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好着呢,左书记有什么事?”
  左安邦点了点,“坐!”
  顾秋坐下来,他就看看表,“宁雪虹同志应该快到了吧?”
  秘书说,“她马上就到。我已经打电话催过了。”
  顾秋坐在那里,也不好抽烟,左安邦从来都不抽烟的,所以他的办公室成了禁烟区。
  宁雪虹来了,左安邦这才道,“你们都来了,我有几件事跟你们通个气。竹昌那边的进展异常顺利,招标工作已经完成,现在只准备开工了。这个典礼,你们务必要参加。”
  左安邦说,“竹昌高速的意义重在,尤其是你,雪虹同志,你是市长,到时免不了要你发表一下看法。还有,顾秋同志,宁德地区的纪检工作,不能放松,要加强干部的纪律作风检查。目前我市的工作重点在全力打造竹昌经济平台,所以我不希望有其他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他看着宁雪虹,“关于你上次提到的度假休闲中心,这个方案的确可行,我已经叫去办了。如果办好了,到时我们南阳省就有两个地方拥有天然温泉。不过在那里建酒店,搞旅游业尚有难度,雪虹同志,给你一个任务,这一块交给你了。怎么样?”

  宁雪虹说,“我那边还有很多事情,一时半会恐怕来不及?好几个重大项目必须在明年完工,竹昌那边是不是可以缓缓?毕竟你高速还没有通车嘛。”
  左安邦说,“不能放,一定要抓紧。实在不行,你再招几个市长助理吧!还有资金问题,我已经同省多家银行联系好了,他们可以贷款。”
  顾秋倒是觉得,自己这边压力不是太大。宁雪虹那边就有点承受不起了。
  左安邦如此急于求成,似乎在一二年之内,改变竹昌,把所有的资金都挪过去,宁雪虹心里也不痛快。
  现在又把温泉那块资源,让她去抓,说什么要在这两年之内把这个项目搞起来。
  招商引资也有难度,不是说你可以就可以的。做为一个市长,宁雪虹觉得这么做,会引起一种不良反应。但这个时候,左安邦是听不下去的。
  宁雪虹道,“左书记,我觉得你太急了,能不能缓缓?工作需要循序渐进,不能这么心急。”
  左安邦道,“这怎么叫急?你们不是也听说过,深圳速度吗?我要的就是这种速度。如果花几年时间,都没有解释问题,那我们的办事效率就太低了。”

  宁雪虹不说话了,她在心里有数。
  左安邦又对顾秋说,“你以前也抓过经济建设,也注意下有没有这样的投资商?”
  顾秋说,“我会留意的。”
  左安邦说,“那就散了吧,我下午还要去竹昌,你们各自抓紧。”

  出来后,宁雪虹跟顾秋说,“你也去一趟竹昌吧,我听说他们这次招标中,几家中标单位有问题。”
  顾秋对这事倒是不清楚,他就问,“是什么原因?”
  “我也是听人家反映,招标的时候,没有正规草作,中间存在问题。而左书记似乎对此事默许了,我很担心。”
  顾秋道,“这事我看看吧,如果真有问题,我会处理的。”
  顾秋回到办公室,叶世林走进来,“书记,有一封举报信。是关于竹昌高速招标的,说中间存在着暗箱草作。”
  顾秋说,“你具体说一下,上面说了什么?”
  叶世林说,“举报人没有署名,不过我估计他肯定是竟标公司其中一家。”

  “对方指出其中的一些不当之处,并且提出质疑。中标公司全都是与竹昌一些领导关系密切,而且他们的实力,明显不如几家落选公司。但他们偏偏拿到了项目。”
  顾秋说,“那几家有什么背景?”
  “具体的背景并不知道,但其中一家公司,以前并不做这些项目,他们是搞建筑的。”
  建筑公司前来在与竞标,居然也中了?顾秋也觉得这其中有问题。
  叶世林道:“我们要不要去竹昌看一下,如果这中间真的有问题,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左书记对这个项目很重视,总不能让他们搞成豆腐渣工程。”
  顾秋说,“下午开个会,派几个人下去调查一下,但是不要声张,只核实情况,不作其它反应。”
  叶世林知道下,下去做准备工作。
  顾秋站起来,走到那张设计图跟前。
  顾秋以前当过市长,搞过项目,对这些他都懂。竞标中,有人暗箱*作,这并不稀奇。
  有人说了,建好一座城市,倒下一批干部。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很多潜规则,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在阳光下进行,几乎不太可能的事。
  **,让人在权钱交易中,渐渐沦落。
  顾秋的目光落在这张图纸上,竹昌高速全长不到六十九公里。其中有三座桥梁,其中一条长达一千多米。
  顾秋看着这图纸,这条高速并不好修,除桥梁,还有隧道。
  如果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那可是巨大的安全隐患。顾秋拧起眉头,心里也在琢磨这事。
  现在这个项目,由左安邦一手在抓。

  自己这是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
  刚才左安邦的话,他也听到了,左安邦的决心,不可动摇。他除了自己亲自上阵,还要顾秋和宁雪虹帮他一起,把竹昌建设起来。
  宁雪虹对他这种作法有些反感,因此在一定的程度上,她还是会保留自己的观点。
  突然接到举报信,顾秋必须引起重视。

  这可不是一般的举报信,关乎工程质量问题。
  跟左安邦反映这些,必须有真凭实据,否则你跟他说,他是不会听的。
  顾秋安排叶世林去组织工作的时候,沈如燕给他打了电话。
  “顾秋,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如果方便的话,你过来一趟吧!”
  顾秋说行,我一定过来。
  对于沈如燕的事,顾秋一定记在心事。
  所以下午的会议,他交给副书记去主持。
  跟从彤打了个电话,“我去省城了。”

  从彤倒是没什么,丈母娘就问从彤,“他去省城干嘛?你怎么问都不问就嗯了呢?万一他干其他事去了,你怎么知道?”
  这几天,老妈来了之后,一直劲地说这些事。
  从彤的耳朵都起蛮啦,可她又不能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只能告诉她,“妈,我知道的,您不要太紧张了。”
  “好吧,我知道你听多了烦,我不说了,你自己多注意就行。”
  从彤叹了口气,老妈这人啊,自己和老爸出了点事,她就盯着顾秋不放,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男女之间的感情,可不能必得太紧,太紧了,反而容易产生裂纹,这一点,从彤比老妈心里清楚。
  她估计老爸的事,也是因为老妈太烦,不够体贴,才会造成的。当然,老爸肯定也有错,不管怎么说,出轨就是不对。
  顾秋赶到省城,把车停在楼下。
  只要是私事,顾秋就不开公车,也不带秘书和司机。
  按了门铃,顾秋就提着东西站在那里,门打开的时候,留起了长发的左晓静出现在那里。
  顾秋为之一滞,左晓静,好久不见了。
  左晓静愣了一下,惊讶之中缓过神来,“顾秋,你怎么来了?”看来沈如燕还没有告诉左晓静,她把顾秋叫过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