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0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书记却没怎么高兴,他对左安邦道,“既然上面有这个决定,我在临走之前,一定要交代你几句。”
  “安邦,我知道你很优秀,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你要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别纠结于家族之争,门第之见。宁雪虹和顾秋二人,虽然目前在你手下,但是我一走,有可能是宁系,更有可能是顾系的人接班。所以你就不可能象以前那样舒服了。你明白我的意思?”
  左安邦道,“我知道,我谨记叔叔的教导,事实上这些年,我也学会了渐渐把目光放远。不要纠结于眼前的小得失,在将来的时代,比的不是别的,而且家族在国民心目中的地位。”
  左书记笑了下,“对,民众的支持率很重要,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

  左安邦说,“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要全力以赴,打造竹昌经济平台。”
  看到时间不早了,他就站起来,“叔,恭喜您了,愿您早日进京,说不定我们左家还真能出一代领袖。”
  左书记摆摆手,左安邦就告辞了。
  沈如燕从楼上下来,“安邦走了?”
  老左说,“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沈如燕哦了声,快步走过来。
  老左看着沈如燕道,“告诉你一个消息,我明天就要进京,估计要调到天山省去。”

  沈如燕有些惊讶,“天山省?”不过她马上就明白了,“老左,恭喜了。”
  左书记道,“我是想对你说,天山省这地方比较复杂,你暂时不要跟过去,在这里替我打点一下。呆个半年再更长一点,我安顿好了,再接你过去。”
  沈如燕想了想,“你那边就不需要我照顾?”
  左书记道,“不是不需要,而且别人我不放心,所以只有你留下来,我才能安心在那边工作。”
  沈如燕说,“好吧,那我先留下来。”
  左书记拍拍她的肩膀,“辛苦你了。如燕。”
  沈如燕笑了起来,“辛苦什么,能跟你在一起,才是我的福气。好吧,我听你的。”
  左书记要调往天山省的消息,很快就让一些人知道了。当然,知道这消息的,当然是那些京城大佬,还有象宁雪虹,顾秋这样的人。

  象杜省长,他都不知道这事。
  宁雪虹听说上面已经定下来了,调往天山省的人是左书记时,她倒是很冷静。
  老左在南阳多年,经营得还算可以。说实在的,就是以宁雪虹的标准,虽然她是左系的对头,也觉得老左这个人无可厚非。
  老左这人,心态好,不以怨报怨,他常常提倡,不要有门阀之见,要放弃这种敌对的思想,。要团结一致,把精力和时间都花在国家经济建设上。
  所以宁雪虹对这位书记还是比较敬佩的。
  老左去就老左去吧,尽管很多人都知道,进了天山省,然后就进京。有可能当首长。

  当然,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至少,很多领导人都是走这条路的。
  现在她比较关心,来接任左书记的又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顾秋也在想。
  他知道老左书要调走,就琢磨着,谁来接任老左。杜省长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他刚刚上任,当了政府一把手,不可能让他升这么快,没有这个先例。
  所以,新来的省委一把手,成了大家急于知道的对象。
  而这事,上面肯定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关系,毕竟,很多势力都指望着,自己家族能有人可以再进一步。

  其实,左书记的调离,对左安邦没什么好处。就他而言,反而有些失落。叔叔要走,接下来的人将是谁?
  如果是顾系,或者是宁系,他们会不会对自己落井下石?尤其是顾系,当年自家的掌门人对顾系子弟下令围剿,说要跟他们一较高下,让顾系的人输得灰头土脸。难道人家就不会记仇?
  左书记第二天就去了京城,沈如燕留下来帮他打理在南阳的事务。当然,这些都是私事。
  这个调令来得实在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半点征兆。
  沈如燕一个人呆在家里,闲着没事,就去看了张老,把老左调离的消息告诉了他。
  张老听说他调走了,只是哦了一声,并没特别说明什么。不过他也知道,进入天山省之后,将来的机会和平台都将更大,这说明,老左还有希望当国家重要领导人。

  左晓静还有二天就要回来了,没想到老爸却在这几天调离,以左晓静的性格,肯定要过来看外公的。
  这也是老左,要沈如燕留下来的原因。
  现在他不能把妻女都带过去,天山省那边情况未定,就让她们先在这边再说。
  左晓静要回来的消息,张老自然知道,因为左晓静给他打过电话。
  沈如燕在张老家呆了一会,看到吃中饭了,她就准备离开,杨洁云留下她,一定要让她吃了饭再走,沈如燕勉为其难,就留下来吃了午饭。

  宁德市委,左安邦在会议上,再次表明了他的决心,要全力打造竹昌这个经济平台,要把竹昌带进一个高速发展的模式中。
  他公开表示,为此,他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自己任组长。这意味着,他要亲手来抓这件事。所以,宁雪虹选择回避,她就不掺和了。
  左安邦想要出政绩,不希望别人抢了他的功劳,所以,这个副组长中,尽管有宁雪虹的名字,但是很多重要事情,都由左安邦做主。
  不过宁雪虹提了一点,“左书记,关于竹昌市建设,我有几点意见,不知道左书记要不要听?”
  左安邦说,“你说吧,我们就是要坦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宁雪虹说,“发展竹昌,首先有必要,扭转竹昌班子的工作作风,把他们的积极性调起来,将这些人拧成一股绳。俗话说,磨刀不误确柴工,只有把刀子磨快了,才能事半功倍。”
  左安邦说,“这个自然,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大家不必过于担心。”
  宁雪虹道,“其次,要从招商方面入手,尽可能利用本地资源来发展经济。”
  “还有,交通问题,必须最先解决,否则是个麻烦。”

  宁雪虹说的这三点,得到大家的认同。
  左安邦说,“这些问题,都正在进行,大家不必过滤,我们的宗旨和目标,就是带动宁德地方经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雪虹同志,你那边的工作也要抓紧,今年的任务可是很紧。”
  散了会,齐雨在说,“市长,我看左书记好象不怎么愿意让你参与进去,大有他要亲自抓起来,不许别人碰的味道。”
  宁雪虹说,“可以理解,这并不奇怪。”
  “他现在这么搞,把资金都抽调过去,我们的工作怎么开展?”

  齐雨颇有微词。
  宁雪虹心里却在琢磨,接任左书记的人将是谁?
  这个问题,在很多人心里都有疑问。
  “齐雨,你下午去一趟达州。”
  齐雨点点头,“好的。”
  其实从左安邦决定着手抓竹昌经济建设之后,她就知道,左安邦有可能是想自己亲手抓点政绩,让大家开开眼界。
  其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顾秋在达州搞了一个样板,他也想搞一个耀眼的样板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