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5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斜眼看她:“有什么好处?”
  “喂!以咱们之间的关系,你居然张嘴就要好处,是不是太过分了?”
  “咱们什么关系?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凭啥女朋友的闺蜜就不能要好处了?又不是可以睡的那种闺蜜。”
  “你……你怎么这样?”夏愔愔有些急,“你今晚没有带女伴来,瑶瑶也不在,顺便装一下我的男朋友会死吗?”
  “会!”萧晋拒绝的斩钉截铁,“瑶瑶虽然不在,可我大姨子在,冰冰也在,雨娇姐可能也在,要是被她们看见我跟你亲密,信不信明天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去磐龙江里捞我了?”

  “呃……你要是怕她们误会,我可以负责帮你解释呀!”
  “打住!这事儿是你求我,解释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怎么听起来像是你在为我解决问题似的?”
  “好吧好吧!只要你愿意当我几个小时的挡箭牌,一切因此而产生的需要善后事宜,都交给我来做,成吗?”
  萧晋吧嗒了一下嘴,眯眼瞅瞅不远处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问:“对方竟然能把你夏大小姐逼到找外援的地步,什么来头?”

  “放心,”夏愔愔说,“要真是身份地位很高的二世祖,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哦?”萧晋来了兴致,“既然不是什么权力二代,那你怕个什么劲儿啊?”
  夏愔愔愁眉苦脸的喝了口酒,说:“他爸跟我爸是发小,而且还救过我爸的命,我怎么好给人家脸色看?”
  “明确拒绝,不算是给脸色吧?!”
  “你以为我没有做过么?可关键是人家不在乎呀!话说,你们男人为什么总觉得只要你们锲而不舍,女人就终究会被你们打动呢?”
  “那是因为你们女人太善变了,从来都没个定性,一开始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所以,一般人自然不会试都不试一下就放弃。”
  夏愔愔一滞,随即便有些恼羞成怒的掐了他一下,愤愤的质问道:“朋友有难,你居然还有心思跟我辩论,要不要脸?”
  这就是女人,当她们没有理的时候,“要不要脸”和“是不是男人”就会成为最大的理。
  萧晋很想说自己不要脸,但鉴于过几天还需要这个姑娘配合做一件大事,不能得罪,只好长叹口气,道:“好吧!我考虑一下,你先告诉我那家伙是干嘛的。”
  一听他终于答应下来,夏愔愔的笑容就回来了,招手让路过的一个侍者停下,从托盘上拿了两杯酒,一杯殷勤的放在他面前,一杯自己抿着,回答说:“他叫聂逸尘,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硕士,刚刚毕业回国,目前在他自己家族企业的设计部门任职。
  为人性格有些高傲,虽然没到低情商的地步,但确实不怎么讨人待见。
  哦对了,他对自己的身高非常敏感,听不得半个‘矮’字,所以,待会儿如果你们有交流的话,千万不要跟他讨论身高问题。”
  萧晋嘴角一勾,又打量了一下那个人,就点头笑着说:“嗯!目测撑死不到一米七的样子,作为男人,这身高已经算得上三等残废了,怪不得他会自卑。”
  夏愔愔闻言心里一咯噔,就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喂喂,你为什么会笑的这么贱?”夏愔愔一脸警惕的看着萧晋,“我找你帮忙只是希望你当个挡箭牌,可不是让你跟人找事儿的。”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咧嘴道:“别说废话了,咱们先谈好处吧!”
  “不是吧?!”夏愔愔瞪大了眼,“你还要好处?”
  “为什么不要?都说了亲兄弟明算账,你可是瑶瑶的闺蜜耶!咱俩之间,似乎不适合人情债,还是清清白白的比较好。”
  “清你妹!白你妹!”夏愔愔气的踢他两脚,怒道,“姑奶奶竟然会认为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好友,真是瞎了眼!”

  说完,女孩儿就气鼓鼓的走了,萧晋也不拦着,呵呵一笑,就低头继续吃自己还没吃完的龙虾钳子。
  “先生你好!冒昧打扰了,我可以坐下吗?”
  刚吃了没多久,身前又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抬头一瞅,发现赫然正是那位油头粉面的聂逸尘。
  离近了看,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的相貌极好,眼睛不大,但很明亮,鼻梁高挺,脸颊瘦削有棱有角,看体型虽然不高,但并不瘦弱,很有些希腊雕像男神的味道。
  就外表来看,此人唯一能挑出毛病的地方,就是头顶那一丝不苟油光发亮的头发了,但这只是萧晋本人的主观好恶作祟,因为按照西式宴会的礼仪规矩,男士是必须把头发打理的不能有一丝乱发的,哪怕你的发际线高到了天上,也得规规矩矩的用发油梳出大背头来。
  “这地方不是我的,沙发也不是,所以,随便!”
  萧晋的回答很不客气,聂逸尘却只是眉毛微微一挑,便微笑着坐下,还道了声谢。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聂逸尘,先生贵姓?”

  萧晋咔吧咔吧的掰着虾壳,头都不抬的说:“免贵,姓萧。”
  “萧先生,您看起来好像很忙,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请问,您和刚刚坐在这里的那位小姐是什么关系?”
  嗬!这就到戏肉了?还是个挺干脆爽利的爷们儿嘛!
  萧晋心中冷笑,塞到嘴里一大块雪白的虾肉,漫不经心道:“这好像不关你的事。”

  聂逸尘的涵养很好,神色中没有一丁点的不爽或不耐,反而微微歉意道:“哦抱歉!是我没有把话讲清楚。这么说吧!如果萧先生和那位小姐的关系很亲密,那就当我根本没有过来过;可要是你们之间只是朋友,那我希望萧先生能答应那位小姐的要求。”
  萧晋咀嚼虾肉的动作一停,终于转过脸,诧异的看着聂逸尘问:“你知道她跟我提的要求是什么?”
  “能够猜到一点,”聂逸尘淡淡一笑,说,“无非就是希望萧先生能够暂时冒充一下她的亲密伴侣,要是我对她的了解没有偏差的话,或许她还会提醒萧先生,说我特别介意自己的身高,最听不得别人说我矮。”
  萧晋愣住,好一会儿才咽下嘴里的虾肉,失笑道:“这么说来,聂先生其实并不喜欢愔愔?”
  “也不能说不喜欢,”聂逸尘抿了口酒,说,“只不过,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彼此连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知道,太熟悉了,就像亲人一样。这世界上,从来只有爱情变成亲情,哪有亲情变成爱情的道理?”
  “那她拒绝了你,你干嘛还要不依不饶的纠缠?”
  “因为我的母亲。”聂逸尘叹息一声,说,“她很喜欢愔愔,早在十几年前就拿她当儿媳妇儿看待了,我不想让她伤心,所以只能努力的做做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