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53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言一出,全场耳朵里犹如响起了一声炸雷,只是偷了一条狗啊,居然要判七年,还要罚款十万!
  当然,万无一的判决理论上是不做数的,就算作数,那也得法院批准。他之所以这么做,只不过是想震慑一下众人,免得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又给他找麻烦。
  而曾麻子听到判决后,直接就晕倒在地,之前还说了句:“把我的房子卖了也不值十万啊。”
  万无一冷冷道:“那就拿你的房子抵罚金!”
  最终结果却是,曾麻子有没有被判七年无人得知,但他的房子真的被政府作价十万没收了。
  当时,村民们并没有散去,而是眼巴巴的望着张大雕,因为他们都想养狗发家致富,可僧多粥少,到现在为止,才一百来个妇女在养狗。
  张大雕对这个问题也头疼了好几天,又和黄蕾商量了数次,决定改变一下养狗方式,而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于是,张大雕说话了!
  “各位父老乡亲,我知道大家都想养狗,但我实在能力有限啊,不过,为了让大家都能养狗,我还是改了下规矩:
  从元旦开始,每户人家固定分配五条狗,养条狗的酬劳是一千元,无论你养多长时间,都是一千元!
  “此外,还有一个养狗排名奖:除前三名由我临时决定奖金外,再设立一个前十大奖。
  “后面的排名,则每靠前一百名奖励五百元,我们村有总有1200多户,若排进入前一百名,光奖金就和酬劳一样多了,那可是月入过万的收入哦!
  “或许大家还没听明白,没关系,过几天我会把细则张贴出来的,你们看看就明白了!

  “最后我还要说一句,原本养十条狗五千元,现在养五条狗也是五千元,我的成本忽然增加了一倍,原因我就不说,你们心里都明白。”
  所有人眼睛都红了,异口同声道:“我们一定好好养狗,绝不让您亏本!”
  张大雕含笑点头,其实他算了一笔账,虽说养狗成本增加了一倍,但以前是按月算,现在是按周期算。
  而一个人养十条狗真的忙不过来,一忙不过来,难免就有照顾老周的地方,这就影响了狗宝的产量。

  还有就是,一条狗平均能产20克狗宝,那就是六千元,自己哪怕拿出两千元当酬劳,那也是大赚特赚的买卖!
  不过,想要每月供应六千条狗,先天之气明显是不够的,必须把境界提升到第二修。
  “我没有偷狗,真的没有偷狗啊……”被雨淋醒的曾麻子发疯似的嚎叫,可惜,哪怕他真不是他偷狗贼,这牢也是坐定了。
  随后,张大雕带黄蕾和小蝌蚪进了诊所,先换了湿衣服,这才好好打量小蝌蚪怀里的九号狗。
  这狗也真奇怪,明明毛都快掉光了,精神也极差,可就是不像要死的样子。

  张大雕就把秦兽医找了来,问他这狗是不是品种不同?
  “不是,还是一般的哈巴狗。”秦兽医一边检查一边道,“只不过,这狗的筋骨很强健,应该是传说中的独狗。俗话说,双猫独狗,不做都有,因为是独狗,体质自然得天独厚,能多撑几个月也不奇怪。”
  张大雕点了点头,忽然问小蝌蚪道:“曾麻子在你家打了那么大个洞,你就没听见响动吗?”
  小蝌蚪怯怯道:“我以为是老鼠在打洞……”
  张大雕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猛然道:“我送你回家吧,顺便看看你是怎么养狗的。”
  “好哇好哇!”小蝌蚪雀跃道,“我让爸爸做好吃的招待哥哥,现在我家有钱,想吃什么都可以!”

  张大雕笑了笑,让黄蕾自个回去,便带着小蝌蚪到了她家。
  冯矬子夫妇见狗找到了,张大雕又亲自送闺女回来,激动得不得了,非要做好吃的招待张大雕。
  张大雕也没拒绝,饭前看了看她老婆的病情,敢情是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双腿瘫痪了,根本就治不了。
  饭后,张大雕再次查看小蝌蚪养的狗狗,心里很满意。当时小蝌蚪还想说出养狗的秘密。
  张大雕却阻止道:“这个秘密你还是留着吧,因为就算告诉了我,我也知道没那么多资源。”
  说话间,她再次开启千里眼顺风耳,意想着打洞的到底是谁。
  结果,视觉听觉犹如触须般迅速锁定了一个躲在屋子里的小媳妇。
  “不是吧?”张大雕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心说,这特么是老天给我送修炼资源吗?

  雨越下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还有几天就是腊月了,而第二批狗狗估计就这两天要开始死亡了,必须尽快提升境界啊!
  这段时间为了养狗,张大雕的先天之气不增反降,原本他还想找黄蕾补回来的,可漂亮的丈母娘不答应。
  所以,张大雕认为这是上天送给自己的修炼资源,迫不及待的冒雨来到了小媳妇家。
  因为下大雨,他又故意选了条小路,所以没人知道他来了小媳妇家。
  到了门口,他还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上前敲门。
  很快,小媳妇开了门,见是张大雕后脸色一变:“你……你,我家二狗都被你送进监狱了,你还来干什么?”
  不错,她就是胡二狗的老婆,结婚才一年多,这小洋楼也是结婚时修的,父母都住在老房子里。
  胡二狗迷信风水,愣是把房子修在了这个风水好,却偏僻无比的山湾,四周还满是竹林,也没个邻居。
  张大雕放下伞,翻了个白眼道:“怎么,我这个妇女主任还不能上你家的门了?”
  “能……当然能。”她忐忑的把张大雕让进客厅,顺手虚掩房门,“您随便坐吧!”

  张大雕邪邪道:“你不问问我来干什么吗?”
  她惊慌道:“是为育龄妇女检查的事吧,我……我男人都坐牢了,还检查什么啊?再说,我还没生孩子,就算有了也不犯法吧?”
  张大雕坐在沙发上,轻笑道:“你最好把门关上,有些话要是被人听见了可不好。”
  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可想了想,还是咬牙锁了门,只是手不离门锁,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干什么?”
  张大雕只是打量她,因为知道她先前躲在卧室里,卧室里有炭炉,所以穿得比较薄,里面就一件睡衣,外套羽绒服,脚上是拖鞋,那小腿雪白细腻,腰身也纤细凹凸,很有料的样子。
  瓜子脸,薄口唇,丹凤眼,精巧的鼻子,红润的脸蛋,看上去带着一丝狡猾和心机。
  “你男人虽然坐牢了,但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偷男人?”张大雕很不客气道,“万一你忽然怀了孩子,那不是丢我们斧溪村的脸吗?”

  “你别乱说!”她气得粉面含怒,“我可是规矩人家出身,你这样说不是败坏我的名誉么,妇女主任就可以欺负人啊!”
  张大雕冷着脸道:“那你得证明自己没怀孕啊?”
  “我……”她气得跺脚道,“我明天就去检查?”
  张大雕笑道:“我就是医生,一样可以检查,还可以开证明。”
  她紧张的威胁道:“你想欺负我,我可喊人了!”

  “喊吧,最好报警。”张大雕冷笑道,“或许民警来了,能找到撬墙的铁钎,带泥的鞋子,还有磨出水泡的小手。”
  她打了趔趄,惊慌失措道:“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