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死死揑住杯子,用力到浑身都在颤抖,宝姐将我手指一根根掰开,她握住放在唇边轻轻吹着,“挣扎,也理解你所有放不下和舍不得,如果给我选择,一个是娶我爱我把全部遗产都给了我的丈夫, 带走呵护我,即将为他生儿肓女的男人,我绝做不到你这样平静理智,我一定会把自己逼疯的。”
  我摇头说我没有你看到这么理智,我也疯癫过,是乔苍始终在让我依靠,我才没有穷途末路。

  我说完这句身体一僵,宝姐也意味深长松开了我的手,我们无声沉默很久,我吃光杯里的乃酪,
  出,好像只是在完成一个任务,我抬起头间她,“不跟马局长你以后做什么。”
  她满不在乎哎呀了一声,“还能干什么,继续老本行。你替我出了气,阉了那王八羔子,我脸面 背后说三道四我装没听见,在圈子里二十年,捡了多少条命,只当嫖了一次娼。”
  “因爱生恨的故事听得还少吗?你单方面不跟他了,他是市局局长,扫黄归他管。”
  宝姐嗤笑,“你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啊,他这人最窝囊了,本事没有,就会见风使舵,靠溜须拍 比谁都怂。江南会所是乔先生产业,别说他,省厅有几个人敢扫。我看开了,男人靠不住,有权的太毒, 息,这世上没有两全其美,只有你适应,适应不了就一拍两散。”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许多人生来就是辜负别人,也被人辜负,没有永远的无恙,也没有永远的无愧。
  她在我背后声嘶力竭的喊叫,哀求我不要辜负乔苍,我没有回答她,仓皇逃走,因为我回答不了,
  他诱惑一个有夫之妇,我勾引一个有妇之夫,我们罪大恶极天理不容,在违背人伦的漩涡里哪能不辜负-
  我和宝姐从冷饮店出来,她开车去江南会所,送走她后我找了几个角落都没有找到司机,车也不见了,厂._ 在店铺后面的死角发现,车停的位置很怪,而且没上锁,我拉开看到裏着方向盘的海绵上有很深的抓痕,
  一场搏斗。
  我心底一沉,急忙钻出要转身离开,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行动,脑袋就被一只口袋套住,陷入一片 我手臂奋力挣扎,仓促间抓住了一片衣袂,质地是亚麻布,身板很宽,应该是男人,而且还是练家子, 什么,脖颈被重重拍了一下,整个人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后脖颈撕心裂肺的巨痛惊醒,好像骨头断了一样,我痛苦睁开眼,一股浓S 面而来,我毫无准备,顿时被呛得猛烈咳嗽。
  我颤动的同时感觉到身体充满了束缚和禁锢,两条手臂被反绑在背后,胸部也勒住了一根绳索,
  架。
  连司机是我的人都一清二楚,先解决了他再来搞我,一定是跟踪很久,对我的身份了如执掌,a
  要么对方很厉害,要么就是奔着死来的。

  我不断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视线里是大片荒芜的草垛,破桢的麻袋,动物尸体以及血迹,一 顶,一座颓败的铁梯,四面墙壁都有窗户,玻璃碎裂,糊着一层白纸挡风,白纸被风吹烂,露出好大的:
  窗外很荒僻,我张望的方向廖无人烟,只有树,很久才行驶过一辆车的公路。
  头顶的砖石往下掉落尘土,一面面硕大的肮脏的蜘蛛网,铺天盖地足有几百张,看得我头皮发麻。
  我环顾四周惊讶发现跌坐在墙角处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同样被五花大绑的常锦舟。
  她竟然也被掳来了,她什么时候出院我都不知道,对方梢息比我还灵通。
  我怕招来绑匪不敢大声,只能很克制喊她名字,她还在晕睡,我朝她的方向艰难挪动,用头狠狠撞她昏迷前憋了口气,直接呛出来,缓缓清醒。
  与此同时柱子后打牌的几个马仔也起身过来,他们脸上浮现出猥琐的Y`in 笑,指着我和常锦舟哈哈大笑, 嫩,真是漂亮,你说咱那破地方见的都是什么东西,黑不溜秋,一身零碎叮当响,市里好货多可又不敢去, 盯上,真他妈窝棄!要是能让赌主把她们赏给咱,既打了乔苍的脸,还能过过瘾。”
  常锦舟刚獅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听到男人的圬言秽语,立刻脸色一变。
  “你们敢绑架我?是眼瞎了还是活腻了,连我父亲和丈夫是什么人都没有打听清楚,就跑来自找死路。

  大毒枭老K。
  原来是老K在缅甸的余党进广东为他讨颜面了,难怪这么肆无忌惮。
  听说韩北矫勇善战,乔苍把他留在云南,和老K从缅甸偷渡进来的马仔打得很激烈,那些马仔之前都是特种兵, 退役了跟着老K的下线贩毒,身手相当厉害,一个打十个不成间题,老K就是奔着把乔苍的手下团灭掉的目的来的,没 想到韩北懂策略,玩智斗,三十多人愣是把对方一百个特种兵给顶住了,双方打成平手。
  老K学津了,不再硬碰硬,搞不了乔苍就迂回战术搞他身边的女人我想到这里心口不由一抖,身体也跟着抽搐 了两下。

  马仔离开后,手下从角落搬出一把椅子放在冯堂主身后,他在我们对面坐下,问渴不渴。
  他挥手示意手下倒水,也不知从哪弄来的,碗口还浮着一层灰尘与油花,十分恶心,常锦舟原本渴了,她看了_ 眼那碗浑浊的水,当时就柳眉倒竖,“你玩我?”
  冯堂主笑说我怎么敢玩乔老板的夫人,可这种地方,哪有千净水喝,能解渴就不错了,不喝拉倒。
  他话音才落,马仔直接把水泼在了常锦舟脚下,沾湿了她的鞋子。
  常锦舟知道他是故意的,脸色非常难看,她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给我解开绳子,你们这么多人,我一个弱女 子跑不了。难道你们连看住人的能耐都没有,还出来混什么”
  冯堂主说跑是跑不了,可绳子也不会解,乔老板来了,我给他选择权,他提出带走谁,谁就毫发无损,绳子想绑 着都不行,可留下不要的那个,我们就带回去给老K处置。
  他说完咧开嘴笑,“下场会很惨”
  他身后的马仔见他笑,也跟着一起笑,空旷破败的厂房顿时笑声冲天,有些恐怖。
  冯堂主摘下腕子上的佛珠,勾在指尖转动把玩,“这行有这行的门道,谁也不能违背。人我既然绑来了,就是我 的本事,按照老K的规矩办,乔老板不能玩横的,他如果玩儿,我随时开枪,死了到条子面前也算他的。”

  他朝前欠了欠身,目光在我和常锦舟脸上来回游荡,“老K很仁义,不论今天你们谁成为了他不要的弃子,最起 码死得明明白白。道上传言乔老板对女人很薄情,前一刻还趴在她身上爽,后一刻就丢在乱葬岗。我还真没见识过, 你们应该也没有,今天见识一下。,,
  日期:2017-10-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