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1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雨苦笑了声,“还好,我跟她说过了,她应该不会怪你了吧!”
  顾秋嘴上说没事,没事,不用解释的。

  齐雨呢,在心里嘀咕,还不用解释,她的脸都变成那样了。算了吧,她就挂了电话。
  顾秋知道从彤跟白若兰在一起后,驱车赶到酒店。
  叮当——叮当——按了门铃,白若兰道,“他来了?”
  从彤没有说话,坐在那里不动。
  白若兰走过去开了门,顾秋站在那里,目光盯着白若兰。白若兰看了他一眼,扭头回到沙发上坐下。
  顾秋来到从彤身边,“跟我回去吧!”

  从彤说,“我在这里挺好的,跟若兰说说话。”
  顾秋道,“有什么明天不能说吗?走吧,走吧!”
  从彤不干,白若兰坐在那里,也不吭声。
  顾秋心里有些恼火,你就不能劝一下她?白若兰呢,把头偏向一边。顾秋拉着从彤,“走啦!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回去!”
  没想到从彤一挥手,刚好打在顾秋头上。
  本来也是无心的,可没想到这一抽手,打得极重。
  顾秋眼前一黑,咚——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栽了下去。
  从彤这下慌神了,看到顾秋突然倒下去,吓得赶紧跑过来。“若兰,他这是怎么啦?”

  白若兰早将目光投向窗外,听到咚地一声,猛回头一看,糟了!
  她也赶紧过来,“喂,你醒醒,你醒醒。”
  白若兰慌神了,摇晃着顾秋。
  从彤也一个劲地大喊:“你不要吓我啊,大坏蛋,大坏蛋!”

  可任她们两个怎么喊,顾秋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快,叫救护车!”
  呜呜呜呜——救护车响起,顾秋被推进了急救室。
  这下从彤慌神了,白若兰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白若兰安慰道,“别急,医生正在想办法。”
  从彤说,“我就这么打了一下,也没多大的力啊?他怎么就晕倒了呢?”
  白若兰说,“可能是他原本就有旧疾吧!”
  从彤一下想起来了,“对,对,他本来就有旧疾,他脑内以前的问题,不知道有没有完全好。”
  “若兰,要是他真的出了事,我和若安怎么办?”
  从彤急得哭了,白若兰很紧张,她也一个劲地在后悔,难道自己打他那一棍,有什么后遗症?
  今天打过顾秋的,可不止从彤一个人。要说从彤刚才这一下比较重,那应该是白若兰的更重。
  这一棍敲下去,顾秋当场就晕倒了。
  两人都十分焦急,从彤突然想起一个人,“对了,快,给蕾蕾,老神医打电话。”
  白若兰也急了,拿出手机给蕾蕾打电话。
  蕾蕾听说顾秋又晕倒了,吓了一跳,“好的,我马上过来。”老神医不在,他可没这么快赶过来。
  蕾蕾跟夏芳菲说了一声,匆匆朝宁德市医院里赶。
  急诊室里,医生也很紧张。
  病人的身份可是纪委书记,一个副厅级干部,他们可不敢丝毫怠慢。
  给顾秋做了脑部CT,几个专家围在一块分析。“估计还是这个问题引起的。这应该是以前的旧疾,只是又被激发了。应该说,今天他的脑袋受到过多次撞击。”

  医生是这样分析病因,出来的时候,两人急急赶过来,“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把情况说明了之后,两人面面相觑。
  “那有什么办法吗?”
  医生说,“按西医的说法,最好是手术治疗,可他这肿块的位置,不好下手,搞不好会出问题。手术的把握不是太大,要不建议保守治疗。”
  保守治疗就是不开刀,用中药调剂。从彤急了,“不是说以前的毛病已经好了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医生摇头,“他应该是脑部受到撞击或其他原因造成的。”
  顾秋的脑袋,还是当年救蕾蕾的时候,摔了一下,一直落下了病根。以前一直有些头晕,后来几年没什么事了,他也没有在意。

  今天突然发生这事,从彤就有些不知所措。
  白若兰在心里暗暗担忧,因为她今天给了顾秋一棒。
  蕾蕾赶过来的时候,顾秋已经转到高干病房了。
  看到顾秋躺在那里还没醒,蕾蕾给顾秋做了一番检查,又看过CT片子,“你们不要着急,急也没用的,要让他自己醒过来。”
  “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两人急了。
  蕾蕾说,“暂时还不知道。”

  她又去了医生办公室,研究病情。白若兰和从彤守在房间里,看着昏迷不醒的顾秋,白若兰咬咬牙,“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从彤道,“不关你的是,都是我,是我不好。我不跟他生气就好了。其实也没什么的,我就是小心眼,想不开。”
  从彤说,“他和齐雨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不应该跟他闹脾气的。”
  白若兰咬咬牙,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两个坐在那里,一直不知所措了。
  等蕾蕾从医生那里回来,安慰两人,“放心吧,不会有生命危险。顾秋哥会好起来的。”
  从彤着急地问,“那他脑子内的伤,什么时候能痊愈?”
  蕾蕾说,“这个不好说,以前我以为他完全好了,谁知道还有些没有完全化开。看来又需要长期服药,让他彻底好起来才行。如果不继续治疗,只怕到时真有生命危险。”
  从彤道,“蕾蕾,你一定要治好他。”
  蕾蕾说,“放心吧,从彤姐,他是因为我受伤的,我就是付出一辈子的心血,也要把顾秋哥的病冶好。”
  从彤含着泪,感激地看着蕾蕾。
  白若兰完全懵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顾秋这病,居然与这么多女人有关?
  她当然不会知道,顾秋当年为了救蕾蕾,两人曾经坠崖。
  接下来,房间里很静,三个人都守在那里。

  从彤一点心思都没有了,哪里还顾得上跟顾秋生气?
  她拉着顾秋的手,“你一定要醒过来,别吓我。否则我和宝宝不会原谅你的。”
  白若兰呢,也是心神不宁。
  一个劲地在责怪自己,要不是自己多事,顾秋肯定不会出事。其实顾秋和齐雨的事,关自己什么事嘛?干嘛非得把从彤叫过来?现在闹成这样,这下该怎么办?
  要是这家伙真醒不过来,自己可就是天大的罪人了?

  呸呸呸——想到这里,她又自语道,乌鸦嘴,真的乌鸦嘴,怎么会醒不过来?他会醒来的,一定会。
  其实仔细想想,顾秋也帮了自己不少忙。自己干嘛对他这么深仇大恨似的?
  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也不能完全怪他。自己也有责任。人在这个时候,自然就想清楚了。
  白若兰自怨自艾,唉,我真是多事!
  她恨死自己了。
  看着床上的顾秋,白若兰在心里暗道:顾秋,我不怪你了,你一定要醒过来,一定。
  你这样子丢下从彤和孩子不管,还算什么男人?你一定要振作,一定要醒过来。大不了我向你道歉,这样总行了吧?

  可床上的顾秋,一动不动,从彤拉着他的手,在那里小声的说着话。白若兰看着顾秋,紧咬贝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