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2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道,“要不你吃了我吧!”
  顾秋瞪大了眼睛,叹了口气。

  白若兰嘟哝着,“我看到爷爷了。”
  爷爷?
  她爷爷早入土为安,顾秋在心里道,白老先生要是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居然困死在这里,他会怎么想?
  可惜这个世上不会有神仙,真若有神仙的话,两人应该还有救。顾秋望着那个高达五十米的出口。尽管看不见,他依然能辩明大体的位置。
  这么高,徒手是不可能爬上去的。
  白若兰扭动了一下脸,感觉不是很舒服。身上的衣服一直没干,紧贴着肉,十分不是滋味。
  “顾秋!”

  “嗯?”
  “如果我们能活下去,会是什么样子?”白若兰突然问起。
  顾秋愣了下,“应该象白毛女那样的吧?”
  “那不是很丑吗?”
  顾秋道,“活着就是一种希望,与美丑无关。”
  “那我宁愿不要。”白若兰摇头。
  顾秋道,“我们现在的处境其实也不差,能有这样的温泉,估计很多人都享受不到。想历史上的纣王,花这么多心思建一个酒池肉林,却没有我们这样逍遥自在。至少我们的是现成的。”
  “你还逍遥自在呢?自在个给我看看?”
  顾秋笑了下,“真要是出不去了,至少我们还有两个人,能给彼此一些信心。”
  白若兰道,“如果我先死了,你就把我泡在温泉里吧!”

  说完,她又说,“不行不行,那样会把水质变坏的。你还是把我放哪个洞里吧!”
  顾秋摸了一下她的脸,“别傻了,我们不会死的。”
  “好吧!”白若兰在心里苦笑,不会死?可能吗?
  都这样子了,熬不了几天,两个人就会慢慢死去。
  顾秋还是在心里抱有一丝希望,而白若兰呢,早就死心了。她看得很清楚,到了这种地步,不可能再有奇迹出现。
  只是她觉得这种死法,太让人匪夷所思,自己堂堂的白氏集团大小姐,居然饿死在一个山洞里,荒谬之极。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临死之前,有顾秋这样的人安慰自己,陪伴自己,也算上天对自己的一种补偿吧!
  可她又想,连累了顾秋,自己的确挺内疚的。
  就在白若兰胡思乱想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我到了,你们慢点。”
  一束光线照过来,穿透层层薄雾。

  顾秋猛地一惊,“有人来了!”
  “若兰,有人来了!我们有救了!”
  “喂,我们在这里呢,我们在这里呢!”顾秋兴奋的大喊。白若兰费力的坐起来,看着头顶之处那个洞穴中,慢慢探出几道灯光。
  她也兴奋了,“真的,我们有救了,他们来救我们了。”
  情急之下,她抱着顾秋的脸,猛地亲了一口,二口,三口……。
  顾秋兴奋地抱着白若兰,“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两个人紧紧抱着,一时忘了一切。
  上面的人听到声音,惊讶不已,“报告队长,下面有声音,听起来好象是有人喊。”

  “快,快!马上下去救人。”
  宁雪虹听到这句话,长长地吁了口气,如释重负。
  “快,用衣服盖住眼睛!”
  两付担架抬出来了,有人用衣服盖住两人的眼睛,飞奔着跑向停在那里的救护车。
  医务人员急急上车,“顾书记,你感觉怎么样?”
  “饿,想睡觉!”
  另一辆车上,医务人员也这样问白若兰,“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饿,想睡觉。”
  看两人的条理还非常清楚,医务人员就放心了。不过他们刚上救护车,马上就输液,补充体力和体内营养。

  宁雪虹看到两人上车,站在那里半晌没动。齐雨就在她身后,“市长,我们回去吧!”
  宁雪虹这才缓缓下山,身后跟着一大片人,前前后后,来了好几百,还有一些群众。
  事情完了,大家慢慢散去。
  不过两个人在山洞里,度过了这么长时间,也挺吓人的。
  有人说他们命大,这样都能找到。

  也有人说,这是个人意志问题,换一般的人,早就挺不住了。
  但真实的情况,只有顾秋两人心里清楚。
  躺在救护车里,顾秋也是感慨万千。刚才他看到了夏芳菲,夏芳菲上了白若兰那辆救护车。
  四目交集,夏芳菲眼中那份担忧,顾秋看得明白。
  夏芳菲在救护车上,问白若兰,“若兰,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白若兰说,“我困死了。”
  “那不行,你先换了衣服再说。”
  拿了一套病号服给她换上,将她这温漉漉的衣服装进塑料袋子里。救护车开得很快,进县城之后,马上送医院。
  两人安排在同一层,两个房间隔着一堵墙壁。
  顾秋虽然累了,但是他没有睡。

  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一碗面。
  所以夏芳菲过来看他时,他提出要一碗面。可夏芳菲说,医生吩咐过了,不能吃东西,医生会给你安排的,你就好了休息。
  夏芳菲问,“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从彤?”
  顾秋说不要打,休息一下就好了。
  这事还是惊动了从彤,她从达州赶过来,都快急疯了。看到顾秋的时候,她差点哭了。

  顾秋说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吗?
  从彤守在那里,拉着顾秋的手,怎么也舍不得放开。
  宁雪虹和齐雨在楼下,齐雨问,“要不要上去看一下?”
  宁雪虹摇头,“我们回去吧!”
  她没有上楼,直接回宁德市去了。
  左安邦回到房间里,叫人把门关起来,他一个人在里面,谁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顾秋和白若兰休息了二天,踏踏实实睡了一觉才醒来。随后马上转到了市医院。
  顾秋感觉自己没什么事,一点问题都没有。

  白若兰呢,只觉得身子虚,浑身没力气。不过医生观察过后说,“没有大问题,好好休息。”
  顾秋躺在床上,心里琢磨着,刚刚出院又住进来,实在有些无奈。
  从彤去看过白若兰,听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她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听到这样的故事,惊心动魄,吓死人了。
  如果没有宁雪虹的坚持,两个人只怕要饿死在山洞里,而且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

  所以从彤说,一定要去感谢一下宁雪虹。
  这次她真的帮了很大的忙,并在第一时间,调集了武警和消防官兵参与救人。
  从彤说要去赶谢宁雪虹,顾秋说不急,过两天我亲自去谢谢她。
  通过这件事情,顾秋感悟了很多。

  他也想到左安邦,不过没有人跟他说什么,顾秋只是在想,左安邦当时的心情如何?
  有没有一种兴灾乐祸的心态?
  这天晚上,看到顾秋稳定之后,从彤回去休息了。她在医院里呆了三天,熬得受不了。
  顾秋就让她休息下,反正自己没事。
  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病房的门都关了,顾秋自己起床,去看隔壁的白若兰。
  白若兰比他恢复得慢,躺在床上睡觉。
  听到脚步声,她就知道顾秋来了。
  “你好了?”
  顾秋点点头,“我好多了,你呢?”
  白若兰说,“还是有些乏力,休息两天就会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