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8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成德咧嘴笑了起来,道:“你一进来我就发现了,何锟铻准备把我和他女儿都托付给你对不对?”
  李牧野道:“还没到那一步,但他的确有这个意思。”
  袁成德看了看何锟铻,道:“你看来是不愿意跟我一样了。”
  何锟铻摇头道:“我宁肯死了也绝不过一天你这样的日子。”
  袁成德指了指脑袋,道:“这儿不空,身外越简单越好,你就是这儿太空了,才会有那么多不舍和不得之苦。”
  何锟铻道:“你难得清醒,我想请教你,除了跟你一样外,我还有没有别的活路?”
  袁成德道:“千古艰难惟一死,一死百了。”

  这算什么主意?舍得死的话还用找你帮忙出谋划策?估计高人并非这个意思。
  李牧野想到了假死,道:“何老兄恐怕舍不得,而且也未必能蒙混过关,并且目前的局势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袁成德道:“不死还不疯,那就只能做困兽之斗了。”
  何锟铻道:“就怕斗不过人家啊。”
  “你当然没可能斗得过。”袁成德一指李牧野,道:“不然你也不会把他带到这里来。”
  高人果然有高明之处。
  李牧野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
  袁成德又一指何锟铻,道:“他在笼子里的日子不好过,却又舍不得破釜沉舟做困兽之斗,便想做一只鸟儿飞出笼子去,可又不放心那些坛坛罐罐和重要的亲人,于是就想在飞走前做一些交代。”

  李牧野问道:“你觉得他有机会成功吗?”
  袁成德看着李牧野道:“这是转嫁之法,他成功了你就倒霉了,如果你肯接受,就说明你一定是个很有实力的人。”
  李牧野道:“我的确曾经拥有很多财富,但现在都已经不属于我了,严格来说,我手里能直接掌控的资源非常有限。”
  “间接掌控有时候比直接还厉害也更安全。”
  “这就是你跟他不同的地方。”袁成德指了指何锟铻,又道:“你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才没有让那些身外之物成为你的累赘,而他就是因为没有这个魄力才一步步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的。”
  何锟铻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也后悔没有早听你的,当初建设锟铻大厦的时候就应该同意白雪注资。”他说着又沉沉的发出一声叹息,又道:“那个时候我在贵金属行业里刚暂露头脚,正是意气风发想要大展拳脚的时候,不希望自家的企业被她们渗透的太深,一时糊涂啊!”
  李牧野道:“离开钱和权利的滋味并不好受,你当初的选择很难说就是错的,而我现在的做法也未必就是正确的。”
  袁成德道:“时也运也。”又道:“人心隔肚皮,你的玩法比何锟铻的要难多了,他是不舍难保不失,你是舍而不失,比较而言,他的财产是关键,财去人便安乐,而你本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自身一定要非常强大才行呀。”
  何锟铻道:“我这位李兄弟身手非常厉害。”
  袁成德道:“我想也是这样,这位李先生现如今如日方中,地位稳如泰山,权谋智力,体力手段都不是你何锟铻能比的,所以你才会打算把你身上的负担转嫁给他。”
  李牧野道:“金源正何集团在冶金业和贵金属销售行业已经形成完备的产业链,在商业地产领域里也有很好的基础,对我来说不仅仅是负担,也可能是一个强大的助力。”
  袁成德道:“这是个非常危险的游戏,而你也太聪明了,我指导不了你什么。”
  何锟铻说:“大方向我已经有了决断,差的是细节。”

  袁成德道:“细节无外乎人心算计缜密与否,你之前计算不过你的对手,现在也不大可能逃出人家的掌握,除非你有办法让她们对你网开一面。”
  何锟铻道:“我若能舍弃财富自然无妨,可我刀头舔血打拼半生别无所获,就只有这份家业和一个女儿,只希望能把家业交给女儿,又岂能甘心交给他们?”
  袁成德道:“你怕你女儿承担不起?”
  何锟铻道:“虽然我心有方略,却还是想请你帮忙谋划一番,今天特意把李兄弟请来与你见面,三头会面,开诚布公,彼此坦诚相见,商量出一个彼此都放心的法子来。”

  袁成德转而对李牧野说:“劳心者治于人,你跟何锟铻是不同的,帮你谋划事情,就好像谋士遇孟德,太费心力不说还容易多说多错,如果我有什么说错的地方,你姑妄听之好了。”
  李牧野此刻已经完全认可这个高人的身份,含笑道:“您客气,我洗耳恭听。”
  “首先我想知道的是你要的是什么?”袁成德道:“何锟铻当初要的是上岸洗白,现在要的是能把家业传给自己的女儿,你呢?你这个年纪白手起家能有今天想来要经历比他更多风险才有可能,你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当初是为一个女人。”李牧野坦诚道:“如今说不好为什么了,我这个人不想出什么大名,也不太在乎赚到多少钱。”
  “你是一个经常会感情用事的人,但同时又是个充满理性和睿智的矛盾体。”袁成德道:“好坏对错在你心里有一个单独的标准,这一点上任何人都给不了你指导,我只能说你活着是为了身上的情感牵绊,家,国,爱人,兄弟,恩仇,无论哪个方面都可能随时影响你的人生轨迹,所以,我总结你活着就是为了顺心意。”
  “总结的好!”李牧野赞道:“就冲你这几句话,今天我就没白来。”
  一直以来小野哥都不算是一个胸怀大志的枭雄人物。曾几何时,娜娜就是唯一的人生目标。但如今,娜娜已经今非昔比,这段感情也不再是自己奋斗的唯一理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李牧野其实是有过迷惘的。袁成德说的很对,笑把名利做浮云,来去自如一顺心,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状态更洒脱的?
  “多谢认可。”袁成德道:“得你这一句夸赞,要比何锟铻夸百句还提神。”
  这话是在暗讽何锟铻是个傻子好忽悠,得到他认可易如反掌没什么好得意的意思。
  何锟铻道:“你就别损我了,难得你清醒一回,有什么法子能保证我可以安心离开的就快别藏着了。”
  袁成德道:“最好的办法你早就想到了,我能做到的只是帮你实现而已,我想李先生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如果相同的问题是李先生来问我,那我就只有四个字相赠:尾大不掉!”

  何锟铻看了看李牧野,又看看袁成德,二人正相视一笑,那是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显然都已经彼此心中有数。只有他自己一脸懵逼的问道:“到底什么意思呀?”
  袁成德呵呵笑道:“恭喜你啦,要当老丈人了。”
  何锟铻恍然大悟,惊喜交加看着李牧野,道:“这么说你是同意跟晓琪结婚了?”
  李牧野道:“何晓琪是个好女孩儿,年轻貌美,还有几十亿家产做陪嫁,这事儿对我这个二婚男来说其实是高攀了的,如果她没有意见,我就没问题。”
  何锟铻惊喜中带着不解:“你怎么就忽然同意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