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先进苦笑,“我们两个这么多年了,你见我什么时候拈花惹草过?”
  小徐道,“谁知道,你们男人的事,从来都是神神秘秘的。”
  万先进道,“放心吧,有你这小妖精,我就是想,也没这个力气。”
  小徐笑了起来,“可你又不天天来,我还不逮到一回是一回。”
  万先进说,“等我们结了婚,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光明正大的。到那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徐扬了扬凤眼,“可不一定,谁收拾谁呢?”
  万先进气死了,“你这小狐狸精,别必我,小心我找几个男人来收拾你。”
  小徐乐了,“我不怕啊,你舍得吗?”

  “你——”
  没折了,没折了。
  小徐也不闹了,安下心来道,“她的事,应该没有人知道吧?”
  万先进摇头,“怎么可能有人知道,这么隐秘。”
  “唉,为了这一天,我可等苦了。还好,她总算是离开了。”小徐看着万先进,“我真是没想到,你这么聪明,能想到这样的办法。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万先进说,“不说了,不说了。休息下。”
  小徐不满了,“好不容易来,就知道睡。哎,你未来的丈母娘要过生日了,送什么给她呢?”
  “这个你看着办,钱不都在你手里吗?”
  “没有一点诚意,人家一个这么大的闺女给你折腾,你一点诚意都没有。哼!”

  看到她撒娇,万先进还真没有一点办法。
  “别闹,我真是没时间。你千万不要给我惹事,现在左书记亲自呆在竹昌,知道吗?如果你要想干什么,必须跟我说。还有,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出去,知道吗?”
  “为什么?”
  万先进道,“你听我的就是,千万不要出去。”

  小徐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你是怕你们那位左书记看上我了,哈哈哈——”
  万先进气死了,拍了她的屁股一巴掌。还真是的,这都能猜中。万先进的确有些害怕,小徐要是被领导看中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小徐,在竹昌这地方,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
  看到小徐这么乐,万先进居然提不起一点脾气。
  时间差不多了,万先进要离开。

  小徐说你等等。
  然后光着身子跑过去,从衣柜里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出来,“这是我给你买的,试试看?”
  万先进一见是名牌,皱了皱眉,“都跟你说过了,不要买这些牌子,用普通的,普通的就行了,知道吗?”
  “那买都买了,怎么办?”
  “送给你弟弟他们吧!”万先进摇了摇头,穿上自己的地摊货。小徐嘀咕着,你堂堂一个市委书记,穿这个怕什么?几千块钱而已。

  万先进道,“你懂什么?下次别给我买这么贵的衣服就是。”
  “知道了,知道了!”小徐又说了一句,“女人要用最漂亮的,衣服穿最丑的。”
  万先进很无奈,捏着她的脸,“你啊——”
  。
  左安邦坐在沙发上,万先进匆匆赶来。
  “左书记,我来了。”
  左安邦看了他一眼,万先进就是万先进,穿得象个农民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
  不管他的模样,还是他的神色,他永远都那么憨厚,皮肤黑黝黝的,一付老实模样。
  左安邦道,“高速公路招标的事情,你要尽快落实,我们不能再等了,多项工作同时进行。务必在明年把公路修通。这是我给众多投资者的一个承诺,也是我给竹昌群众的一个承诺。”
  万先进道,“这个没问题,我会吩咐下去,请书记放心。”
  左安邦说,“明天有客人过来考察,你派一个人给我就行了,你自己去忙其他的。”
  “没事的,我忙得过来。”万先进小声道,“我还是陪在你身边比较踏实。”

  铃——手机响了,万先进马上跑过来,拿起手机,“书记,您的电话。”
  左安邦接过电话,他就退了出去,让左安邦放心打电话。
  “博远,好的,我已经到竹昌了,你明天过来吧!嗯,我等着你。”
  邵博远说,“你怎么提前去了?放心不下?还是那边的干部让人不省心啊?”
  “好的,那就这样定了,我明天赶过来。”
  邵博远挂了电话,嘀咕着,“这个左安邦也真是,太有意思了。自己亲自坐镇,唉,当一把手也不容易啊。”
  邵博远就自言自语,齐雨下班而来,他立刻拉开门迎上去。“齐雨!”
  齐雨一愣,邵博远?
  这家伙怎么来了?贼心不改?
  看到邵博远走过来,齐雨皱着眉头道,“干嘛,有事吗?”

  邵博远笑了,“想请你吃饭。给个面子吧?你看我都这么有诚意,就不能成全我一回?”
  齐雨说,“这跟诚意有什么关系?邵博远,你不要老这样,免得我生气。”
  邵博远说,“喂,你没必要吧?我喜欢你又没有错,干嘛对我冷冷冰冰的。”
  齐雨说,“本小姐喜欢。”
  邵博远看着她,有些不甘心,“我就搞不明白,我哪里差了?身高?长相?背景?怎么看我都不是那种太没档次的人吧?你怎么就不能考虑一下我?”
  齐雨斜眼打量着他,邵博远道,“我知道了,你喜欢那种结了婚的男人。”
  齐雨眉头一皱,“你不服气?”

  邵博远道,“当然不服气。要不你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吧?说出来,我就不缠着你了?”
  齐雨道,“理由?你需要什么理由就是什么理由,懂么?”
  这时,从彤和顾秋走过来了。
  齐雨突然说了句,“走吧!”
  邵博远一下没反应过来,“去哪?”
  “你不是请我吃饭吗?”

  “哦!”邵博远傻兮兮的,拉开车门,让齐雨上车。从彤过来了,“你们去哪?”
  齐雨说,“去吃饭,你们呢?要不一起?”
  顾秋看了眼邵博远,“我们就不去了。不打扰你们。”
  看着邵博远的车开走,顾秋道,“明天我要去竹昌市,有可能两三天才回来。”
  从彤说,你去吧,我把工作调动一下也要时间,刚好。
  第二天,顾秋就去了竹昌市。
  左安邦早在那里呆了四五天,顾秋来的时候,左安邦正陪着那些投资商在考察。
  这天天气不好,下起了雨。
  夏季的天气,这雨来得挺怪的,说来就来了,也不跟人打声招呼。
  顾秋跟纪委的同志开完了会,就坐在那里抽了支烟。

  看到外面哗啦啦的雨声,雨下得很大,非常不利于考察。
  顾秋心里暗道,看来左安邦今天的安排有些失误,下这么大的雨,只怕很多人要淋个落汤鸡。
  果然,电话响了起来。
  铃——铃——顾秋听到自己的手机声,立刻搜出手机,“喂,芳菲姐。”

  夏芳菲很着急,“顾秋,你在哪里?”
  顾秋说,“我在竹昌呢。”
  “那你赶快,若兰的电话打不通了,会不会有事?”
  “啊?她在哪里?”
  “也在竹昌,她说去考察了,电话突然失去联系,急死我了。”

  顾秋道,“等等,她是跟什么人去的?也是左安邦一起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