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3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还是不说话,他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白若兰看着顾秋,“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再这样,我真的一辈子都不理你了。我回新加坡,再也不来这个地方。”
  看到顾秋不说话,她站起来,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刚到门边,顾秋猛地转过身来,冲上去,一把抓住白若兰的手。白若兰停在那里,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站着。
  大约过了不到二分钟时间,顾秋用力一拉,将白若兰拉过来,白若兰身子一倒,倒在他怀里。
  于是,两人紧紧相拥。
  很用力,很用力的抱着。就象在溶洞里那样。
  抱了很久,两个人都不说话。
  顾秋把头低下去,贴着白若兰的脸。

  还象上次那样,白若兰渐渐变得有些主动,顾秋感受到跟上次一模一样的气息。他的脑海里,依然有些杂乱。
  过去的种种,象放电影一样,一幕接一幕,如画卷般展开。
  跟白若兰接吻的感觉很好,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或者说,她天生就有这天赋。
  顾秋没有去深究这个问题,他只是感觉到她的吻,独具一格,令人每个毛孔里都发出愉悦的歌声。

  跟其他女人不同的是,白若兰留着短发。
  以前顾秋一直都认为,留短发的女子不好看,现在才发现,原来短发也有短发的魅力。
  白若兰的短发,看起来就很漂亮。
  两个人在动作的时候,她的短发不断的晃动,有时误入顾秋口中。

  两人站在门边上,足足吻了十几分钟。白若兰的脸,早红通通的,浑身散发着热量。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顾秋,“你还要我证明什么?”
  顾秋很理智的说,“我跟你说吧,其实我很矛盾。”
  白若兰明白,顾秋要是没有矛盾,那他就不正常了。他现在这样才是对的。

  白若兰说,“有什么好矛盾的?我们都这样了,难道你还认为我给接受别的男人?我不可能在跟别的男人上床的时候,想到跟你在一起的情景,我做不到,我也不允许自己这样。”
  到底是外国女子,接受的教育方式不同,白若兰能很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的确,她和顾秋之间,除了那里关系,其他的几乎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
  这一夜,两人在一起……
  从省城回来,顾秋感觉舒畅了许多。
  而从彤也从达州调过来,这几天,丈母娘带着小若安来到宁德,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顾秋回家的时候,丈母娘和从彤正逗小若安,看到顾秋回来,从彤立刻站起来,接过顾秋的包。

  丈母娘问,“明天有空吗?带宝宝去玩一下吧?你们啊,做父母的,都没有时间陪自己儿子。”
  顾秋说不一定,明天可能要开会。
  从彤道,“没事,我陪老妈去就行了。”
  顾秋走过去,朝儿子喊,“来,爸爸抱。”
  小若安立刻跑过来,“爸爸!”

  顾秋问,“在幼儿园都学了些什么?”
  小若安嗡声嗡气道,“学了小乌龟,小白兔,还有大乌鸦。”
  顾秋晕了,“什么幼儿园啊?怎么教这些?”
  丈母娘道,“顾秋,我正准备和你们商量个事。”

  顾秋点头,“妈,您说。”
  丈母娘说了,“我呢,是这样想的,准备搬过来跟你们住一段时间。若安也在这里上幼儿园。”
  顾秋说,“好啊,从彤正有这想法,她一直在想怎么动员你们过来呢?”
  从彤看了顾秋一眼,我有这么说吗?
  看来又是顾秋自作主张,不过儿子和老妈过来,从彤倒是愿意。可这事却有些蹊跷。
  老妈和老爸这么多年,都很少分开,她怎么就突然想起要跟自己二个住?她就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老妈。
  “妈,那你过来,爸怎么办?他谁来照顾?”

  老妈说,“他这么大人,一把年纪了,还要需要照顾吗?我只是看到若安都上幼儿园了,总不能一直跟着我们,跟父母在一起,对他会更好。”
  顾秋说,“那是,现在的孩子成熟早,而这个时候若安也是最需要父母的时候,他跟我们生活在一起,这也是件好事。”
  老妈说,“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将若安带过来。现在你们两个要上班,我就这么一个外孙,我能不重视吗?”
  从彤道,“爸呢?他什么意见?”
  老妈说,“我们商量好的,他也这么说,同意我过来。”
  顾秋应道,“彤彤,你明天去问问,再请个保姆回来。妈只负责带若安,其他的事就交给保姆做吧!”
  从彤说好,然后她又问,“要不要给爸打个电话?”

  顾秋说,“既然妈和爸都说好了,你就不要打了。等爸有空了再叫他过来吧!”
  从彤哦了一声,丈母娘见顾秋说了,不要她做饭,只带着小孩子玩玩,这样也挺好的。
  可从彤找了个借口,把顾秋叫到房间里。
  “哎,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不太对劲。爸和妈这么多年都没有分开过,她突然过来,肯定有问题。”

  顾秋说,“肯定是和老爸吵架了,既然她想留下来呆一段时间,你就不要问了,装作不知道。”
  “那怎么行?我得问清楚老爸,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总得搞清楚其中的原因。”
  顾秋摇头,“夫妻之间的事,我觉得嘛,你还是等等,让他们自己冷静一下。”
  从彤还是不放心,给从政军打电话。/“爸,你跟妈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想到住在我这里?”
  从政军道,“哦,这事她和我说了,她想带着小若安过来,陪陪你们。”
  从彤问,“你们之间没有吵架吧?”

  “吵什么?都几十年了,有什么好吵的?”从政军说,“既然她要留,你们就让她呆几天吧。”
  “那你呢?一个人怎么办?”
  从政军说没事,我这么大人,能照顾好自己。才说了几句,从政军说,“好了,我还有事,不说了。”
  等他挂了电话,从彤奇怪的摇了摇头,“肯定有问题。”
  顾秋说,“能有什么问题?你就是疑神疑鬼。”
  从彤说,“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去找老妈聊聊,说不定能套出一些话来/”
  晚上,顾秋又出去了一趟。
  从彤和老妈在一起,她就问,“妈,你是不是跟老爸吵了架?”

  老妈说,“没有,你怎么想到那里去了?”
  从彤看她的脸色不对,就说,“不可能,我看到你心虚了。你肯定有事,否则不会跑过来的。你和爸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分开过。”
  老妈神色一黯,“彤彤,你看顾秋这人怎么样?”
  “妈,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事?”
  老妈嘀咕着,“你要多留意,小心他在外面有女人。”
  从彤眉毛一跳,“妈,你说什么?”
  老妈就说了,“我只是告诉你,不要太相信男人,你相信他,最终只有自己吃亏。”
  从彤怀疑地望着老妈,“你心里究竟藏着什么事?”
  她想到一个问题了,于是盯着老妈道,“是不是爸在外面有人?”
  老妈唉了一声,“换了以前,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也知道的,你爸这人一直很规矩,谁能想到他在晚年的时候,还会出这种事。”
  从彤心里突突地跳,“你说的是真的?”
  “我还能骗你?他自己都亲口承认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