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5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局促的上了桌,感觉脑子还有点晕。
  “哈哈,今晚是家宴,别拘束。”黄支书给张大雕倒了杯红酒,又对李铭说,“你们也别忙活了,就四个人,整多了也吃不了。”
  母女二人嘻嘻一笑,也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两边,倒酒夹菜忙得不亦说乎。
  起先,黄支书只是聊了些家常,说着说着,就提到要去党校学习改造三个月。
  张大雕还傻傻的问:“叔叔犯错了吗,居然要去学习改造?”
  一家三口噗的一声乐了,黄蕾笑骂道:“傻瓜,我爸是要入体制了,学习回来就可以去镇里当官了哦!”
  张大雕愣了半天,忽然一惊一乍道:“你是说当副镇长?”
  一家三口又乐了,这入体制和当副镇长根本不是一回事,但想当副镇长好像又要入体制,当然,这和张大雕是解释不清楚的。
  所以,黄支书索性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什么时候订婚呢?”
  咣当了!
  虽然张大雕早有准备,但听到订婚二字还是脑子短路了。
  李铭咯咯笑道:“看把你小子激动的,咯咯,我看这样吧,订婚日期就选下个月腊八哪天吧,臭小子,你说如何呢?”
  张大雕很想矜持一下,比如说自己还小啊,老爸又不在家啊什么的,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应声虫的嗯嗯声。

  一家三口大喜,看张大雕越来越亲热,拼命的添酒夹菜,结果,人逢喜事精神爽,黄支书把自己灌醉的同时,还把从不饮酒的张大雕也灌醉了,然后张大雕被迷迷糊糊的送进了一个香气扑鼻的房间。
  因为喝醉了,脑子里又尽想着好事,张大雕一直抓着一只柔软的小手不放,且酒后乱性,愣把人家搂在怀里。
  当时,张大雕也感觉到怀里的人死命挣扎,另一双手也死命的拉扯自己,可终究是醉得脑子里没有了思考能力,只潜意识里认为,现在你老爸要当副镇长了,按照约定就该让我为所欲为。
  只是,为什么是四只手呢,这酒害人啊,居然能让人产生幻觉……不管了,反正逮到一只,正个身体都跑不掉,先来点肢体语言再说。
  于是,醉得稀里糊涂的张大雕开始上下其手,搞得人家浑身发软,气喘吁吁,最后,好像她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再也挣扎不动了,无奈的任由张大雕无孔不入的探索。
  但她还是以防着万一,死死掌控着张大雕的要害,让其不得寸进。

  好在张大雕也折腾累了,一阵睡意袭来,本能的搂着对方沉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大雕感到嗓子发干,口渴难忍,便睁开眼睛,想找点水喝。
  如今,他拥有了千里眼顺风耳,已经能做到暗中视物了,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搂着一个人儿,再一看面容,脑子里顿时轰的一声。
  怀里的人似乎一直没睡,又或者被惊醒了,她睁开美目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张大雕,可惜屋里伸手不见五指,她看不见张大雕的脸色,加上张大雕又急忙闭上了眼睛,所以,她暗中松了口气,又等了一会,见张大雕的确没什么动静,这才放了心,美目慌乱的转动着,然后试着把脸贴在张大雕胸膛上,感受着那股青春男子的火热气息。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毕竟从张大雕身上散发出来的先天气息,比虎狼之药都还要凶猛,她能坚守底线已经是很有定力的女人了。

  张大雕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自己酒后都做了什么啊,这要是被黄蕾和黄支书发现了,那还不拿刀砍人啊!
  原本,胆战心惊的张大雕想装假翻个身,好松开搂紧她的手,可这时候身体却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而且,对方居然一直掌控着自己的要害。
  “完了,这下完了!”
  张大雕正暗呼不妙呢,却不料对方以为这是张大雕在做羞人的梦,越发攥得死死的,生怕张大雕趁机反扑。
  这下,张大雕连死的心都有了,憋了好久,最终还是冒险扭*动了一下身形,装作迷迷糊糊道:“渴,口渴,我要喝水……”
  对方紧张的颤抖了一下,心里估计张大雕应该还在沉醉,就大着胆子耳语道:“那你乖乖松开手,我去给你倒水。”

  张大雕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终于松了手。
  对方长吁了口气,居然还恋恋不舍的紧了紧五指,这才轻手轻脚下了床,抹黑打开房门出去了。
  张大雕心中一动,火速开始千里眼和顺风耳,紧紧锁定她的身影,想看看她接下来要干什么。
  对方闪身进了一个房间,把床上的人摇醒道:“黄蕾,起来,他快醒了。”
  “要醒了吗?”黄蕾翻身爬了起来,惊魂未定道,“妈,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黑暗中,李铭满脸通红道:“他迷迷糊糊的要喝水,就把我松开了……你别耽误了,快给他送水去。”
  黄蕾却不急,笑嘻嘻的问:“妈,那你有没有监守自盗啊?”
  “你个死丫头,讨打啊!”李铭恼羞成怒道,“老娘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吗,连你也不相信我?”
  黄蕾却不怕老妈发火,依然笑嘻嘻道:“我倒是相信你啊,可我不相信他嘛!”
  李铭急忙捂住黄蕾的嘴,压低声音道:“你还说,要是被你爸听见了可不得了!”
  黄蕾闷声道:“放心吧,我刚才看过的,老爸一时半会还醒不了。”

  李铭松了口气,又交代道:“你也要记住,千万别轻易让他得逞,要不然,他会对你失去新鲜感的,到时候悔之晚矣!”
  黄蕾担忧道:“可我若不让他得逞,万一他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李铭没好气道:“难道你只能用用那种方法拴住他吗?”
  黄蕾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我听你的!”

  听到这儿,张大雕心里都快苦出水来了,就因为丈母娘这一句话,自己别想吃到黄蕾了,这特么就是命啊!
  随后,黄蕾端着水进来了,张大雕等她把自己摇醒后,起身眯着眼睛喝了水继续睡。
  黄蕾迟疑了下,还是关了灯偎在张大雕怀里睡,但她牢记着老妈的话,掌控着张大雕的要害以防万一,后来想了想又不放心,索性半夜加餐,彻底解决后顾之忧。
  大约早餐五点后,二人就被黄支书的声音吵醒了。
  原来,黄支书要去党校学习,得准备一些换洗衣服,顺便还问李铭:“黄蕾昨晚睡的哪儿?”
  李铭没好气道:“当然是睡自己的房间了,难道你还希望她和张大雕睡啊,这也太早了点。”
  “这样也好……”黄支书好像有些失望的样子,带了行李就出门了。
  佟家镇的冬天最少都要七点后才天亮,张大雕索性窝在被子里,和黄蕾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不过李铭却不放心,愣是敲门把黄蕾叫了起来,说要她帮着做早餐,还让张大雕继续睡,别起那么早。

  黄蕾抱怨道:“他现在还不是你女婿呢,你就开始偏向他了,以后当了你女婿那还得了?”
  李铭喝斥道:“人家大雕整天忙看病,忙养狗,还要忙修公路,多睡一会怎么了,你要是不会心疼男人,早晚会后悔的!”
  黄蕾居然雷了一句:“你会心疼男人,那你嫁给他呀,嘻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