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51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李铭就追着黄蕾一阵好打,嘻嘻哈哈中,充满了生气和温馨。
  这不像母女,倒像斗嘴的姐妹了,难怪李铭那么“年轻”。
  也是合该有这么一出吧,这时黄支书忽然打了个电话,说身份证落床头柜上了,让黄蕾赶紧开木兰车给他送去。

  这原本也没什么,偏偏,黄蕾一走,李铭就发现自己的金项链落在了张大雕的床上,顿时心急火燎的跑上楼来,试着推了下房门,还好没锁,而天又没亮,她就想假装成黄蕾进屋找项链。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张大雕的回笼觉不但没睡着,而且还有夜视的能力,加上男人在早晨的时候特别亢奋,所以,当她偷偷摸摸进屋的时候,张大雕差点笑出声来,心说这娘们真有意思,昨晚还拼死反抗,现在却想偷*腥了!
  事实上,正值虎狼之年的李铭被张大雕醉酒后,早就被先天之气毒害了,如果张大雕不是她未来女婿的话,说不定真会有偷*腥的想法。
  即使是现在,想到张大雕的怀抱和肆意摸索,她都浑身发软,心肝狂跳。

  看上去年轻的女人,身心自然也是年轻的,所以,她们对年轻男人是无法抗拒的,只可惜,在李铭眼里张大雕是自己的女婿,心里再怎么想也不敢跨出那一步。
  而此刻,张大雕只以为李铭想偷*腥,就假装熟睡的样子,看她到底要怎么偷。
  只见李铭拿出手机,开了手电筒照了下张大雕,确定张大雕睡着后,就沿着床边寻找起来。
  她最希望项链掉在了地上,可找了半天,愣是没发现项链的影子,没办法,她就想掀开被子寻找……
  张大雕想到她居然不让自己得到黄蕾,心里就有点来气,便想恶搞她一下,忽然问道:“阿姨,你找什么呢?”
  “啊……”李铭猛然一惊,紧接浑身僵硬,脸色惨白,手机也滑落在被单上。
  张大雕坏笑道:“到底找什么嘛?”
  “不是……”李铭结结巴巴道,“我……我找项链……”
  张大雕用调皮语气道:“你的项链怎会在我床上捏?”
  李铭张口结舌,老半天才慌乱道:“我……还要做饭呢……”
  说着捡起手机就要跑。
  张大雕噗嗤一笑:“其实我知道半夜出去的是你,也知道昨晚我喝醉了,呵呵,对不起啊,都是误会!”
  这话必须要说明白的,否则以后就不好相处了。
  “你个臭小子,看我不掐死你!”李铭顿时就暴走了,回身揪住张大雕的耳朵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尖叫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还敢捉弄我,不知道我是你的丈母娘吗?”
  张大雕一个劲的求饶,就像个孩子似的,痛得眼泪都下来了。
  李铭又揪扯了几下,凶巴巴道:“还不起来给我找项链,不想活了是不是?”
  张大雕只得起身找项链,不过却突兀的冒出一句:“我喜欢黄蕾穿短裙。”
  李铭神经一紧,迟疑了半天道:“先把项链找到再说!”

  其实,话已经说开了,找不找项链都无所谓了。
  之后,李铭找到项链出去了,张大雕慌忙起床漱口,然后来到楼下的客厅,见早餐已经摆好了,就等自己上桌呢。
  母女二人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然亲热的和张大雕说话,只是眉来眼去间却多了一丝古怪的味道。
  适时,外面下起了雨,天也蒙蒙亮了,李铭道:“大雕,这下雨天病人应该不是很多吧?”
  张大雕点头道:“但雨过之后病人就多了。”
  李铭道:“那反正下雨天也没事做,你先别忙着回去,和我们商量一下订婚的事情。”
  黄蕾道:“那你们先去二楼客厅吧,我洗了碗再来。”
  二人便先一步到了二楼客厅,李铭一边泡茶一边从冰箱里拿水果,那细腻洁白的大腿在张大雕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张大雕直吞口水,忍不住说了句:“阿姨穿短裙真好看。”

  李铭脸一红,瞪眼道:“你要是赶对黄蕾不好,我会砂了你。”
  张大雕扮鬼脸道:“你有砂纸吗?”
  李铭哭笑不得,拿这皮孩子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好在这时候黄蕾上来了,三人便开始商议订婚事宜,黄蕾提议让小姨李媛客串媒人,因为那老宅是李媛卖给张大雕的,有这个由头才顺理成章。

  其实谁当媒人都一样,反正就是个形式而已。
  忽然,张大雕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立马接通问道:“什么事?”
  “哥,小蝌蚪家的狗狗不见了,你快来呀!”电话是张二雕打来的,他现在全面负责养狗事宜,两个多月来的确尽职尽责,受到了养狗户的好感和尊重。
  眼看这第二批500条的狗狗又该收获狗宝了,却在这当口出现了盗狗的事情,张大雕哪敢怠慢啊!
  要知道,凡是编了号的狗狗都被政府记录在案了,一旦去向不明,那可是不好交代的。

  如今,通过老爷子的运作,斧溪村的“编号狗”已经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连张大雕都不敢私自杀狗取宝,更遑论别人了。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狗宝是国家急需的储备资源,张大雕可以培植,也可以赚钱,但必须和国家交易,而且要接受国家的保护和监督,这是特权,也是管制和约束。
  当下,张大雕带着黄蕾急匆匆赶到小蝌蚪家,路上他也没报警,因为民警肯定早就在往小蝌蚪家赶了。
  张大雕和黄蕾是冒雨赶到小蝌蚪家的,当时,整个小蝌蚪家都被警戒线围了起来,看热闹的村民们只能打着伞聚集在警戒线外。

  “怎么回事,有多少条编号狗被盗了?”张大雕一进入警戒线,就见小蝌蚪张皇失措的哭泣着,冯矬子和他瘫痪的老婆更是吓得面无人色。
  对冯矬子来说,自己一家深受张大雕大恩,几乎一月之间就脱贫致富了,而自己一家就为张大雕养几条狗而已,结果却让人给偷了,这张大雕要是雷霆一怒,斥骂罚款那也就罢了,顶多被打回原形,可如此愧对张大雕的恩情,良心何安呢?
  此刻,民警们在紧张的勘查现场,见了张大雕,所长万无一和张二雕急忙挤了过来,前者汇报道:“张主任,只有一条编号狗被偷了,但却是第一批唯一一条没有死亡的九号狗。”
  张大雕浑身一震,问小蝌蚪:“什么时候被偷的?”
  小蝌蚪大哭道:“还没天亮的时候,那会刚开始下雨,我正准备给狗窝添点破棉被,回来的时候发现墙壁有个洞,一数狗狗数量,却发现九号狗狗不见了,一定是被坏人偷了,哥哥,你一定要找回狗狗啊,那条狗狗的肚子里一定个大大的宝贝!”
  “别哭,放心吧,哥哥一定会找回狗狗!”张大雕看了看狗窝,果然发现土坯墙有个大洞,而在另一个角落里,还有被褥凌乱的木板床,顺口就问了句:“你在这里睡的吗?”
  小蝌蚪点头道:“晚上要照顾狗狗,所以我一直都是和狗狗一起睡的。”
  “辛苦了!”张大雕有些感动,这丫头已经把养狗当成天大的事情来做了,难怪出类拔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