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2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连嘬了几口烟,浓烈的白霎从鼻孔溢出,薄唇一松,余下半截坠落下来,他从容不迫抬起右脚,在雪茄即将 没入泥土的前零点零一秒,用脚尖接住。
  冯堂主原本张开嘴要说什么,看到这一幕,忽然停了。
  乔苍摘掉礼帽缓慢抬起头,当他看到我和常锦舟吊在房梁上,眸光出乎意料一沉。
  冯堂主这一招是防止他偷袭抢人,七八米的髙度,他借助什么外力都无法解救,一旦他强攻,我们谁掉下来都要 梓个半死,何况是腹中的孩子。
  贡毛也傻眼了,这一出他们谁都没想到,完全是被冯堂主牵着鼻子走,贡毛看不惯他的囂张,他指着冯堂主的鼻 子冲上去,“老K让你过来挑事,没提前支会你一声你算个什么身份吗?苍哥面前你小子挺揺啊!金三角你混个堂主 ,广东你他妈连地头蛇都不当不上!敢这么对苍哥女人,真以为你稳嬴了?”
  乔苍忽然在黄毛最愤怒时拦住他,一道锃亮的寒光一闪而过,冯堂主不动声色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枪。
  这把枪非常迅速,连零点一秒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对准了我和常锦舟的位置。
  乔老板,玩个游戏吧。
  乔苍干脆利落脱下风衣丢给黄毛,他里面穿了一件很单薄的黑色衬衣,逐渐西沉的阳光笼罩在他身上,衬农紧紧 贴着皮肉,露出结实饱满的胸肌,胸口最津壮的部位被颈间垂下的银色领带遮住,气场冷冽倨傲,他间冯堂主想怎 么玩。
  冯堂主看出他横扫千军的架势,嗤笑了声,“当然不是我和乔老板玩了,对你我丝毫没把握蠃,要是你反过来 千翻了我,我怎么和老K交差?不如玩点对我保险对你也剌激的顶目。”
  冯堂主指了指悬在高空的我和常锦舟,“二选两个女人只能救走一个,这事是乔老板先不地道,破坏了道 上规矩搅合老K的地盘还打了他的人,老K念在你是金三角中国区老大的份儿上,吩咐我对你敬着点,让你自己选 —分钟的时间你给我结果,剩下你不要的那个,我带到老K面前,怎么搞她你甭管这事就算平了 否则金三角还 怎么混乔老板自己掂量你手底下上千人,都要跟着你吃瘪的。”
  冯堂主话音未落,窗外不远处的公路忽然露出一个蓝白色的车头,在昏黄的光束下非常酲目,车头行驶了片刻 ,将整个轮廓暴露,是防弹警车—连三辆,贴有市局的标志,没有鸣笛。
  一般市局出警不鸣笛有两个可能种是防止打草惊蛇,执行危险保密任务,另一种是不紧急,领导到下属区 局巡视显然这边远离市区,绝不会是第二种,铁门外看守的马仔顿时炸毛了,大喊条子来了!泛水了!
  乔苍冷峻的眉眼一沉,压低声音质间,“谁他妈报警了。”
  黄毛表情也很惊愕,斩钌截铁说绝对没人报警。
  混乱之中冯堂主一声令下,四面墙壁人影攒动,乌泱泱足有数十个,手持棍榫砍刀各种武器,排成人海人墙,
  将偌大厂房围堵得C`ha 翅难逃。
  乔苍对这一幕无动于衷,从下车到进门十几步路他早把地形摸得一清二楚,他的哏力和城府怎会看不出这里排兵 布阵的门道选择四面空旷的公路林路,目的就是藏人。
  贡毛没他那么津,他粗略一扫,小声骂了句狗娘养的东西,真他妈毒。
  马仔翻窗而入,跑到冯堂主面前,“十二个条子,一车四个,其中_半是特警打扮,但没开特警的车。”
  冯堂主朝地上晬了口痰,凶相毕露,他咬牙切齿,“乔老板,你在道上是相当有威望的人物,当条子的银钩儿 和他们联手不耻辱吗?你和我搞这一套? ”

  银钩儿是黑话,指诱饵,一般都是涉黑的金盆洗手,投诚到条子麾下帮忙剿人,统称银钩儿,碰上黑道的会挨 死手的。
  乔苍蹙眉,“条子不是我找的,我不清楚怎么回事。”
  冯堂主情绪有些激动,拿枪的手剧烈晃了晃,黄毛担心他擦枪走火,挡在乔苍前头,双眼戒备紧盯他的扳机和 保险栓。
  “人都来了,我他妈怎么信你! ”
  乔苍一脸平静,吩咐黄毛去看看,贡毛拉过一个手下,叮嘱他护好苍哥,然后推门匍匐在一处废弃的土坡上, 用石头做掩护,观望那条空旷无人的公路。
  三辆警车一字竖排,由南向北开得非常快,似乎在赶任务,经过这栋楼正对的交叉路口时,不约而同减速左拐 ,到了平稳大道再次疾行。

  他摸向口袋的手一松,站起来掸了掸土,指着周围剑拔弩张的马仔,“瞎啊?这他妈是找你们的吗?”
  冯堂主见警车呼啸而去,并没有在周边停留,甚至连车灯都没有闪,明显没发现什么情况,更不是奔他们来的 ,他松了口气,挥手示意楼梯和窗外的马仔下去,他舌头抵住牙库,吧唧了两下嘴,“别怪我谨慎,广东地盘上乔 老板玩荫的,我还真招架不住”
  他说着话用枪口挠了挠太阳x`ue 发痒的地方,“既然乔老板信守诺言,我也退让一步,换个玩法,多给你点思考 时间我不看枪口指向,就这么盲打,打到谁算谁,我好歹有点准头,不至于给她们开瓢,顶多皮肉出点血,撑几 个时辰去医院没问题”
  他指着我和常锦舟头顶的绳索,“一人两根,我打断一根,吊在上面的痛苦就加重一倍,如果我开完第一枪, 乔老板还没有做出决定,第二枪是打在另一人绳上,还是同一人绳上,我不保证,如果仍是同一人,两根都断了, 瞬间从八米的高2坠落,乔老板娇滴滴的小娘们儿就剩半条命了 ”
  乔苍面无表情,沉默点了一根烟,不是雪茄,而是非常昔通的烟,他抽了两口哑着嗓子间,“你还想不想撤出 广东。”
  冯堂主说乔老板应该回答我行或者不行,行咱们就玩,不行我直接动手。
  黄毛听出没有商量余地,冯堂主轮硬不吃,压根没打算谈条件,他脸色一变,“冯京科,道上规矩摆得清楚, 不是这条路上的人,就不能用下三滥的招数,苍哥已经来了,要怎么的你开口!是爷们儿咱用爷们儿的方式解决。”
  冯京科露出一丝嗜血的狞笑,“乔老板,道上是有这规矩,但那是对你这样的人物,我一个小堂主没什么势力 ,就算下三滥了谁能拿我怎么着。我也给你交个底,老K在云南照顾我全家老小,事儿给他办漂亮了,我家人才能无 事,他不满意,我就得灭门”

  乔苍夹着烟卷注视他,“你把人放了,我保老K动不了你家眷”
  冯京科放声大笑,“乔老板,你可蒙不了我,道上谁不清楚,你是_丁点小仇都要报的人,我绑了你老婆二乃 ,吊在这里折磨这么久,你会罢休吗?”
  日期:2017-10-0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