雕笑道:“孤男寡女的怕是不方便吧?”
  她支支吾吾道:“没什么啊,反正这独门独户的,也没人看见。”
  “嗯,行吧,你卧室在哪儿?”张大雕站了起来。
  “这边,跟我来吧。”她领着张大雕进了温暖的卧室,还探头探脑的拉上了窗帘,反锁了房门。
  张大雕大大咧咧坐在床边,笑呵呵道:“我怎么感觉你想勾搭我呢,难道两个多月没男人就忍不住了?”
  她咬着嘴唇不上话,脸却红到了脖子根。过了很久才道:“你……你是希望我说忍不住么?”
  张大雕感觉来电了,用鼻音说道:“不是我要你怎么说,而是你自己是不是真的忍不住了,如果真是忍不住了,我可以让你去陪胡二狗哦!”

  扑通!
  她一下子跪在张大雕面前,扶着张大雕的膝盖哀求道:“娘家哥哥,放过我好么,我知道错了!”
  张大雕不为所动道:“什么错了啊,好好的你干嘛下跪,难道你真的忍不住了,想跪求我满足你?”
  她似乎有点明白张大雕的意思了,忙道:“我就是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娘家哥哥,我跪着求你满足我好么?”
  张大雕立马就揭竿而起了,可他却慢悠悠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哦对了,我对真名不感兴趣,倒是对绰号情有独钟。”
  她微一琢磨就明白了,小心翼翼道:“那……那我姓窦,窦娥冤的窦,在家排行第四,叫窦四娥。”
  “你还真是逗死我了!”张大雕哈哈大笑。

  窦四娥委屈道:“我也想取个更羞人的,比如姓赢什么的,可人家就姓窦嘛。”
  张大雕笑声不止道:“那是你想逗我死呢,还是想我逗死你?”
  窦四娥盯着张大雕的明显处,耳红心跳道:“我想要你逗死我。”
  张大雕道:“你老盯着干嘛,他可不会逗人,只会让你死去活来。”
  窦四娥哆嗦了一下,又眼巴巴望着张大雕道:“娘家哥哥,你饶了我好吗,只要你饶了我,我就把家里的钥匙给你,以后你来都不用敲门,直接可以进来。”
  张大雕剧烈的脉动了几下,勾起她的下巴道:“你怕是巴不得我随时光顾吧?”

  她咬着嘴唇点头道:“二狗想回来,怕要好几年后了,我要是能和你好上,不但有钱花,还能让你日夜疼爱,甚至不用担心曾麻子那种老光棍的瘙扰。娘家哥哥,我现在这么年轻,又有几分姿色,还没怀过孩子呢,保证你享用三五年都新鲜。”
  张大雕戏谑道:“我可是有很多要求哦,比如短裙,真空什么的!”
  “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她激动坏了,现在,想勾搭张大雕的都排成队了,却不料自己捷足先登了,以后肯定是有说不尽的好处!
  张大雕再也坐不住了,自己正缺修炼资源呢,这资源就来了。
  当下,张大雕开始肆意的修炼起来,一直到晚饭后才结束了修炼,一检点收获,这次居然只凝固了百分之三十的灵液,心里有些郁闷,看来窦四娥的精气质量很一般啊,比黎静虹都有所不如。
  张大雕并没有意识到,他和黎静虹修炼的时候才一修大成,现在却是一修大圆满,境界高了,需要的资源自然也就多了。
  回到诊所的时候,已经是晚饭后了,但张大雕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老窝居然被人霸占了。
  “干什么啊,鬼鬼祟祟的?”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姑娘身穿护士服,活蹦乱跳的在院子里忙活,其中一个还凶巴巴冲张大雕叫道,“看病先挂号,不看病别瞎凑热闹,当这里是茶馆酒店啊,随便你晃来晃去!”
  张大雕退步看了看院门上的牌匾,没错啊,这是自己的诊所。可这情况怎么像进了医科学院呢?
  “喂喂,你是煎药还是熬汤啊!怎么可以一锅下去!”那小护士又凶巴巴的喝斥破辣椒等人。
  破辣椒除了冲张大雕苦笑外,居然屁都不敢放一个,连王亚兰都闷头做事,当没看见张大雕,倒是小娇冲新落成的门诊部里努了努嘴。
  张大雕越发好奇,探头探脑的进了门诊部,就见一个冷艳的女军医正在给周幺公讲解针灸知识,态度倒也客气,颇有点尊老重贤的味道,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可看到鬼鬼祟祟的张大雕后,就眼睛一瞪,冷声道:“看病吗,挂号没有?”
  张大雕彻底傻了眼,貌似,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和医生吧?就绿着眼睛道:“我是急诊,这里的规矩急诊是不用挂号的,随到随治,而且先治病后收钱,万一没钱还可以做苦力抵药费。”
  “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假仁假义,虚伪无耻!”女军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看上去居然还是个黄花闺女,这简直比大熊猫都少见。
  张大雕一个劲的摸鼻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指着和尚骂秃驴吗,老子招谁惹谁了?
  连一边的周幺公都直呲牙,想笑又不敢笑。
  “还愣着干嘛,你不是急诊吗,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怪毛病!”女军医伸手就来抓张大雕的手腕,那锋利的指甲居然带着破空声,犹如九阴白骨爪一般。
  张大雕脸色一变,急忙缩手回退道:“张大雕看病是不用号脉的,你谁呀,没听说他娶老婆了啊?”

  女军医暴怒道:“看病不号脉,你当医生是仪器啊!”
  张大雕嘿嘿笑道:“张大雕就是仪器,他先前还说你虚火旺,月事紊乱有痛经的毛病呢,还说除了他一般人治不好,因为你这是练功岔了气,伤了经脉,属于内伤,又叫走火入魔!”
  女军医一怔,下意识道:“他能治?”
  日期:2017-09-1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