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在床边坐下,“没事的,别担心太多,好好休息。”
  白若兰苦笑,“我以为我们死定了,没想到还真有奇迹。”
  顾秋道。“要不是宁市长一再坚持,我们这个奇迹就没了。”
  “那是,一定要好好感谢宁市长,谢谢她的救命之恩。”
  顾秋点头,白若兰道,“也谢谢你。顾秋。”
  “客气干嘛?我们不都挺过来了?”
  白若兰道,“还是你比较有信心。换了别人,纵然有宁市长的坚持,恐怕也无事于补。”
  顾秋说,“所以说,人不要轻言放弃。只要你坚持了,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白若兰伸出手来,顾秋握在手里。
  “这件事情让我想到了很多。”
  大难之后,肯定有很多感悟。这是正常现象。
  顾秋握着她的手,“好好保重身体,其他的不要多想。公司那边,芳菲姐会处理好。”
  白若兰道,“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太幸福了。”
  顾秋伸手捏了她的脸一把,“你就是一个傻丫头。”
  白若兰俏然一红,瞟了瞟门口,生怕有人看到。

  现在不同以前了,在溶洞里时,根本什么都不要担心,但是在这里的话,就多了很多顾虑。
  顾秋把她的手放进被子里时,碰到她的身子,忍不住伸手过去,落在白若兰的胸部。
  白若兰的脸,一下红了起来,连脖子都红透了。但是她没有吭声,也没有拒绝。
  顾秋轻轻握着拳头大小的饱满,轻声道。“早点休息吧!我先过去了。”
  白若兰那脸火辣辣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顾秋没有进一步行动,只是帮她盖好被子离开。
  之后,白若兰就再也睡不着了。
  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会想这,一会想那。
  这一摸,让她乱了心思。

  本来在溶洞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好了,把自己给了顾秋,这也算是对他最后的报答,但是现在两个人已经获得重生,重新面对这个社会,面对这么多人,她自然多了一些顾虑。
  顾秋这一握,显然是告诉她什么,她心里砰砰直跳。
  这种感觉,让她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顾秋就出院了。白若兰恢复慢,估计要多住几天。

  顾秋离开的时候,又去看了她。
  白若兰也没说什么,四目相对,眼神有些复杂。顾秋出院之后,第一时间来到宁雪虹那里,表示感谢。
  宁雪虹看到顾秋时,很平静地问了句,“出院了?”
  “出院了!”
  “看起来精神不错。”这是宁雪虹的评价。

  顾秋笑笑,“感谢宁市长救命之恩。”
  宁雪虹说,“不要谢我,这是你们命大。换了别人,只怕早已经没戏了。”
  顾秋说,“那是,如果不是你的坚持,他们也不会有第二次搜索,真要是这样,我们两个可就死得冤了。”
  宁雪虹说了句,“下次不要这么鲁莽。”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顾秋为了救人时,会不顾一切去冒险。因为她说到这事的时候,齐雨告诉她,顾秋曾经在南川市的时候,也这样义无反顾冲进去救人。

  所以宁雪虹才会这么说他,不要太鲁莽。
  顾秋只是笑笑,对宁雪虹说,“我家从彤想请你吃饭,晚上她在家里做饭。宁市长,赏个脸吧!”
  宁雪虹道,“好的,晚上我一定到。”
  顾秋出来的时候,他就给从彤打电话,“宁市长晚上到家里来吃饭,你准备一下。”
  从彤痛快地答应了,并立刻去张罗。
  忙完这些,顾秋就闲下来,他信步走到医院。正准备去看看白若兰,没想到一辆奔驰开过去,西楼先生从车上下来,朝住院部去了。
  西楼先生来到病房,看到床上躺着的白若兰,把鲜花放下。“若兰,好点了没有?”
  看到西楼先生的时候,白若兰竟然有种不太自然的感觉。
  心里总是怪怪的,她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西楼先生坐下来,打量着白若兰,“要不今天转到省医院去吧,我送你过去,那边的医疗效果应该比这里强。”
  白若兰看了他一眼,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算了,再过二天我就出院了,省得麻烦。”

  西楼先生道,“身体要紧,多留下来观察几天无妨。”
  白若兰说,“谢谢了,还麻烦你来看我。”
  西楼先生道,“你最近怎么见外了?朋友之间没必要这样吧?太客气的话,听起来很陌生。”
  昨天顾秋在胸前一摸,白若兰到现在还感觉到那里火辣辣的。面对西楼先生时,她竟有种不敢面对的味道。
  西楼先生说,“我给你带来了一支上好的野山参,还有滋补身体的药材,你要好生休养,工作上的事情就先放放吧!”
  白若兰道,“没关系的,我已经好了,只是芳菲姐不放心,才让我留下多观察几天。”
  “这也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白若兰摇头,“谢谢了,真是不好意思,还让你跑一趟。”
  此次见到白若兰,西楼先生竟有种从来没有过的陌生。她好象变了,可到底是哪里变了,他又说不上来。
  反正她不是以前那个白若兰,这种感觉,让西楼先生在心里也有些患得患失。

  他对白若兰说,“什么时候出院?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又没什么东西,我自己回去就好。”
  白若兰开始拒绝人家的好意,这让西楼先生不禁有些尴尬。
  在病房里坐了一会,这种谈话的气息很不对。西楼先生就有些怀疑,伸手过去,想抓住白若兰的手。
  可白若兰却抽回了手,躲进被子里。
  “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累了,想睡一会。”

  西楼先生有些无奈,见白若兰对自己保持距离,只得站起来告辞,“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出院的时候告诉我,我来接你。”
  看他离开,白若兰的目光有些痴呆,一直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竟然不是滋味。
  于是她拿了手机,给顾秋打过去,“你在哪?”
  “我在路上呢,怎么啦?”
  其实顾秋就在医院对面,他本来想去看白若兰的,可碰到西楼先生,他就没上来了。
  白若兰语气低沉,“没什么,只是想打个电话给你。”

  顾秋道,“晚一点我过来看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清淡一点的汤就行了。”
  “好吧!呆会给你送过来。”
  挂了电话,白若兰就盯着天花板,脑子变得有些麻木。
  顾秋看到西楼先生上了车,离开医院,他也没有往医院里跑,而是回了办公室。
  从彤打来电话,“我等下去看若兰,你什么时候下班?”
  顾秋说,“还早,你给她带点清淡的汤去吧!”
  从彤说好的,那晚上你记得请宁市长过来吃饭。
  顾秋坐在办公室里,一动不动。
  在竹昌溶洞的这二十几个小时,感觉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这种感觉,非一般人能理解。

  晚上,宁雪虹到顾秋家里吃饭。
  她叫上了齐雨,两人进门,齐雨看到从彤的时候,有些尴尬。毕竟误会过,心里有些阴影。
  宁雪虹呢,当然是很自然,没什么顾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