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或许就硬了那句话了,得不到之前,真的是费尽心思垂涎若可,得到之后,才发现,他就是一个位置,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我现在终于是能体会到周会长的心情了,他就是个位置,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坐上会长的宝座,我并没有显得太开心,不过,坐上也就坐上了,该办事的,还是得办事。
  这里的一切,都是周会长创立的,不属于我,虽然周会长说了,这里的一切,他都捐献给了协会,任何一个坐在这间办公室的人,都可以享有这些价值连城的翡翠,但是,我却要求人,把这些翡翠都拿走,爱放那放那去,因为,这不是我的翡翠,也不是我买下来的,我的办公室,当然要用我自己的本事来装饰。
  看着办公室被搬空了,舒服多了,没有那么碍眼了。
  公盘的事情,李吉跟周瑶去处理就行了,一个是盈江玉石协会的副会长,一个是珠宝街玉石协会的副会长,两个人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很能干,所以,我就很轻松了,只要签签文件就可以了。

  我靠在椅子上,觉得自己可以退休了,买一艘游轮,跟陈玲,没事的时候,去一趟海外玩一玩,还可以开到广东去,接我的大小老婆一起出去威风威风,喝着红酒,晒着太阳,想冬天,就去南极,想夏天就去马尔代夫,有游轮,哪里都可以走。
  想到冬天,我心里有点亏欠,我欠一个人寒冬的飘雪,那就是韩凌,我欠她的,我答应过他,要牵着他的手,在大雪飘飘的雪地里拉着他简单的走,给他这么一个浪漫。
  但是,魏忠。。。
  我必须要除掉魏忠,我才能放心的退休,我觉得李吉跟周瑶不可能是魏忠的对手,他们对付像李吉这样的人,都觉得难,何况是魏忠,但是老谋深算的魏忠,他躲在美国不回来,我也没有办法。
  那就把他身边的毒牙都给清理掉,金丝眼是第一个,这个王八蛋,我想起来那张人皮的时候,我就有点不寒而栗,真的,他真的太狠了,狠到让我怕,怕到心心念念的想要除掉他。

  所以就如他所愿。
  田光这两个月消失了,与其说是消失了,不如说是安分下来了,他很乖,每天去医院检查,配合丨警丨察的询问,真的像是一个病人一样,但是当我知道柱子在缅甸活动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田光并不安分,而是在缅甸活动,他要对付那个金丝眼。
  可能是为了我,也可能是为了夺得他失去的地位。
  “师父,公盘开幕式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可以开幕了,嗯,开幕会的演员,我们请了一些,你过目。”周瑶说。
  我听着,就看着演员表,三十六d带一千万翡翠挂牌,皇冠。。。

  我看着排名都是按照胸部的大小来带价值多少的翡翠,我苦笑了一下,我说:“这个排名谁想出来的?”
  “马炮。。。”周瑶捏着鼻梁说。
  我听着就哈哈大笑,我说:“可以,这很马炮,行,以后要是有活动,就这么办,谁胸大,谁带好料子。”
  周瑶很无奈,但是她没有反驳什么,她是聪明人,不会在这些跟他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上跟我纠结,这个时候,我的门开了,我看着田光拄着一根黑色的拐杖进来了,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黑色的墨镜,打着领带,十分的气派。
  我看着他,那个田光又回来了,妈的,在我办公的第一天回来的,真的让人无奈。
  “光哥,坐。”我说。
  田光坐下来,抽着雪茄,我看着身边的那个陆拾鱼给他点烟,很乖,我笑了一下,田光有多狠,我知道的,这个陆拾鱼一定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真的,对于收拾女人,我服田光。
  我看着陆拾鱼站在一边,我就说:“光哥,有事吗?”
  “两件事。”田光抽了一口雪茄说。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尽量满足。”

  “听说你公盘的开幕式,请了明星来助演?我觉得,请外人,不如请自己人,陆拾鱼不错,就让他主演吧。”田光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看着陆拾鱼,她得意的看着我,我说:“小心你的眼神,不要那么得意的看着我,让我很火大。”
  我以为陆拾鱼会害怕,但是她立马说:“光哥说,害他,就不用害怕你,所以,你不用吓唬我,没用的。”
  我听着,心里就咯噔一声,脑子是完全空白的,我想了一会,就看着光哥,他也看着我,没有什么表情,我苦笑起来了,我说:“光哥,你,这个,名单已经确定了。。。”

  “换名单很正常,那些明星都可以接受的,因为他们演的不好嘛,你随便找个理由换了就行了。”陆拾鱼说。
  我抬起手,她吓的躲在一边,田光说:“别吓唬她,她是我的人,有什么事,跟我谈,他一定是公盘上那天的主要演员,价格一千万,七天。”
  我听着田光不可商议的话,就咽了口唾沫,妈的,真的霸道,我看着陆拾鱼,我说:“可以,看光哥的面子。”
  陆拾鱼很开心,急忙在田光的脸上亲了一下,说:“谢谢达令。。。”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田光说:“出去。。。”
  陆拾鱼很开心,没多说一个字,屁颠屁颠的就出去了,我坐下来,我说:“光哥,戏子无情**无义,这是你告诉我的,千万别告诉我,你栽到这个女人手里了。”
  “我的事,不用你说,就如我说你对待你的女人如何,你总是会生气的,她确实是天真的有点可爱,让人想要不玩她,都难,说到底,就是闲得无聊,总得有个人在身边给我制造一点乐趣,刚好她可以,他满足了我,总得也满足他一点,对于钱,你太多了,是不是?”田光说。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还有另外一件事呢?”
  “马帮的兄弟找到了目乱干的位置,也拿到了照片,这是照片,上面的葫芦已经能割胶了,所以,在过一段时间,就能收了,我想要在成熟之前,干掉他们,让你在缅甸的兄弟配合我,尤其是张奇,他手里面的人,都是泰国人,很能打,只要他配合我,一晚上,我就让目乱干变成火场。”田光冷冰冰的说。
  我看着田光丢下来的照片,都是罂花,我看着上面流出来的白色液体,就很担忧,是的,快要成熟了,如果被收割了,我们再去,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我说:“可以,我回头打电话给张奇,我也会联络冷超的。”
  田光没有说什么,我笑了一下,我说:“晚上一起世纪大酒店吃个饭?”
  “不用了,医生说,我得吃清淡的。”田光平淡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他也笑了一下,自己都觉得可笑,我说:“不去酒店,太碍眼,回家吧。”
  田光点了点头,说:“很久,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了,在家里吃,亲切一点。”
  我点了点头,就站起来,跟周瑶吩咐了一下,明天公盘,今天晚上,我好好放松一下,跟田光吃过饭,我们兄弟之间,可以这么和谐下来,是非常难得的,我珍惜这段和谐的时光。
  晚上,我们开车回腾冲别墅,到了家,我跟田光坐在客厅,陈玲对于田光的到来,并不感到开心,但是挺意外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