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4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一边衡量药方的分量,一边问道:“他们是几个,你就任由他们折腾吗?”
  “四个吧,偶尔会增加一两个。”她闷声道:“我能有什么办法,都被他们捆成各种模样了,反抗只是徒劳而已。”
  张大雕再汗:“之后呢,他们就变成你男朋友了?”

  她哼哼着:“都被他们拍照了,不答应行吗?”
  张大雕一个劲的抹汗:“还有后来吗?”
  她嗯了一声:“后来他们租了套房子,除了白天上课,几乎就没消停过……或许是习惯了吧,慢慢的也没那么难接受了。”
  “也就是说,你喜欢他们那样?”张大雕就想,这女孩子还真是特别,几乎能和小清一争长短了,可惜马上要嫁人了。
  她嗯了一声,已经在酝酿山洪了。
  张大雕没好气道:“那你干嘛还结婚,和他们在一起不是更快乐吗?”
  她咕噜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毕业后总是要各奔东西的……”
  听她的语气,貌似还十分怀念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嗯,你这个问题其实好解决。”张大雕放下被褥,拿起床头柜上的纸笔开了一味“流黄粉”,分量是三指为一撮,共若干包,然后开门叫小秀把药取来。
  很快,表情幽怨的小秀取了药来,张大雕还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小秀嘟嘴不说话。
  张大雕便关了房门,见女病人还保持着姿势,就道:“这个药一包兑水一公斤,洞房前擦洗患处,自然就能紧致如豆蔻少女了。”
  她急忙起身接过药包,美目放光道:“真有那么神奇?”
  张大雕点了点头。
  她迟疑了下,试探道:“很贵吧,要是我没钱呢?”

  这是话里有话啊,没带钱只能禸偿。
  张大雕笑着暗示道:“我现在挺忙,你要是没带钱的话,那下次加倍补偿我吧!”
  她表示会意,穿了牛仔裤,红着脸道:“那我留个电话给你,等你有空了再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加倍补偿你。”
  张大雕有千里眼顺风耳,也不担心她跑路,便欣然送她出门,谁知,小秀却与她擦肩进了病房,还一脸委屈道:“哥哥,你都好久没给人家治病了!”

  张大雕心头一紧,急忙关上房门道:“你个小丫头,现在可是大白天!”
  “我不管!”小秀扎进张大雕怀里,气息火热道,“人家难受,现在就要你治病!”
  估计是一奶同胞吧,她已经具备了小清的潜质。
  张大雕有些紧张,搂着她哄道:“乖哦,等下半夜的时候,哥哥一定好好给你治病!”
  “不嘛,人家现在就要治病!”她撒娇不依,还破天荒的摸索起来。
  张大雕已经知道她是个腹黑少女了,心里就琢磨,莫不是被小清刺.激了,让她生起了争宠的心思?
  忽然,小秀捂住嘴巴,惊恐的瞪着手中之物——敢情,她到现在都还没有碰触过张大雕,害怕也是很正常的事。
  “嘻嘻,怕了吧丫头?”张大雕一脸捉挟。
  小秀好像吓傻了,呼吸都停止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浑身发软道:“哥哥……小秀怕怕!”
  她虽然说怕,可小手却攥得死死的。
  张大雕嘿嘿笑道:“乖乖别怕哦,哥哥不会欺负你的。”
  “可……”小秀鼓足了勇气道,“可辣椒姐姐和古碧嫂子为什么还回味无穷呢?”
  张大雕心里咣当一声,心说:不是吧,难道都被她看见了?
  “哥哥……”小秀的鼻孔剧烈的煽动着,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我……人家……小秀也……也想加餐!”
  咣当了,真的咣当了!
  张大雕魔怔般瞪着她,同时,胚胎又疯狂的脉动起来。
  小秀轻咬贝齿,又睇了眼张大雕,气息越来越急,小脸越来越红……
  这是要下嘴的节奏啊!
  还没下嘴,小秀就软得站不稳了,身体逐渐下滑,然后在合适的位置稳住身形,开始品尝午饭前的开胃菜。
  盯着她腮帮子里疯狂乱窜的老鼠,张大雕一个劲的想,这么小的萝莉就成为了资深美食专家,难道是天生的么?
  的确,对于女人来说,有些东西不用学的,天生就会了,但也不排除小秀窥视过破辣椒她们品尝美食,还有就是,她现在有了手机,还有什么东西查不到?
  终于,老鼠被小秀彻底制服了,她颇有成就感的打了个饱嗝,媚眼睇着张大雕道:“哥哥,人家也要养狗狗。”
  张大雕哆嗦道:“你不说我也要找你呢,这次我特意准备了十条样品狗,就想交给你在后院喂养,以便我随时观察狗狗的病理反应。”
  “真的吗?”小秀兴奋的吊住张大雕脖子狠狠地啵了几口,红晕未退道,“那报酬也一样吗?”
  张大雕点头道:“当然了,你好好干,干好了、以后每批狗我都让你养十条,而且以后时常给你加餐。”
  “哥哥就是好!”小秀真的乐坏了,吊住张大雕耳语道,“哥哥,那以后我也可以真空吗,人家也想让哥哥随时使坏呢?”

  昨晚丫头,长大了可怎么得了啊!
  不过,随着古碧的喊叫,午饭时间到了。
  二人一起来到堂屋,一看,领养狗狗的妇女们都聚在院子里吃方便面,张大雕有些过意不去,古碧却道:“我也没办法啊,今天没买那么多菜。”
  小娇笑道:“农村人能吃饱就行,那来那么多讲究?反正方便面是爸妈小店里的,现成又实惠。”
  张大雕笑了笑道:“那就吃饭吧,幺公怎么还没到?”
  “来喽来喽,刚才洗手呢!”周幺公的精气神完全变了,好像焕发了第二春一般。
  王亚兰尴尬道:“我的饭菜还没送来呢!”
  张大雕哈哈笑道:“让你老公送饭不是目的,让他知道送饭的辛苦才是重点,我们先吃吧,别管他了!”
  王亚兰白了张大雕一眼,意思是说:“你真坏呀,居然这么收拾我老公。”
  于是,包括张二雕、黄蕾,大家围坐了一桌,开始热火朝天的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廖九条背着孩子,提着饭盒狼狈不堪赶来了,王亚兰当即责怪道:“不就是带个孩子吗,怎么这么晚才送饭来?”
  廖九条气得脸红脖子粗,可当初他就是这么责怪王亚兰,心里憋屈,却找不到话反驳。

  王亚兰恨在脸上,疼在心里,接了饭盒当众打开,蹙眉道:“你的手怎么烫伤?”
  廖九条闷声道:“熬猪油的时候烫伤的。”
  “真没用……”王亚兰又看了看饭菜,脸就黑了,这是炒菜吗,黑糊糊的?
  廖九条也知道自己的饭菜丢人拿,羞得不敢抬头,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老婆,我知道错了……”
  王亚兰浑身一震,紧接着泪水夺眶而出,对张大雕道:“娘家哥哥,我……还是回家带孩子吧,你看他一个大老爷们,实在丢人啊!”

  张大雕看了看廖九条,摆着官架子训斥道:“做人要将心比心,不要以为能挣几个钱,就忽视女人的功劳!
  “你自己说,这才带几天孩子,两天都不到吧,就弄得好像几天没睡觉一样,孩子也脏兮兮的,满身尿臭,若是没女人,你难道就不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