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2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用见识吗?”
  常锦舟冷冷一笑,“他来了,你就死定了 ”
  “哦? ”冯堂主似笑非笑,“那就试试,乔老板最好还是不要在我面前玩硬的,否则谁死定了说不准,没点把握 ,我也不会踏进他的地盘。”
  冯堂主的胸有成竹令我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我眼睛在这栋废弃的荒郊厂房专注打量,楼梯隐约能看到人的 脚趾,窗外也有一块类似人的头顶,埋伏不少。
  最主要我发现地上埋着雷线,红色雷线,我跟周容深这么多年,条子搞这个的内幕我清楚,蓝色雷线是响的,杀 伤力很大,红色雷线是闷雷,烟雾大,杀伤力差点,不过炸死人没间题,而且没声音,这边地点又偏僻,几乎不会被 发现。
  道上有规矩,两伙人交锋,如果扣了对方的人交易,绝不能报警,否则直接撕票同归于尽,而且传出去是要毀名 誉的,黑帮的不屑于求救条子,一旦和条子联手,就是他们眼中的走狗。

  所以乔苍来很可能会被陷阱套住,一旦仓库门让冯堂主的马仔堵上,闷雷爆炸,里头的人都活不成。
  他就算再有本事,飞檐走壁也只能救一个。
  我伸出一只脚,在埋线的黄土上踩了踩,脚下的触感告诉我这是今天刚刚翻过的土,绵轮蓬松,没有经过一夜露 水的浸泡而变得黏腻结实,所以雷不深,不仅爆破容易,而且炸的时候,崩起的灰尘也不多,不至于散入空气令人室
  冯堂主身后的马仔看到我在觖雷,顿时脸色大变,指着我嗓音都变了,“别乱动!”

  我脚尖停滞了不到一秒钟,随即毫不犹豫狠踩下去,他瞪大眼睛,鸦雀无声间,他微微一愣,没反应过来,我笑 着说,“怕什么,我踩的是雷尾,不是雷头,你又没点火,炸不了的。”
  冯堂主只顾着应付多事的常锦舟,听到我的声音才意识到角落处始终安静的我,他眯眼看向我,伸手朝马仔要了 一盒烟,他点燃后用力吸了一口,“何小姐。”
  我点头,“冯堂主,久仰
  他挑了挑眉毛,“从哪里久仰我”
  我笑得云淡风轻,“老K家养的一条最忠诚也最愚蠢的狗。”
  他表情有些沉下来,我不慌不忙说,“世上不缺逞英雄的人,只缺真英雄。你自以为依靠老K,做什么都是为他 办事,他就会保你,他只是把你推出来当枪使。成了他捡便宜,败了你自己死。他在金三角被乔苍手下和缉毒警打得 节节败退,退出了中缅边境,喘息这么久才敢回来,他不是唯一的霸主,他只是金三角几大头目之一,而且这是广东 ,不是缅甸,金三角那套狠打狠杀的路子,从踏入内地,你就该收敛”

  冯堂主叮着我看了一会儿,我的沉着冷静,5里智从容,令他脸上森森的冷意逐渐加重。仿佛撕掉了笑面虎一般的 面Ju,露出真实的残暴的皮骨,我没有任何惧色与他对视,常锦舟终于后知后觉看出这伙人的歹毒,她下意识朝我身 后挤了挤,用我的身体挡住她。
  冯堂主喷出一口白雾,舌尖舔过泛黄的门牙,“果然是个硬茬子,你倒是挺镇静的。”
  我维持这个姿势有些累,换了个角度动了动筋骨,他将烟网在嘴角,向上渗出的霎气熏得他眼睛眯起一条缝。
  “只身一人闯老K的毒窟,把世哥耍得团团转,差点栽在你手里,你在金三角也算扬名立万了。女人像你能耐这 么干脆的,我还是头一回见。”
  我看他口气不对,似乎黑上我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立刻嘴上服轮,媚笑着说,“再厉害不也被你绑了吗。所 以冯堂主,是我见过的比我这个扬名立万的女人更有能耐的男人”
  他沉默几秒哈哈大笑,烟头从他嘴里坠落,掉在一堆枯萆上,燃起一片火势,阻隔着我与他之间,将我们瞳孔内 对方的脸映照得通红。
  马仔灭火的同时,冯堂主吩咐其余四个人将我和常锦舟吊起来,吊在一根木桩横成的房梁上,正对着大门口。
  粗大的麻绳勒在胸口和手臂,吊起七八米的髙度,巨大的下坠力几乎将我身上的裙衫割破,我和常锦舟揺揺晃晃 ,谁也靠近不了彼此,都在髙空中浮荡,没有支点,犹如浮萍。
  对未知命数的恐惧令我们都有些惊慌,她由于呼吸不畅声音传来得断断续续,“是不是你连累了我。”
  我侧过脸看她,她眼底是对我的深恶痛绝,“如果不是你闯去金三角为周厅长报仇,得罪了这伙人,我根本不会 吊在这里,他们原本记恨的人就是你。”
  我笑说是这样,可老K和乔苍本身也水火不容。
  “你还狡辩什么,你连累的何止是我们两个,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就算你无所谓我的,你自己的已经四个多月, 他很有可能撑不住这样的悬吊。”
  我紧盯那扇空荡的门,心里祈盼乔苍快点来,脸上面无表情,“经不起风雨,就不配做我何笙的孩子。”

  我说完冷笑,“常小姐还是担心自己的吧,一个多月是胎儿最不稳定的时候,你比我更危险。再说你不是想要嫁 祸我吗,天赐良机,看来苍天都可怜常小姐的苦心孤诣,为你指路来了。”
  常锦舟咬牙切齿,“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狠毒的。世上女人多么蛇蝎总还有点心,你却连心都没有。”
  “常小姐敢保证,以你今日能不能安然无恙离开这里起誓,你腹中真有货。”
  她面不改色说,“当然有,苍哥那么津明,我骗也骗不了 ”
  我蹙眉,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汽车鸣笛的响动,尖锐剌耳,划破长空。接着铁门被人踢开,一个马仔拎着 另一个马仔的衣领,将他扔在地上,倒地不起的马仔嘴里喷出一口血,艳红浓稠的血,溅落在不远处刚刚扑灭的稻草 上,触目惊心。
  他手朝后面逼近的人影指着,奄奄一息说,“乔苍来了…”

  他说完脑袋一沉,彻底不省人事。
  冯堂主从椅子上缓慢起身,迎面凝视一身黑衣进入的乔苍,他戴着旧上海时期的宽檐礼帽,遮住了半张脸,将浓 黑的眉宇与深邃的眼眸埯盖,粗大的雪茄含在唇齿间,脚下的皮鞋一步步踩过灰烬,沙尘,泥土和血迹,一丝不沾染
  烟雾缭绕他清冷的脸孔,他自始至终都低垂着头,身后随行的人除了黄毛,只有两个马仔,门外进来一个手下, 脚下生风一般,走到冯堂主跟前,小声说,“没人”
  冯堂主间他看仔细了吗。
  手下说方圆十几里地都没有,再远点短时间也不可能赶得过来。
  冯堂主挥手让他下去,大门从两侧往中间合拢,将外面的光束阻挡,他笑了声说,“乔老板,很有气势,连人都 不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