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8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道:“你琢磨钱袋子,我琢磨人心,这时代四平八稳,注定不属于你。”
  何锟铻叹了口气,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做不到张海潮那么下作去入赘。”
  “没人能万寿无疆,活的再长,若是心里头不痛快也是没意思,张海潮之所以戾气那么盛,想来在家里的日子也不会太痛快了。”李牧野道:“跟他比,你的修养要高深太多了。”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何锟铻摆手道:“我的才具其实很有限,也就是胆子大一些,如果不是遇到了一个聪明人,根本走不到今天。”
  “早就听人说你背后有个高人,我一直以为是陈淼,看来另有其人?”
  何锟铻回首看了一眼山门。
  李牧野不由大为好奇:“难道这位高人在这里?”
  高人并不高,就算不区分男女以全体国人平均身高为标准,眼前这个四眼仔也是拉后腿那个序列当中的。而且这个高人有点年轻,貌似比李牧野大不出十岁去,而且长的猥琐无比。头颅特别大,眯眯眼,大鼻头,雷公嘴,一脸的痘子。身上衣邋遢肮脏散发着臭烘烘的气息,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竟是被关在笼子里的。
  何锟铻探手一指说:“你也看到了,是个精神病。”

  精神病怎么会成为改变何锟铻命运轨迹的高人的?李牧野诧异之余凑到笼子边好奇的打量这个人。
  “当心他吐你一脸口水。”何锟铻提醒道。
  “没事。”李牧野摆摆手,对着笼子里的高人问道:“请教贵姓高名?”
  “我不告诉你。”四眼仔傻笑起来,露出满口黄板牙,嘻嘻哈哈冲着何锟铻勾勾手指,道:“你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何锟铻有点诧异他怎么没冲李牧野吐口水,往前凑了几步问道:“袁成德,你要告诉我什么?”
  “你再凑近些,我悄悄告诉你。”疯子袁成德说道。
  何锟铻摊手苦笑,主动把身子凑到笼子外。

  “呸!”一口青黄色的浓痰吐在他脸上,笼子里的袁成德拍手称快,哈哈大笑道:“傻瓜骗傻瓜,你比我傻瓜。”
  何锟铻显然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不动声色的取出手纸擦掉浓痰,对李牧野苦笑道:“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子。”
  李牧野点点头,道:“看样子病的不轻。”
  何锟铻道:“别看毛病大,明白的时候却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你慢慢说,我听着呢。”李牧野看着笼子里的袁成德说道。
  “说起来他也是个可怜人,九十年代初那会儿国家搞了个超级天才计划……”
  袁成德是湘西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这小子从小就聪明,有过目不忘的天赋,五岁上学,九岁就跳级到中学,十五岁那年被选进科技大学的超级天才培训班,可谓是少年得志,前途无量。
  曾几何时,也是整个社会都羡慕的一小撮成功人士之一。
  何锟铻介绍起袁成德的过往,不胜唏嘘感慨,说道:这小子十七岁那年爱上了一个学姐,苦追不得反因为长相问题被羞辱一番,一怒之下就把那女孩子鼻子给咬掉了,打了一场官司后,学校认为他情绪太不稳定,把他给退学了,父母因为失望透顶,就决定放弃他,全力培养他弟弟。那一年他们家突然失火,父母和弟弟全都烧死了,只有他安然无恙。
  那件事以后,他父母的单位领导可怜他,就给他安排了一个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这小子就在图书馆里天天看书,有一天突然从图书馆里跑出来,大白天追一个小姑娘耍流氓。被众人扭送到派出所以后就成了疯子。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李牧野更关心的是这个人究竟高在哪里。
  何锟铻道:“因为是疯子,所以没判刑就给放了,工厂把他给开除以后,这小子就开始流浪生活,辗转讨饭来到上海,而后被这寺庙里的澄空大师收留,以抄经为生,当时我还在跑船,听到澄空大师替人解惑的名声,便来寺庙里找成空大师请教,我对大师说想要金盆洗手回头是岸,还没等大师说话,他在一旁忽然放下毛笔说了一句,彼岸在前,回头不如上岸。”
  “什么意思?”李牧野一下子没能理解。
  袁成德忽然说道:“意思就是他在苦海里走的太远,没机会回头,只能指望彼岸在前。”
  这貌似又正常了?

  何锟铻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当时大师也是这个意思,我就决定不回头继续做海上买卖,后来陈淼找上门来请我帮忙从南洋接货私运一批设备,那件事办成了,我才得到了一个上岸洗白的机会。”
  “一头猪被养的又大又肥,眼看着就能吃肉耗油,却妄想回头是岸?养猪人和屠夫们会答应吗?那时候你身上唯一的价值就是那条别人不敢走的海路,走下去就是你的宿命,唯一的活路。”袁成德扬声说道。
  “那你倒再说说看,我现在的活路在哪里?”何锟铻眼睛一亮,激动的问道。
  “我在笼子里,你在笼子外。我在笼子里喜,你却在笼子外忧。”

  笼子里的袁成德指着何锟铻笑着说:“你说,到底咱们俩谁在笼子里?”
  李牧野蹲在笼子旁边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在读书想事情啊。”袁成德道:“太多事需要想明白啦,只好在笼子里慢慢想,不然的话就要管不住自己了。”
  “读书?”李牧野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笼子。

  “对啊。”袁成德一指自己的脑袋,道:“好多好多书,全都在这里呢。”
  “佩服。”李牧野问道:“那你现在想明白没有?”
  “没有,永远也想不明白。”袁成德道:“不过没关系,那就想到死,澄空老和尚不就把自己想死了吗?”
  何锟铻没好气的:“大师是被你给说死的。”
  袁成德不服气道:“他心中无魔障,怎么会被我说死?他利用我欺世盗名,最后迫不得已,宁愿坐化圆寂来保全佛门禅林的清净名声,也算大勇之士了。”说到这里顿住,叹了口气,道:“不管怎样,他也算是光明纯净之人,可惜了。”
  何锟铻道:“大师收留你一场,就算私德有亏,最后也总算用生命洗刷了,你难道还不能原谅他吗?”
  “我都没怨恨过他,又何来原谅的说法?”袁成德蹲在笼子里,认真的说道:“外面是个臭气熏天的大笼子,我用这个小笼子把自己跟外面隔起来,你说我这个主意棒不棒?”他看着李牧野说道:“我们说的老和尚逃不出外面的笼子,所以把自己给搞死掉了,可他要是肯跟我一样钻进笼子了过活,你说他还会不会死掉?”

  “不会。”李牧野道:“但这种自由的方式却不是谁都能享受的,比如我就不成,估计何老哥也够呛。”
  日期:2018-02-17 09: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