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2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噗——”白若兰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乐观。”

  顾秋说,“不乐观,我们能怎么样?如果真出不去,难道我们两个要哭个天昏地暗,这样糊里糊涂的死掉?”
  说到这事,白若兰的心事又沉下去了。
  顾秋见她不说话,这才道,“要不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找找看,有没有出路?”
  白若兰听说他要离开,马上抓住他的手,“不行,我一个人害怕。”
  “那我们一起去,总不能坐在这里,耗尽了体力。”
  顾秋爬起来,去拉白若兰的手。
  白若兰的确没什么力气了,在那里吊了这么久,又饥又饿。顾秋只得伸手去抱她,可双手总是避免不了,碰到她的身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若兰红着脸,没有说话。
  这句解释,分明有点多余。

  两人牵着手,慢慢洞着石壁走。
  “小心点,不要碰到头了。”
  “嗯!”
  “这里有个石笋,小心。”
  “来,我拉你一把。”

  “要不要我背你?”
  “过来,小心点,小心点——”
  顾秋不断的提醒,白若兰感觉心里暖暖的,原来这男人还真挺细心的,简直就是无微不致。
  只是黑暗中,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白若兰的眼里,不再那样冷若冰霜的,反而多了一丝柔和。
  两人沿着石壁,摸索着前进。
  一路走,顾秋一路提醒。
  白若兰突然感觉到,这个男人好贴心。
  不知怎么的,她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这么多年了,自己没有了父母,连最疼爱自己的爷爷都突然离世,现在自己就剩孤孤单单一个人。
  家里那些亲戚,一个个对自己恨得要死,那些堂姐妹们,都认为自己夺走了她们的一切。
  可现在,白若兰舍弃了自己全部的股份,只保留了大陆仅有的几个亿资产。

  她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和牺牲,可她得到的是什么?依然挽不回来的亲情。此刻,她突然好象扑进顾秋怀里,大哭一场。
  “糟了!”
  顾秋说,“我们好象又回到了原地。”
  他摸到一个很熟悉的东西,这里是他们的刚才坐过的地方。
  白若兰叹了口气,“我走不动了。”
  “那就坐下来休息吧!”

  两个人挨着坐下。
  白若兰的心思很重,“如果我们出不去了,你会后悔吗?”
  顾秋说,“后悔死了。”
  白若兰心里一沉,可顾秋说,“我怎么不早点的个人陪着你呢?让你一个人进来冒险。其实我和白老先生挺投缘的,没有照顾好你,那是我的错。你一个女孩子,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举目无亲,跟我们这些人呆在一起,你已经很孤独,很闷了,我们却不能理解你,不能照顾你,更不能好好保护你,这是我们的错。先不要说你和从彤是朋友,至少我们也应该是朋友了,但我却没有尽到一个做朋友的责任。”

  顾秋说,“真的,如果让你在这里出事,我可是有很大的责任啊!”
  白若兰挺感动的,眼泪就出来了。提到爷爷,提到自己的经历,一个女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那样无动于衷?
  所以她哭了,把手伸过去,“你不要说了,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好奇,现在不但把自己搭上,还连累了你。”
  顾秋说,“别傻了,我这个人生来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也是我们的朋友,我这样做,无怨无悔。”
  顾秋就说,“当年我还在南川给杜省长当秘书的时候,体育馆塌了,几个孩子困在里面,我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着把孩子救出来,于是我冲进去。”
  白若兰说,“我听芳菲姐说起过。她也挺感动的,说你这个人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人。”

  顾秋傻笑,“也不是,我没这么伟大。只是有时形势所迫,由不得你过多的犹豫。时间就是生命,稍拖延一分钟,他们就多一分危险。”
  白若兰道,“之前我一直很恨你,对不起!”
  顾秋摇头,“说这么多干嘛,只要你现在不恨我就行了。”
  “你怎么说不以后呢?”
  顾秋道,“以后?”他笑了笑。
  白若兰道,“其实你心里也清楚,我们困在这里,很可能没有以后了。”
  顾秋握着她的手,“不过有没有,至少现在我们得活着,努力到最后那一刻。”
  “嗯,我会的!”

  白若兰居然出奇的乖巧。
  顾秋很奇怪,一个平素里冷冷冰冰的女子,能有这么大的转变。其实她骨子里,还是有跟其他女人一样的那种柔情。
  只不过,她们总喜欢用一层冷冰冰的外衣,来武装自己。
  顾秋对白若兰说,“其实这里也不错,挺好的。说不定还是什么龙脉所在。”
  白若兰睁大了眼睛,“你不会吧?难道是看电视剧看多了?”
  顾秋笑,白若兰把头靠过来,“现在我们除了坐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做。”
  顾秋没说话,白若兰幽幽地问,“你说,我们会死吗?”
  “会啊!”顾秋看着头顶,很长的吁了口气。
  白若兰还没有说话,他又道,“每个人都会死,但我不希望是现在。”
  白若兰道,“我跟你说真的,我们可能出不去了?”

  顾秋道,“会出去的,你相信我?”
  白若兰当然知道,顾秋只是不希望她灰心。可眼前的形势,出去的可能性真不大。
  白若兰说,“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你心里跟我一样,同样很绝望。”
  顾秋道,“那倒没有,我干嘛要绝望。能和美丽的新加坡之花死在一起,这也是一种幸福。”
  白若兰叹了口气,“亏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她也望着头顶,“现在我们深入山底,距上面都不知道多深,就算是我们费尽力气,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听见。我估计啊,我们现在这地方,就刚才那么一个小洞口跟上面相通,我们现在就象困在一个葫芦里,出不去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出去了,上面那么多洞,象个迷宫一样,同样很危险。”
  看来白若兰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两人离开的机率真的不大。
  顾秋心里自然更明白了,但他还是没有灰心,“说不定有出口,只是我们没有找到。”

  洞里黑漆漆的,不好找。
  “刚才不是找过了吗?”
  白若兰幽幽道。
  “顾秋说,“好好休息吧,恢复一*力。我们再去寻一圈。”

  白若兰说,“好吧!”
  应是应下来了,但心里真没底。
  她对顾秋说,“万一不行的话,你就把我扔这里吧,这地方不错,象仙境一样。你要是能出去,就一个人先走,毕竟你还有老婆,孩子。”
  顾秋生气了,“你这是说什么话?我能丢下你不管?你可以继续恨我,憎恨我,但不能污辱我,否则我真跟你生气了。”
  白若兰道,“我说的是真的。其实你人挺好的,现在我总算是真的了解你了。”
  顾秋哼了一声,“还说呢,上次那事,你恨我那么久。”
  白若兰的脸,倏地红透了,“能不能别提那事?”

  每次想到那事,她就有些抓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