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2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绳子放倒五十几米的时候,两人终于落到水里了。
  这时已经听不见上面的声音,只有拉动绳子,告诉上面已经到了。
  两人泡在水里,借着头顶的灯光,打量着这地方。
  “雾气好重,这水还很温。”
  “这是地热。”
  “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在这里?”
  “不知道,找找看吧!”

  “你跟上面传个消息吧!这里太大了,我们两个估计不够寻找的。”
  顾秋和白若兰终于来到昨天的地方,这里果然有风,隐隐透着一丝光线。顾秋说,“你看,那里有光线,说明我们有希望了。”
  白若兰苦笑着,“这么一根手指宽的光线,我们两个能变成蚊子飞出去不成?”
  顾秋说,“至少说明有希望了。”
  白若兰道,“这只是一条裂缝。并不是出口。”
  顾秋道,“别灰心,我还等着你出去之后,完整的交给我呢?”
  白若兰摇了摇头,“亏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都这个时候了,我已经绝望了。我现在又饿又累,没有一点力气。”
  顾秋说,“坚持就是希望。”

  “可我们出不去,这里只是山体的一条裂缝,守在这里还不如回去呢,至少那里不冷!”
  顾秋说,“既然有裂缝,我喊几句试试看?”
  “喂——有人吗?我们在这里呢!”
  “喂——有人吗?”
  一连喊了十几句,嗓子都哑了,白若兰说,“别喊了,人家就是听见,也不可能挖开这座山来救我们出去。”
  “回去吧,我冷!”
  顾秋还是不死心,又喊了几句。
  可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听见,看到白若兰又冷又饿,顾秋心里也有些消沉了。真的要回到那个地方等死?
  可他打量着这里,除了那条手指宽的裂缝,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出口。

  唉!
  真的要绝望了。
  想到两人将在这么个鬼地方,不明不白的死去,顾秋哪里肯甘心?
  白若兰抱着胳膊,浑身哆嗦起来。
  也罢!我们回去!
  他叹了口气,走到白若兰身边,“我背你!”
  那边池子里的两个消防队员爬上岸,用灯照了照,“这里不可能有人啊?是不是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下来,而是上去了?”
  “再找找看?实在不行,我们只好上去了。”
  “找什么?我们都找了一圈了,又回到了原地,你没发现?”
  “是啊!可人命关天,多花点心思没有错。万一错过,那我们就罪孽深重了。”
  两人又转了一圈,还是没人。其中一个道,“算了吧,收工!应该是不在这里。”
  “走啦走啦,收队!”
  几名消防官兵在这里寻了一圈,硬是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于是准备收队。
  从这里没有其他出口,只能从刚才的小洞穴里出去,大家要离开,必须趟过那池水,再顺着绳索爬上去。
  几名消防官兵趟入水里,其中两人已经爬到了绳子上。顾秋和白若兰十分沮丧,真的出不去了,难道就这样注定,留下一个凄美的故事?
  顾秋看她走不动,就拉着她的手,“我来背你吧!”
  白若兰摇头,“还是慢慢走吧,反正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了。”
  到了此时此刻,顾秋的心情也变得不再乐观。现实如此,他只能接受命运。
  不过他在想,这里似乎只有刚才那个出口,真要离开,除非有奇迹。
  白若兰不肯让他背,怕浪费体力。
  两人慢慢地走着,那几名消防官兵,已经有两名爬上了那个小洞穴,下面还站着两名队员。

  看到他们上去,两人才开始抓住绳子,让上面的人往上拉。
  从洞穴到下面的水池,足有四五十米高,而且悬空,上面的人听到消息,比较失望。怎么会没有人呢?
  当四个人全部上去后,顾秋和白若兰又回到了原地。
  两个坐在那里,“休息吧!什么也不要想了。”

  白若兰靠过来,“是我连累了你!”
  “别说这些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活下去。”
  白若兰苦着脸,“怎么活?这潮湿的山洞里,与外界隔绝,到处都是雾茫茫的,连吃的都没有。”
  顾秋说,“我正要想这个问题,如果真的出不去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两个就只能相依为命了,你别无选择。”
  白若兰柔声道,“我还能选择吗?”
  两个人都这样了,不管能不能活下去,她都没有选择的机会了。自己的身子,基本上已经交给了顾秋。
  在这里也好,不必要在乎世俗的眼光。两个人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一种信念。

  不过顾秋在想,只要找到吃的,两人就还有希望。
  吃的在哪?
  连草都没有,只有石头。
  这种地方,不可能有动物的。
  鱼,顾秋想到的只有这个了。也不知道这温泉水里,会不会有鱼。白若兰却不相信,这种地方,鱼怎么生存?
  呆了一天多,又累又饿,顾秋道,“你睡会吧!”
  白若兰变得异常乖巧,把头靠在顾秋身上,顾秋干脆把她抱在怀里。他的目光,望着那个出口的位置。
  要是自己有一对翅膀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带着她飞出去。
  溶洞的外面,又来了几辆车。夏芳菲和宁雪虹几乎同时到达。
  “宁市长来了,宁市长来了。”

  “怎么样了?”
  宁雪虹走得很快,齐雨紧跟其后。
  消防队队长道:“我们几乎搜遍了整个溶洞,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宁雪虹的脸色非常不好,冷冰冰地道:“几乎?你们这是告诉我,还有些地方没有搜过?”
  消防队长听到这话,不由有些发虚。
  “我们能去的,都去了。”

  “那你们告诉我,还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
  “这个……这个……”
  乡长立刻过来解释,“溶洞很大,错综复杂,有的地方还有悬崖,深不见底。给搜救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
  宁雪虹正要发作,有人拿出一根皮带,“我们在下面找到了这个。”
  宁雪虹一看,脸色大变,“既然找到了皮带,说明他们就在这个洞穴里,继续搜。”
  她回头一看,“齐雨,你跟我一起进去。”
  “宁市长,宁市长——”
  有人想阻止她们进去,实在太危险了,犯不着再搭上一个市长啊。
  可没有人能阻止得了宁雪虹,刚才她见到左安邦,当时就骂起来了,说左安邦太不重视生命,如果冷漠。

  一个厅级干部失踪,他居然还坐得住。
  宁雪虹的脾气来了,才不管你是谁呢。
  左安邦被她骂得灰头土脸的。
  宁雪虹对消防队长说,“这是哪里发现的,带我过去。”
  一群人拥进了洞里,朝皮带发现的地点寻去。
  顾秋抱着白若兰,想让她休息一下。
  白若兰又哪里睡得着?她的心里乱糟糟的。
  伸手摸着顾秋的脸,“你在想什么?”
  顾秋说,“我在想能不能找到吃的。”
  “你真是一个不容易服输的人。”白若兰苦笑,“这地方又哪来的吃的?除了水,再也找不到别的了。”
  顾秋道,“是啊!除了水,就只剩我们两个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