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1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下了班我就过来。”
  从达州到宁德本来就不远,开车几十分钟就到。
  白若兰挂了电话,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让从彤抓个正着,看你怎么办?”
  有时,连白若兰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这样做?

  所以说,女人是一种不讲道理的动物。
  她就是心里生气,可她究竟气什么?
  不知道。
  顾秋花不*,关她什么事?

  好象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白若兰并不是那种多事的女人,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打完电话,她居然没一点心事,把考察的事情也推了,明天去。
  可见,雨夜的那次意外,她比较在意。
  当然,这种情况下,换了任何一个女人,肯定会很在意。
  有的甚至会耍赖。
  毕竟顾秋当时,已经都那样了,两个器具碰在一起,差一点就进去了,你说呢?
  她就这样,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也没什么心思看文件,脑子里就是乱糟糟的。

  她就想,一定要让顾秋出个洋相,要从彤逮住他,看他以后怎么*。
  终于,等到下午了。从彤从达州赶过来,她在车上的时候,白若兰说,“你过来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从彤当时很奇怪,可她没问。到了酒店,白若兰打开门,从彤风尘仆仆的。
  “怎么啦?若兰?”
  白若兰看着从彤的脸,“你来啦,坐吧!我到宁德来考察的,不好意思,把你叫过来了。”
  从彤笑道,“干嘛这么见外?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好吧!”
  白若兰换了衣服,两人去了西餐厅。
  顾秋在医院里呆了一下午,齐雨过来了,“你没事吧?”
  顾秋说,“没事,走了,呆在这里无聊。”
  齐雨说,“医生怎么说?”
  顾秋道,“别信医生的话,走吧,走吧!”
  他就要出院,齐雨拦不住,只好由了他。两人上车的时候,齐雨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顾秋开起了玩笑,“那你怎么补偿我?”
  齐雨说,“你要怎么补偿?”

  顾秋看着她,好大一个美女,安全带穿过的胸部,圆鼓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想起这些,难道是被白若兰打过之后的后遗症?
  齐雨发现了,看到顾秋的目光下落的位置有些不对,她就白了眼。“这样吧,我请你吃饭。”
  顾秋说,“好吧!”
  齐雨扬了扬眉毛,“吃西餐吧,好久没去过西餐吧了。”
  顾秋倒是无所谓,他对中餐西餐的,都能接受,当然,他猜测着是齐雨喜欢,就当是陪她吧。
  两人把车子开到宁德市区最有名的西餐厅。齐雨说,“我们去楼上,这里的巴西牛排不错哦!”
  楼上。
  白若兰和从彤两位美女坐在那里,面对面。

  从彤说,“若兰,听说你们公司又扩大了。”
  白若兰并不想跟她谈这个问题,其实在见到从彤的时候,她一直在想,究竟要不要告诉从彤?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男一女从楼梯口上来。
  白若兰是正对着楼梯口,从彤是背向。

  见到齐雨和顾秋,白若兰脸色微变,“我问你一个事。”
  从彤抬起头,“什么?”
  “你有没有怀疑过他?”
  从彤一时没反应过来,“怀疑什么?”
  白若兰说,“你看后面。”
  “啊!我的眼睛。”

  齐雨刚上楼,眼睛里不知为什么,突然飞进来一个东西。本来这种高档餐厅里,不会有什么虫子灰尘之类的,偏偏旁边的一盆植物上,窜出来这么一个小东西,飞到她的眼睛里。
  顾秋也是刚上楼,听到齐雨眼,他就停住了,“怎么啦?”
  “有什么东西飞到我眼睛里去了。”
  顾秋说我看看。
  刚好他背对着白若兰和从彤,两个指头扳开她的眼睛,“我帮你吹一下,是只小虫子。”

  鼓起嘴,“呼——”
  从彤刚好转过头来!!!
  “好点了吗?我再吹一下!”
  从从彤和白若兰的角度,顾秋这个动作,简直就是在亲吻齐雨。
  从彤的脸色大变,霍地站起来!
  白若兰也吓了一跳,正要伸手拉住她,但她又犹豫了一下。在这样的地方闹起来,那可丢人丢大了。
  她正要拉住从彤的时候,从彤猛地坐下。扭过头。
  白若兰就知道,她在刚才这一瞬间,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冷静!
  她不得不佩服从彤,能够让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冷静下来。
  看来刚才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了。
  顾秋和齐雨走过来,白若兰看到从彤的脸色,一阵煞白。
  “咦?白总——”
  齐雨看到白若兰了,顾秋这才朝两人望过来。
  白若兰没有应,也不搭理齐雨。

  顾秋却认出了老婆的背影,朝这边走过来。
  “从彤,什么时候来的?”
  从彤看着顾秋,泪水一下窜出来了。气得胸部一鼓一鼓的。
  “你怎么啦?”
  话还没说完,从彤扭头就走。
  噔噔噔噔噔噔——下楼去了。

  “哎——”
  白若兰站起来,看了顾秋一眼,从包里拿了三百块钱扔在桌上,“服务员!”
  随后,她也追上去。
  齐雨明白了,“我们又闯祸了。”
  顾秋道,“没事!”
  “还没事,她肯定误会了。你还不快去追?”

  齐雨催促着顾秋,“快去啊!难道你没看到她刚才那模样,只差没有发飙了。”
  顾秋只得匆匆下楼,齐雨无奈地摇摇头,可能是刚才的事情,让从彤误会了。
  男人是祸水啊!
  齐雨唉了一声,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只要了杯咖啡坐在那里慢慢喝。

  顾秋追出来,从彤一个劲地朝马路上冲,要不是白若兰拉住她,估计要出事。
  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让她一下子接受不了。
  顾秋把车开过来,“上车吧!”
  白若兰这时才有些后悔,干嘛把从彤喊过来啊,人家玩出轨关我什么事?万一从彤出了事,自己可担当不起。
  顾秋的车过来的时候,她说了句,“不用了,我们自己有车!”然后拉着从彤往回走,上了她的车。
  “喝杯水吧?”
  从彤坐在那里,心情还没有平静。

  白若兰看到她这模样,脸色苍白,一脸悲愤,不由有些内疚。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最令人绝望的,莫过于情感。
  可她就是看到了刚才这一幕,顾秋居然和齐雨两个人这么亲密,换了谁都接受不了。
  从彤一肚子气,当时只觉得一股血冲上脑门。换了一般人,只怕是早扑上去了,从彤还是理智,她没有这么做。
  反而坐下来,努力让自己冷静。

  从这一点上,也证明了从彤的与众不同。
  白若兰本来想把从彤叫过来出口气,可当她看到事情发生的时候,又有些后悔,此刻更是内疚死了。
  从彤接过水杯,心里还没有平静。
  白若兰道,“算了,下午我陪你去逛待吧!”

  一般情况下,她可是不去逛街的。现在只好牺牲时间,陪从彤去逛街。
  从彤呢,居然答应了。
  跟顾秋的账,等下再算。
  她也知道,这样的事,不能闹大。不管顾秋和齐雨之间有还是没有,都要理智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