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2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又说了一句,顾秋道,“这里除了水,就是石头,一点吃的都没有。”
  白若兰道,“我们不会就这样饿死在这里吧?”
  顾秋苦笑。
  还真有这种可能,但这事传出去,绝对是一个笑话。一个是白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一个是堂堂的厅级干部,他们从小就衣食无忧,两个人居然是饿死的。
  顾秋不由想到了一个故事,“你看过封神榜吗?”
  白若兰摇头,她还真没看过这神话剧。顾秋说,“这是一个很古老的神话故事。当时的主人公姜子牙给一位大臣算命,这位大臣可是纣王手下的红人,位极人臣,风光无限。可姜子牙却算出他这一生是冻死的。当时这位大臣还真不信,跟大家开玩笑,自己这辈子居然会冻死?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白若兰说,“结果呢?他真的冻死了?”

  “嗯,那是一个古代神话故事,里面的人物什么法术都有,后来要征战中,这位大臣主帅,时值六月,所有的人都穿得很薄。却没想到突然有人施法,六月飞雪,这位大臣和所有的士兵都冻死了。”
  白若兰勉强笑了下,“我们上去吧,泡得浑身都发软了,越泡越饿。”
  “好吧!”
  顾秋道。“我扶你上去!”
  白若兰突然意识到什么,“等一下。”
  “怎么啦?”
  “哦!看我这记性。”顾秋明白过来,白若兰没穿衣服,“那这样吧,我拉你上去。”

  顾秋可不能象刚才那样让她骑自己身上,所以这次他先爬上去,然后再想办法把白若兰拉上岸。
  这地方很潮,很滑,顾秋拉着她的手,“你能上来吗?”
  白若兰说,“我没力气。”
  顾秋双手过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拉住白若兰的手,“你抓稳了,我扯你上来。”

  白若兰刚嗯了一声,顾秋突然发力,拉着白若兰的手,将她从池子里拉了上来。
  啊哟——拉得太急了,白若兰上来的时候,撞进了顾秋怀里,顾秋提防不及,两个人倒在一起。
  这次跟以前大不相同,两人都只穿了丨内丨裤,上半身不着寸缕。这种感觉,让两人的呼吸粗重起来。
  不光是顾秋,白若兰的心,也在扑通扑通地跳。
  从来没有过这种现象,和一个男人这样坦诚相见的。白若兰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窜出来了。
  两人撞在一起那刻,一股燥热袭遍全身。
  再加上这里的气温,她感觉到浑身象要着了火一样。

  顾秋好象意识到什么,正要松开她。
  白若兰却紧紧抱住,“别动!”
  听到这句话,顾秋就僵住了。上次的情景,历历在目。
  白若兰幽幽道,“让我抱一会,我好怕。”
  顾秋不动了,他就这样让自己僵着,浑身崩得硬邦邦的,当然,也包括那里。
  白若兰这回,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男人的力量,但她没有动,只是紧紧抱着顾秋。
  在这样的环境下,白若兰越来越害怕,害怕人生从此殒落。害怕,自己一个人孤独。
  害怕……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绝望。事实证明,两人不可能再出去。

  不出去,只有一条路。
  此刻她脑海里,浮现出两人死后的情景。
  两具冰冷的身子,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永远的躺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发现。
  顾秋发现她不说话了,就知道她心情低落。
  “你在想什么?”
  白若兰说,“顾秋,人死了之后会怎么样?”
  她的声音很低,充满着悲观,顾秋明白,自己已经尽力了,出去的机会实在太小。
  最大的可能,就是两人在这里慢慢死去。
  这算什么/?
  人生中一种美丽的传说吗?
  顾秋也在心里苦笑,就这样和白若兰死在一起,也够滑稽的。顾秋心道,自己的生命里有四个女人。
  从陈燕到从彤,夏芳菲和程暮雪,为什么不是她们四个中的任何一个?偏偏是这个白若兰?
  他也走神了。
  “你在想什么?”
  白若兰幽幽地问。
  顾秋说,“我在想你刚才的问题。”

  白若兰把脸贴在他的胸前,“那你怎么不回答我?”
  这一刻,她能抓住的,就是眼前这个可以陪自己一起冒险,一起静静等待死亡的男人。
  人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乎什么男女常伦。正如陆游说的那样,死去原知万事空。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顾秋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吧?就象我们平时看到的,殡仪馆的尸体那样。”
  白若兰道,“我怎么看到我们两个的灵魂飞在空中,我们的身体,就这样冷冷清清的躺在这里,然后,我们两个都飞走了,飞出去了。”
  顾秋苦笑起来,“你看电视看多了吧?哪有这种事。”
  白若兰道,“真的,我有这种感觉。人死了之后,能看到自己的身体。”
  顾秋说,“别多想,我们会出去的。”
  白若兰摇头,“别骗我了!我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我只是要想啊,如果芳菲姐,从彤她们知道我们的事,她们会怎么样呢?”

  “我是说,我们两个失踪的事。”
  她又补充了一句。
  顾秋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白若兰幽幽地道:“顾秋,是我对不起你。让你陪着我受这罪。真要是出不去的话,我死了都不会原谅自己。”
  顾秋说,“你傻啊!别说这些丧气话。”
  白若兰道,“真的,其实我很感激你的。虽然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空的。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但我心里真是这么想。”

  顾秋道,“别想了,我们是朋友,我不希望你有事,再说,你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白若兰沉默了好久,两个人就这样躺在地上。幸好这里充满着地热,也不是太冷,感觉就象夏天一样。
  良久,白若兰才抬起头,对顾秋说。
  “顾秋,我对不起你!其实那天,从彤是我叫过来的。是我让她从达州过来。”
  顾秋说,“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你和那个齐雨在一起,心里特别的不痛快,我恨你,所以我想看你出丑。”
  唉——“都过去了,别提了。”
  顾秋心道,提这个还有什么意义?都这么久时间了,他们还没有找到这里,估计是没戏了。
  “你真不恨我吗?”
  “不恨,我恨你干嘛?”顾秋搂着她,“真的,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白若兰浅笑了下,抬起头来,“要不——我们做点什么吧?就当是我对你的弥补。”
  顾秋的心里,一阵猛跳。
  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如果说在这个时候,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感受到白若兰柔弱的一面,顾秋有些心动了。娇躯在怀,两个袒诚相拥。此刻,再也没有任何束缚与阻当。
  如果说顾秋要想得到白若兰,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白若兰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
  或许这是她心里最后一丝希望,此情此景,做为一个女人,她还有什么可以用来报答顾秋的这种救命之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