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1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和齐雨正在林子外面的草地上过招,齐雨说了,不许放水。她抓住顾秋,来了一个背摔。
  顾秋也不客气,抓住齐雨,同样来了一个背摔。两个在草地上,半斤八两,不相上去。
  几十招过后,齐雨就有些体力不支了。毕竟是女孩子,持久力不是太强。
  但是齐雨不服输,霍地一拳打过来,顾秋侧身一让,捏住她的拳头,同时另一只手顺着她的手臂上走,一直掠过她的腋下。
  腋下前方,是女人鼓鼓的饱满,顾秋本想顺着也的腋下往下一撸,没想到手掌刚刚滑到齐雨那鼓鼓的地方,齐雨在闪避过程中,脚下一滑。
  “啊哟——”
  然后整个人就扑了过来,顾秋心里一慌,一手盖过去,结结实实按在齐雨胸前。
  “啊啊啊——”
  由于事出突然,两个人的份量很重,顾秋脚下一蹬,齐雨立刻仰面倒下。

  顾秋也没有站稳,脚下一滑,两个人重重的跌在一起。
  那只手,不偏不倚,正正压住齐雨。齐雨敏锐地感觉到,一股力量压了下来,胸前一紧。然后顾秋整个人都压下来。
  男上女下,动作极为暧昧。
  白若兰长长地吁了口气,终于解决了燃眉之急。

  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听到齐雨的惊叫声,然后,她就看到有个男的压在齐雨身上。
  “不好,有人劫色!”
  白若兰四下张望,捡起地上一根木棍冲出来。
  齐雨和顾秋倒在一起,顾秋的手按在齐雨右边的胸部,一股红潮迅速袭上齐雨俏脸。

  “你压到我了——”
  齐雨说了一句,顾秋也象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左手按住的地方好象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不由有些尴尬。
  这个动作,看起来怎么有些猥琐。
  就在顾秋准备松开手,脑后传来一阵风声。
  呼——一棍下来,顾秋只觉得脑后一阵疼通,就被人一棍子打晕了。
  头压下去,砸在齐雨的左胸处。
  白若兰扔了棍子,冲着齐雨喊,“你没事吧?”她就要拉开顾秋,齐雨看到白若兰把顾秋打晕,当时就傻眼了。

  等白若兰拉开顾秋,齐雨喘着粗气,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白若兰呢,也傻眼了,当她拉开齐雨身上的顾秋时,这才发现原来是顾秋。
  又是这笨蛋!
  想到顾秋上次欲对自己行为不轨,她自然想到顾秋肯定想强迫齐雨。
  “怎么是你?”
  齐雨更郁闷了,“你怎么把他打晕?快,快过来帮忙。”

  白若兰说,“他欺负你,你还救他?”
  齐雨道,“不是啦,你弄错了。”
  白若兰心里认定,要不是顾秋欺负齐雨,要不就是两个有J奸,跑到这荒山野林里来寻欢作乐。
  齐雨看到白若兰这脸色,便道,“还不快过来帮忙?帮我把他弄到车上去。”
  白若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算我多管闲事!”
  齐雨看到气乎乎的离开,不由奇怪了,“这个白若兰究竟怎么啦?”
  “喂——你怎么这样?打了人就不管事啦?”
  白若兰似乎很生气,走得很快,上了车,发动车子就走。
  留下齐雨在那里,看着地上的顾秋。
  惨了!
  这下该怎么办?
  还真没办法,她只得背起顾秋,将他放车上。
  看来刚才白若兰是误会了,可她生什么气啊?齐雨百思不得其解。
  顾秋呢,躺在车上,莫名其妙被人敲了一棒。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进市区了。
  “发生什么事了?”
  齐雨笑了起来,“你终于醒啦?”
  顾秋的头还有些痛,“这是怎么回事?谁打我?”
  齐雨说,“谁会打你?你是自己不安好心,被林子里飞出来的一根木棍砸伤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顾秋摇头,“好象不是很严重,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不行,我得看看你有没有被人打成脑震荡。”齐雨说。
  在医院里看了一下,倒是问题不大。可医生说,有轻微的脑震荡,最好还是住院观察两天。
  顾秋是市委重要领导,医生检查很细致。
  齐雨也劝他,你就留院观察两天吧。不急着回去。
  顾秋被他们劝下来留院观察。
  医生走后,顾秋追问齐雨,“是不是你把我打晕的?”
  齐雨给他倒了杯水,“我有三只手吗?当时你这样压着我,我怎么可能打晕你?”

  “那是谁?”
  齐雨笑道:“是一位很具有正义感的侠客。”
  这分明就是扯蛋,顾秋瞪着她,心里蛮有些怀疑的。他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摸到齐雨的胸,她一急之下砸晕了自己。
  可看齐雨的表情,似乎又不象。

  齐雨见他这模样,只得把真相告诉了他。还逗顾秋,“你是不是把人家白总怎么样了?为什么她看到你的时候,那么愤怒?”
  顾秋瞪大了眼睛,“白若兰来了?”
  齐雨道:“嗯,就是她打晕你的。我看她那义愤填膺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曾经把她怎么样了?”
  顾秋不作声了,这个白若兰,搞什么啊?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唉,算了,今天倒八辈子霉了,摊上这无妄之灭。

  顾秋只有苦笑,他还真不能找白若兰算账。
  白若兰此刻正在宁德市一家四星级宾馆里,刚才在路上的那一幕,让她到现在还有些生气。
  顾秋怎么是这样的人?不知为什么,看到趴在齐雨身上的男子竟然是顾秋时,她当时更气了。
  只怕自己这一下打得不够重,没有把他打死。
  白若兰想到的,还有那个下雨的夜晚,顾秋和自己之间发生的一幕……。
  男人怎么这样?看到女人就想跟人家上床。
  白若兰越来越对男人有些反感。
  顾秋跟自己的那一幕,一直让她在心里感到不爽,今天又碰到他和别的女人这样,居然在野外,咦——丢死人了。
  白若兰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男人这种动物,太肮脏了。
  白若兰是来宁德有事的,目前正在兴建公司总部办公大楼,她和夏芳菲将公司合并,白若兰是大股东。
  两人正式决定,将公司名称改变双娇集团。
  芳菲公司和济世医院,都属于双娇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芳菲公司旗下,还有一家制药厂,也在并购之例。

  白若兰本来是准备过来考察宁德一家制药厂的,现在济世医院需要的药材,都是定点供应,按他们的要求和标准来制作。
  没想到在路上,碰到刚才那事。最初她以为是有人强J,可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那女的,居然是齐雨,这个女孩子她认识的,以前是记者,经常在清平出现。
  她和顾秋在一起,那就不是自己想的那种情况了,更有可能,她是自愿的。

  当然,她并不知道,两人在过招。
  想到这里,白若兰就替从彤愤愤不平。
  这家伙太*了,是个女人都想要,好过份。
  于是,她有些生气,抓起手机给从彤打电话。
  “喂,若兰,怎么今天有空想起我?”

  电话里传来从彤的声音,白若兰说:“我来宁德市了,你有空吗?过来吃个饭吧!”
  从彤觉得好奇怪,白若兰竟然有时间跟自己吃饭?平时她挺忙的。尽管顾秋刚刚回去,从彤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