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9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娜态度坚决道:“都说了这是我哥开的饭馆,怎么还能让你们破费。”
  李牧野道:“四斤半的鲜活澳洲龙虾七百八一斤,这只打完零点五折算你们六十块,鱼生打完折收四十,主食和小菜拼盘赠送,例汤也不要钱了,一共给一百块好了。”

  几个人全傻了眼,最后小护士冲着李牧野竖起大拇指,道:“帅哥,干得漂亮。”又道:“你这打折活动什么时候结束呀?我想带我们家七大姑八大姨都来光顾一下。”
  张娜严肃的:“就今天这一回,以后没这好事了。”说完,拿出一百块钱递到李牧野手里,正色道:“哥,我看见你好好在这边开店,心里特别高兴,今后咱们都好好的,我做医生,你开饭馆,咱们当重新认识彼此,今天这一顿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你不可以再这么惯着我了。”
  李牧野攥着一百块钱,脑子里全是她这句当重新认识彼此,暗自寻思,这是不是意味着她重新给自己机会?
  就在这时候,饭馆外忽然传来一个巨大的机械轰鸣声,接着是刹车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快速迫近到门口。
  一个青年男子推门而入,衣着笔挺考究,发型稳重时尚,模样英挺中透着成熟,身材欣长,个子在一米八以上。阔步走到张娜面前,关切问道:“娜娜,你没事吧,我听别人告诉我说周静找了很多人来这家饭馆,就猜到她想找你麻烦,所以就急忙赶过来了,她没把你怎样吧?”
  女人似水,而水最宝贵的品质是纯净和温柔,比较起来,纯净是天性,温柔是修养。一个心直口快纯净善良的坏脾气女孩儿和一个温婉知性老练圆滑的好脾气女人,其实各具风情。但对男人们而言,前者更容易吸引成熟睿智的男人,而后者则对情窦初开的少男们更有诱惑力。
  张娜身上就有一种纯净清透的气质,她简单直接,内心世界里充满了正义感,容不下半点肮脏。她善良真诚,琉璃一般剔透,永远都不会被凡尘俗气浸染。恬静安然,傲骨铮铮,不追名逐利,不妥协从俗。所以难能可贵。
  “谢谢你的关心。”张娜对着青年男子说:“我没看到你说的那个周静,我们在吃饭,你要不要坐下来?”

  “这几位是?”青年男子注意到旁边的其他人,很有礼貌的问道。
  “都是我的同事,小孙你见过的,这位是我们的护士长芳姐,那两位是小杨和小高。”张娜挨个介绍了一下。
  青年男子的目光停留在李牧野身上,转而问道:“这位是老板吧?”
  李牧野伸出手来,道:“我是李牧野。”
  青年男子也伸出手,两只手握在一起,李牧野感觉到他用了一些力气,不动声色的增大握力。青年男子主动收回了力道,自我介绍道:“我是刘麒。”
  “我是她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李牧野一指张娜说道。
  “我知道你,我也是她哥,我们曾定下婚约六年,就算她现在想做出改变,我会尊重她的选择,但并不想改变我的初衷。”刘麒针锋相对的说道。显然他是知道小野哥跟张娜之间的过往。说完这句话,刘麒坐到了张娜旁边的座位上,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式,点点头,赞了一句地道,对着李牧野:来碗米饭。

  门口又有急促脚步声,周静推门闯入,一眼看到了刘麒,神色间闪过一丝倔强,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刘麒起身道:“抱歉,打扰各位了,我有事先行一步,改日再摆一桌向各位赔罪。”说着,又对张娜说道:“工作辛苦,多注意休息,如果你爸妈那边来找麻烦,随时告诉我。”最后又加重语气:“放心,一切有麒哥呢。”
  李牧野先目送本来气势汹汹的周静一下子以一种文静的方式离去,再看着这刘麒泰然自若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跟张娜面前秀担当,立即意识到,野哥这次遇到强敌了。
  跑车轰鸣声远去,张娜和同事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李牧野回到橱窗后面悄然观察着她。
  装傻的女孩子未必真聪明,这世界上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情多了。貌似真傻的姑娘也不一定就不谙世事,有时候只是因为性情高洁,对那些小聪明的举动不屑为之。
  从元旦到春节。娜年滋味的生意渐有起色,主要功劳应该记在乌兰珠和鲁少芬两个漂亮女孩子身上,其次是老崔这个外形独特已极的老毛子大汉,最后才轮到老板的手艺。
  何晓琪在老袁的帮衬下地位依然稳固。她自从发现了这个地方后几乎天天都来光顾。尽管已经成为李牧野法律上的妻子,但实际上却一直过着独守空房的日子。每次光顾,自不避免用幽怨的小眼神狠狠盯老板几眼。
  尽管怨念无尽,这位曾经为所欲为的娇娇女却也不敢公然挑明跟李牧野耍脾气。这场婚姻关系,只是为了保障她的安全而产生的,如果她想奢望更多,最大可能就是失去现有的一切。
  偶尔孟凡冰也会跟着林翔宇一起来品尝一下李牧野的手艺。多年前李牧野就是在煤城开餐馆把她吸引的,如今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想不到李牧野又捡起了老本行。就目前为止,她对李牧野的印象还停留在搭上何晓琪的一混子这个层面上。所以,在娜娜面前也不必担心她多嘴。

  白雪进入金源正何的董事局后,虽然安插了一些人进来,但同时也找其他方面给集团发展带来了许多便利。偶尔李牧野会去她那边住一晚,彼此都是老水旱码头,欲多情少,相互满足的同时还可以促进沟通,何乐而不为。
  王红叶有日子没打电话过来了。红叶集团南迁以来,王红叶虽然忙于工作没什么时间来碰面,但每天都有坚持电话联络。似这种连续多日不来电话的确有些不寻常。
  这一天,经过院子里的花棚看见美人蕉叶子泛红,忽然想起王红叶来,决定主动打给她。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牧野,是你吗,有什么事吗?”
  她怎么了?李牧野第一印象是病了,随即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果是病了根本没必要对自己隐瞒,依着她的性格反而更会小题大做撒娇邀宠才正常。不是病了那就是有别的事影响了她的状态。
  “不是我有什么事,而是你有什么事才对吧?”李牧野猜测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王红叶声音低沉压抑,带着一种绝望中的哀伤情绪。
  李牧野模棱两可道:“出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爸被双规,我妈被隔离审查,这样的事情我告诉你又能怎样?”王红叶按捺不住涌动的情感,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李牧野一边听一边宽慰,好一会儿才听她继续说道:“牧野,我对不起你,真的很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龙达集团的影响力太大了,眼看着要过年了,我爸妈都还在煤城接受隔离审查……”
  全明白了。
  李牧野举着电话沉吟良久,问道:“你答应他们什么条件了?”
  王红叶道:“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和那两块地,还有联姻。”
  “联姻?”李牧野问道:“谁跟谁联姻?”
  王红叶道:“龙达集团的副总,也是第二大股东,叫陆建波,三十八岁。”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