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9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你,总算没有让我太为难。”她捏起酒盅抿了一口。
  李牧野为她把精心炮制好的白切鸡捞出来切盘,递到眼前,道:“谈不到谢字,因为你本不必这么为难的,之所以为难是因为我让你为难了,如果你公事公办,我要付出更大代价才有机会把何锟铻送出去。”
  白雪吃了一口,道:“真是任性又让人着迷的滋味。”
  “味道好也不管用。”李牧野嘿嘿一笑:“开业三天了,也就你一个给面子的。”
  白雪白了李牧野一眼,轻哼一声,反问:“你在乎吗?”
  李牧野道:“开门做生意,总归还是希望有人欣赏的。”
  白雪丢了个似怨薄嗔的眼神过来,嘲弄道:“那个人不来,纵然车水马龙,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思?”

  李牧野被精准命中心事,忽然来了酒兴,于是摘掉帽子,坐在白雪对面,拿起一只酒盅示意白雪倒酒。
  “剑南春这个名字真好听。”白雪摇晃着酒壶说道:“巴山钟灵,蜀水毓秀,巴山蜀水出好酒,剑南烧春以倾动朝野而闻名,这酒陈香幽雅,品在嘴里如珠玑在喉,甘润飘逸,闻之似香思刻骨,青出于蓝,自然历久弥新,要我说,只有这样的酒才能喝出文化来,老毛子那边的烈酒根本比不上。”
  “有话说,有屁放,我这人粗鄙无文,圈子兜大了我怕跟不上。”李牧野将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
  白雪抿嘴笑笑,道:“谦虚使人进步,你进步了。”又道:“放心,这次不是来请你帮忙的,就是忽然很想看看你的大隐于市生活是怎样的,聊聊天品品酒。”
  “我不懂酒,只会喝酒。”李牧野道:“如果是有人想把中国酒弄到北边去,我劝她趁早断了这念想,那边人爱喝酒不假,但不喜欢咱们的白酒,主要是不适应这股醇香味道,前两年粮食不够,酿酒业受到严格限制,东北的自酿烈酒在那边还能凑合卖,这两年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透着你最聪明。”白雪尴尬一笑,索性单刀直入:“白鹏在彼司克的酒厂不是办的挺不错吗?”
  “那是他自己的生意。”李牧野道:“我在里头可一股都没占,人家买卖做的多好都跟我没关系。”
  俄罗斯从去年开始禁止私酿酒厂,并对酿酒行业苛以重税,几乎对这个行业形成了国家垄断,同时还对国外酒类进入俄罗斯市场附加了多重限制,在俄罗斯,能拿到一张私人酿酒的牌照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至少白鹏还不够资格。

  白雪对此心知肚明,却不好明说,只好捡有根有据的说道:“酒厂是他的,可粮食原料是牧野农业提供的,成品销路在基里琴科控制下,一进一出两个环节都在你掌控下,想怎么摆布他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李牧野道:“他是我兄弟,如果按照你这个思路去理解,这酒厂也可以算作我名下了。”
  根本就没区别。白雪腹诽不已。道:“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帮他扩大一下产能,最好是引入一些国内的酿酒工艺。”
  李牧野道:“你们想打酒文化这张牌,既可以赚钱,又可以促进中国文化输出,想法是好的,但是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是你亲自来,我也不可能白帮忙,这件事如果不是楚老师实在难以插手,相信你们也不会找到我头上。”
  白雪道:“那你想要什么?”
  李牧野道:“我最想要的谁也给不了,你们能给的我根本不感兴趣,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就勉为其难提一条不算苛刻的条件,我想注资给对面的医院,不过体制上存在一个极大的障碍,这事儿你给我办了没问题吧?”
  “说实话,你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但对我来说却有点难以接受。”白雪冰着脸说道:“真他吗混蛋。”
  李牧野没有理会,继续说道:“我从那边带回来的钱所剩无几了,出资能力有限,但占比不能低于百分之三十,运作的细节我不过问,给我这个结果就成。”
  “成交!”白雪将壶里最后的酒一饮而尽,起身道:“你继续等待下去吧,我接下来又有的忙了。”
  她前脚离开,乌兰珠和鲁少芬后脚便跑过来,好奇的打听:“哥,这姐姐是谁呀?”

  李牧野应付了一句:“一个朋友,过来看看。”
  鲁少芬一脸向往:“那衣裳穿的实在太有范儿了,看不出什么牌子的,跟身上长出来似的透着自然。”
  乌兰珠补充:“还有她带的手表,身上的味道,喝酒时候的姿态眼神,本来我觉着周平他姐就够女王范儿了,可跟这姐姐一比,最多也就是女王跟前提灯笼的丫头。”
  鲁少芬关心的问:“大哥,这姐姐跟你关系不一般吧?”
  “小屁孩子知道什么。”李牧野在她们每人头上胡乱摸一把,道:“别胡思乱想,跟你们想的不是一回事儿。”
  老崔提着个箱子从外面进来,道:“东西都送过去了,还是按你说的新店开业,免费品尝做宣传,还是那个小护士收下的,她吃没吃就不晓得了,不过她那边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
  李牧野顿时关切的问:“什么麻烦?”
  “有一伙人在急诊闹事,指名道姓说她手术做的有问题,人群中我看见周平他姐了。”

  周静,以静为名,性情却像炮仗一样火爆。
  李牧野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周平住的那所房子里,当时她提前一天来到上海,刚下飞机。李牧野急匆匆从京城赶回来正在进行大扫除。阴差阳错,本不该提早相遇的两个人撞到了一起。
  当时她问:“你是谁?”不等李牧野回答便又问:“周平死哪去了?”
  李牧野老实的回答:“我是李牧野。”然后又说:“周平这个时间应该在拳馆练拳。”反问:“请问你是不是周静小姐?”
  周静用标准的北方口音,面带不悦的说道:“我是周静,不是什么小姐。”
  这不能算是一次愉快的偶遇。周静的眼里根本没把这个开小酒馆的男人放进去。而李牧野虽然貌似宽容豁达,骨子里其实比谁都骄傲,自然也不会对这个周大小姐有什么好印象。
  三言两语就谈崩了。周平赶回家的时候,俩人已经不欢而散。周平只好厚着脸皮左右相劝,又做东请了一顿饭,好说歹说才把李牧野之前交给他采买食材的任务完成。
  周静来这里不是为了做生意的。一家小饭馆的生意对她来说微不足道。人家爱理不理,李牧野自然也不会用热脸去贴冷屁股,所以谈妥了供货条件以后就再没联络过。
  李牧野坐在椅子上沉思不语,店里鸦雀无声,只有并排四个炉子各坐了一口白皮铁锅在上面,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一锅熏酱驴肉,一锅卤煮牛杂,一锅专门调白切鸡的老汤,还有一锅麻辣飘香的牛腩汤。

  老崔显然从李牧野担忧的神情中意识到了什么,懊恼的一跺脚,自告奋勇:“我去把那伙人赶走。”说罢,丢下送饭的箱子转身撒腿就跑。
  这傻老外最近武侠电视剧看多了,古道热肠起来恨不得他就是乔大侠。李牧野怕他坏事,赶忙吩咐俩丫头看店,拔腿追上去。
  医院急诊大楼,一楼的处置室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