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0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田光,他还是如此强势,我有点无奈,我知道,终究有一天,他会回到以前,成为那个无所不能,又无恶不作的田光,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干掉他第二次。
  我点了点头,田光离开了,当他走了之后,他们几个才进来,我靠在沙发上,所有人都看着我,马玲说:“你就这么让步?你怎么把总锅头的位置给他?”
  我说:“别废话,这是最好的结果,难道不是吗?阿宝,去跟着田光,以后你就是他的人了,他走到那,你跟到那,有什么吩咐,你就照做。”
  “是,师父,可是师父,我要不要,跟你,汇报?”阿宝说。
  我有点恼,我说:“汇报什么?他是我大哥,是你老大,有什么需要汇报的吗?他有什么事不会跟我说吗?我有什么事,不会自己问吗?滚。。。”
  阿宝吓了一跳,急忙走了,屋子里的气氛,有点生硬,我敲着腿,心里变得有点难受,端起来酒杯,喝了一大口。

  我看着他们都在看我,我说:“看什么?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
  几个人都无奈的耸耸肩,离开了包厢,很快包厢里,就只剩下我跟马玲了,她坐在沙发上才,抽着烟,手里摇晃着酒杯,我沉默着,房间很昏暗,马玲喝了一口酒,说:“我觉得,他不会甘心的,你应该趁着现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找人砍死他,你要是做不了,我来做。”
  我说:“闭嘴,我的事,我会解决,之前商量好的,田光我来搞定,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忘了今天的事情,也不要想以后关于他的事情。”
  马玲看着我,笑了一下,站起来,喝了一口气,骑在我身上,直接吻过来了,我尝着她口中红酒的甘烈,吻着那霸道的吻,双手朝着她的后背抚摸着,她突然发疯一样的撕开我的衣服,很暴躁。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很饥渴啊?”
  马玲蹲下来,解开我的皮带,说:“如果可以,真想把你们两个都弄死,你们真的让我太难受了,我的心里,就像是被两块大石头堵着一样,真想把你们都给切了。”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感受着那炙热又疯狂的爱,我咬着牙,田光,我希望我们是兄弟,我希望,你给我的,我接受,我给你的,你也接受,否则,我们两个终究会有一次大战的。
  我抚摸着马玲的头发,心里有点担心那个陆拾鱼,我没有要把他怎么样,她是个女明星,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闹出去,田光就麻烦了,他是保外就医的,如果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进去的。

  难受,真的难受,真的不让人省心,人心,就是这样,拿的起,放不下,放的下,逃不过。
  造成,阳光照射进来,我站起来,拍拍马玲的屁股,她没有理我,我穿上衣服,走到落地窗前,她的别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昨夜我又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毛头小子,纵欲,贪婪,不顾一切的熬夜去玩,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在脑后,只要快乐就行了。
  我走出去,看着池子里的锦鲤,妈的,这是锦鲤?我看有点像是鱼干,我拿着鱼饲料,朝着里面撒了一把,锦鲤翻腾起来,争抢鱼食,这群鱼,真的可怜,跟了马玲这样一个女主人,如果不是自有生态系统,估计他们早就饿死了。
  我的手机响了,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田光回来了,他要从我这里拿两百个人。。。”
  我听着是阿福的声音,就捏着眉头,我说:“给他。。。”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很快我听到五叔的声音,他说:“邵飞,你有没有搞错啊?他怎么突然出来了?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啊,而且还要拿人,妈的,这几年牢做的,他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啊,还是那么趾高气扬的,邵飞,我跟你说,你要小心啊,万一。。。”
  “五叔,你们几个放心,没有万一,一切我担着,出事,我邵飞扛着,我扛的起。”我说。
  几个人听到我这么说,就纷纷挂了电话。
  我看着锦鲤,都在水面飘着,张着嘴,马玲走了出来,她在家里, 是那么的放肆跟放松,什么都不穿,走到我面前,说:“邵飞,不只是我一个人担心。”
  我看着她的身材,很好,真的是个丰满的少丨妇丨,我走到他身边,指着水里的锦鲤,我说:“看到了吗?”
  马玲皱起了眉头,不理解我的意思,我拿起鱼食朝着水面撒了一把,水面立马沸腾了,所有的鱼都开始抢食吃。”
  “现在,我手里有鱼食。”我说。
  说完,我就把鱼食放在马玲的手上,在她嘴上亲了一下,然后离开了她的别墅,我说:“穿内衣吧,都他妈下垂了。。。”
  不管田光内心多么的不甘跟想要夺回以前的势力,但是,所有的鱼食都在我手里,他能怎么样?我给他,他才能有,我不给他,他就什么都没有!

  长大了之后,总觉的时间是他妈的最假的东西,总觉得活在昨天,总觉得今天的事情,跟昨天发生的几乎一模一样,有时候,看着时间,总觉得好像过了,又好像没过一样。
  我擦着相片里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妈妈,这张照片是我进大学的时候,跟我爸爸妈妈一起拍摄的,照片里的妈妈笑的很开心,没有白头发,皮肤还算是挺好,但是昨天看到妈妈给啊召喂饭的时候,那双手,都能把啊召给拉哭了,那头上的白头发,也多了一层。
  时光啊,你真的让人不明觉厉啊。
  我放下照片,陈玲从床上下来,这两个月来,我都在昆明,不管珠宝街那边如何炸锅,我都没有管,不管他们如何要我尽快履职,我都没有去。

  陈玲看着我盯着照片许久,就笑了一下,说:“都五个月了,你第二个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你大儿子都大班 了,马上就能上小学了,时间真快啊,我们也三十了。。。”
  我听着这句话,尤其的感慨,是啊,说马上三十,其实已经三十了,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这个数字而已,真的,仿佛隔世,之前,我还觉得我只是个大学生,但是现在,我已经是个三十岁,马上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陈玲摸着我的头,说:“阿默已经被送回来了,在医院里,那些精神病机构在没有得到资金的支持之后,真的就把阿默给送回来了。”
  我笑了一下,我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精神病不会在精神病医院里,正常人反而会进去,一切,都是钱闹的。”
  我坐起来,摸着陈玲的肚子,怀过老大的他,没有那么紧张了,现在他全心在家来,什么都不做,专心待产,这样挺好。

  她说:“这两个月,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吗?什么都不做,公司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协会的人请了一遍又一遍,但是,你都给推了,天天窝在家里。。。”
  “看着讨厌了是不是?”我问。
  陈玲点了点头,说:“是的,虽然还是那么帅,但是,给我点自由空间吧,你去工作吧,求你了。”
  日期:2017-09-16 07: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