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0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让阿姨做一些好吃的,但是田光点名要吃煮西米,这是云南这边最简单的一种稀饭类型的食物,但是,煮西米在我们两个感情之间,有很重的作用,我记得,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他带我吃这碗煮西米,在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吃这碗煮西米,在我们都飞黄腾达的时候,我们吃这碗煮西米。
  虽然他普通,但是承载着我们的感情。
  “哇,邵太太,你的戒指好漂亮啊。。。”
  “你喜欢,让邵飞从店里给你准备一款。。。”田光说。

  我听着苦笑,只能点头,陆拾鱼真的是把田光的话当圣旨了,他跟陈玲不停的聊着,凡是他喜欢的东西,田光都要从我这里拿一套,陈玲跟我都只有苦笑,而陆拾鱼真的是不拿白不拿。
  我看田光并不是想要找个乐子,而是,他的眼神看陆拾鱼有点问题,虽然脸上冷冰冰的,但是眼神里有一种想要关怀他的意思,我觉得,田光对这个女人,有问题。
  戏子,最会演戏,我害怕田光陷进去了。
  夜晚,丰盛的晚餐配红酒,田光只吃了那碗煮西米,我们很平静的吃饭,像是家常便饭一样,没有多余的话说,这让我觉得很舒服。

  我跟田光在一起的时候,很难有这种没有刀光剑影的时刻。
  “你是明星,吃那么多合适吗?”我问。
  陆拾鱼真的不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有什么吃什么,什么好吃名贵他专门吃什么,扇贝他一个人吃了十二份,让人真的叹为观止。
  “大不了一个星期不吃饭,真的好吃,真羡慕你们有钱人。。。”陆拾鱼无所谓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问:“你没钱吗?你可是大明星?”
  “都是炒作的,我拍第一部戏的时候,就拿了十万,好不容易红了一点,找了经济公司,但是赚的钱,都要给他们分一半的,你别看,我这么高冷,其实,都是装出来的,我没钱的。”陆拾鱼说。
  田光:“明天就有了,邵飞,以后包装他。”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行,你喜欢就好。”
  陆拾鱼听了很开心的在田光脸上亲一下,在夕阳下,我居然看到田光脸红了,真的,我内心一万头草拟吗沸腾。
  他妈的,田光居然脸红了?
  腾冲晚上七八点钟还有太阳,我站在阳台前,看着山下已经亮起来的灯,风吹在我们的脸上,火辣辣的,虽然是晚风,但是还是很温热。
  田光抽着雪茄,拿着红酒,身后两个女人在交谈着,我并不感兴趣。
  我说:“光哥,你觉得,这种生活怎么样?”

  “挺好,我正在为之奋斗。”田光平静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现在只要想要,唾手可得。”
  “那是你给我的,男人不能依靠别人,不管什么时候,自己的东西,都要自己去争取,别人给你的,算什么东西?施舍,赠品?不需要。”田光说。
  我看着他喝了一口红酒,我沉默了一会,田光是真的想要这种生活吗?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
  田光看着我,说:“我知道,现在这个世界,不属于我了,我必须要退下来了,那天,你给了我很多东西,生意,股份,兄弟,地盘,曾经属于我的,都还给我了,我混的比你时间长,我见过很多大哥出来一无所有,他的小弟不但夺走了他的东西,还压着他,你没有,该给我的,都给我了。”
  我笑了一下, 我说:“那本来就是你的。”
  田光摇头,说:“生意上的事情,我不说了,你够情义,我也应该够情义。”
  我笑了笑,我说:“你刚才脸红了。”
  田光听到我的话,就瞪了我一眼,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来亲吻我。”
  “没有吗?小咪,马欣。。。”我试探着问。
  “他们都带着某种目的性,我跟他们在一起,也是带着目的性,不纯洁,所以一切亲密的动作,都让人显得恶心,她不一样,她亲我,就是为了感谢我,就是某种单纯性的亲吻。”田光说。
  我听着有点讶异,我问:“这么多年,你没碰过女人吗?”
  “没有,我觉得厌恶。”田光直白的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妈的,真的没有想到,一个黑色会大哥居然真的守身如玉几十年,厉害,我端起红酒喝一口,他说:“这个女人让我最放心的,就是智商,她总觉得她的演技,能骗的了我,但是,其实她的一切,我都洞察了,她现在在我身边,就是演戏。”
  我听着就笑了,田光说:“演的好吗?”
  “有点浮夸,但是,对于好处,他真的是不拿白不拿,这样有意思吗?”我问。
  田光笑了一下,说:“有意思,她的白痴,让我忍不住想要继续玩下去,也让我不忍心揭穿她,这些演戏的人真有意思。”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开心就好,对了,你准备在缅甸怎么做?”
  “一个字,干。。。”田光说。
  我听着就点头,拿着手机,给张奇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喂,张奇,是我,那边的事情,配合柱子,他要人给人,要你配合,你就配合,整件事的主动权,交给光哥。”
  “什么?给他?我草,飞哥,我不服气,咱们也可以干啊,何必给他?不行,我不同意。”
  我听到张奇的话,就说:“别废话,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马帮的两百人已经过去了,回头联系冷超,让他好好配合,要是他不听话,那就让他先死,金丝眼知道他要叛变的话,是不会留着他的,他应该知道后果,记住,这件事,我们配合光哥就行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他们两个,陆拾鱼脸色有点难看,说:“我,我什么都没听见。”
  我笑了一下,陈玲很生气,说:“他还没出生呢,你就要说这些话?对胎教好吗?”
  我坐下来,摸着陈玲的肚子,我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服就是干嘛,别说什么打打杀杀的,这世界,胜者为王,我要是不干他们,咱们就要被干了,记得小家伙,谁要你的命,你就要谁的命的。”
  陈玲有点生气,我不在意,我不在乎什么胎教,反正,我就是这么过来的,田光没有多留,带着陆拾鱼走了,对于田光的爱好与情调,我没有去管,他喜欢就好。

  晚上,我坐在床上,陈玲拿着书在看,看到我来了,就说:“田光回来了,我觉得并不好,我希望他一辈子都坐在牢里。”
  我听着就有点意外,我问:“为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听说了,他霸道了要了很多东西,而且很强势,但是,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你的时代,他还敢这么拽,实在是在挑战你,你可以给他,但是他不能要,我也知道,你这一路有多么辛苦,你别忘了,你出来的时候,是多么的艰难,现在的生活与一切,都是你拼搏回来的,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你的东西拿走。”陈玲说。
  日期:2017-09-1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