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3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说,“你们坐,马上就有饭吃了。”

  顾秋和宁雪虹在客厅里说话,齐雨看到自己没什么事,就过去帮忙。
  宁雪虹道,“顾秋同志,这次你大难不死,下次可要小心了,别这么冒险。”
  顾秋无奈道,“当时情况很急,也顾不上那么多。倒是真的亏了你,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宁雪虹提到一个问题,“我倒是觉得,那些溶洞好好开发一下,必定是个不错的旅游景点。”
  顾秋说,“地方是不错,可我们这里就没有这种意识,人家桂林那些溶洞,也强不到哪里去。这就是地方干部意识问题。”

  宁雪虹说,“听他们说,下面有地热,水都是温的。这么说,我省又有一处天然温泉了。这个可得好好做做文章。”
  看来宁雪虹看中了这里的自然资源,顾秋却有些担心,“左书记执意将竹昌打造成新的经济平台,现在经最廉价甚至是白送的价格,把地皮转让出去。其实我认为没这个必要。”
  宁雪虹没吭声,顾秋说,“他这么大规模搞招商引资,到时竹昌又是一片工厂林立,我看倒不如做为一个旅游景点打造。有溶洞,有温泉,做酒店投资非常理想。”
  宁雪虹点头,“这个问题要跟左书记商量一下,别把那里的环境糟蹋了。”

  顾秋心道,也不知道左安邦听不听得进去。竹昌的旅游业这块,的确可以做文章。
  但左安邦绝对不会安心于此,他要打造一个新的平台,让竹昌脱颖而出,成为宁德市另一颗璀璨的新星。
  晚上吃了饭,宁雪虹和齐雨只坐了不到半小时,就告辞了。
  在开发竹昌的问题上,两人基本达成共识。
  但不知左安邦会不会同意?
  为了这个问题,顾秋考虑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王为杰从达州赶过来,他现在是达州市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

  两种身份,让他以后爬上去更快一些。
  他也是听说顾秋出事,匆匆赶去竹昌的,可他去的时候,一个电话把他叫回去了,于是拖到今天才来。
  王为杰看过顾秋,跟他说,过二天去省城。
  杜小马前段时间出国旅游,也是听说了顾秋的事,这才让王为杰把顾秋找过去,大家聚聚。
  而这天刚好是白若兰出院的日子,于是顾秋就准备去接她出院。其实顾秋出面,他是有顾虑的。
  可没想到西楼先生比他消息灵通,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又把白若兰接了回去。

  顾秋后来知道,这事是夏芳菲安排的。夏芳菲没有时间,刚好碰到西楼先生,两人谈到这事,西楼先生就自告奋勇,承担了这个任务。
  他没有让白若兰回省城,而是直接去了得月山庄。
  白若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到了这里,就惊讶的问道,“怎么来这里了?”
  西楼先生说,“夏总安排的,叫我把你接过来,她晚点会到。晚上为你压惊。”

  白若兰听说夏芳菲要来,她就安静了。西楼先生为她准备好了房间,让她在这里休息。
  顾秋呢,也去了省城,跟杜小马等人见面。
  他知道白若兰今天出院,就给夏芳菲打电话,说今天晚上,由我请客,给白总压压惊。
  夏芳菲说,“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有几个人?一起去吧!”
  顾秋说有三四个,结果当时,王为杰和陆一丹,还有杜小马和黎小敏,他们都一起去了。
  大家赶到得月山庄,西楼先生已经安排好了宴席。白若兰迟迟没有出现,但顾秋发现西楼先生特别殷勤,而且夏芳菲也不知情,很想掇合他们两个。
  这一点,顾秋以前是知道的。
  以前他并不反对两个人的事,可现在他心里有些不平衡了。白若兰明显成了他的女人,怎么可能让人家夺走?
  所以看到西楼先生对白若兰特别好的时候,他心里很不痛快。大家都进了包厢,西楼先生说,“你们稍等,我去把若兰叫过来。”
  听到这话,顾秋心里很不是滋味。
  杜小马坐在那里抽烟,王为杰还是喜欢说着笑话。
  夏芳菲呢,跟两个女人在一起,偶尔有几句交谈。
  在三名女子中,她算是最大的了。
  夏芳菲留意到,顾秋的脸色不大好,她就在心里暗暗琢磨,他这是怎么啦?
  第938章若兰心思西楼先生把白若兰带进来的时候,白若兰的目光看过来,与顾秋对视一眼。
  在外人眼里,白若兰就是西楼先生的女朋友。而且夏芳菲也这么认为,他们两个应该是你情我愿。
  西楼先生多次约见白若兰,两人曾经有恋爱的迹象,所以,大家都这么理所当然。

  顾秋看到白若兰,白若兰的眼神同样看着他,只不过,做了短暂的接触,她就迅速移开了。
  今天晚上是西楼先生请客,为白若兰压惊。
  所以顾秋也不便怎么出面,他们怎么安排,自己就怎么随意。
  陆一丹坐在王为杰旁边,黎小敏自然坐在自己男人身边,白若兰呢,被西楼先生安排,坐在他自己旁边。
  不过顾秋呢,就坐在白若兰旁边,他右边是夏芳菲。
  八个人,看起来一对一对的,很登对。
  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反正一男一女,一男一女转一圈,每个人身边看起来都有两个女人。
  杜小马道,“你们两个真是大难不死,真龙天子之命啊。这样的绝境都能绝处逢生。”
  王为杰道。“谁说不是?要是换了在古代,那可是龙凤配。不得了啊!”

  开这个玩笑,白若兰低下了头,顾秋皱起眉头,“你们两个真会开玩笑。”
  王为杰说,“我可不开玩笑,说真的。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绝处逢生,你们说是不是个奇迹?”
  西楼先生望了眼白若兰,“若兰,这个首先要感谢顾书记,其次还要感谢宁市长,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你这条命估计就真的交代了。”
  于是他站起来,“顾书记,我代表若兰敬你一杯酒,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句说得很明显,若兰已经视为他的女人。
  顾秋看了眼白若兰,不知为什么,白若兰居然一声不吭。
  顾秋就端起杯子道,“西楼先生言重了,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想在那样的情况下,换了谁都会这样挺身而出。把个人安危放之脑后,对吧?更不要说若兰是我多年的朋友,我们相识已久,这段友谊可以追朔到白老先生初来清平的时候,所以说,你要感谢我,言重了。”
  西楼先生笑道,“哦,原来是这样,若兰,你可没跟我说。”
  白若兰一直不怎么说话,表现得十分反常。
  夏芳菲看着她,关心道,“若兰,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看到大家这么热情,白若兰当然不好冷场,她说我没事,谢谢芳菲姐关心。

  西楼先生道:“顾书记,不管怎么说,这杯酒,我还是要敬你,感谢你的伟大。感谢你救了若兰。”
  顾秋道,“这样吧,你要敬酒,大家一起喝吧,别搞什么特殊化。”
  白若兰估计是明白顾秋的心思,其实她心里挺矛盾的,看到顾秋拒不接受这酒,她就站起来,端起杯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