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却对黄蕾道:“你先把钱收下,从今天起,我要成立一个斧溪村妇女扶贫基金会,这二十万就是基金会的启动资金!”
  黄蕾浑身一震:“你的意思是说,要用这二十万去扶持那些贫困妇女?”
  “正是!”张大雕对众人大声道,“俗话说,做人不能忘本,又道是,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张大雕既然被斧溪村的妇女们选举为妇女主任,那就得为斧溪村的妇女们办实事,谋福利,帮助她们脱贫致富,所以,这二十万就是我张大雕回报妇女们的第一笔资金,凡是家境困难的妇女,凡是交不起工路费的妇女,甚至,凡是家里有巨大困难的妇女,都可以向基金会申请扶贫资金!”
  “好!张主任好样儿的!”

  全场顿时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有些人甚至双目含泪道:“张大雕是好人啊,我们选他当妇女主任算选对了!”
  还有的说:“二十万啊,这可是人家张大雕给人看病挣来的钱,你看人家说拿出来就拿出来,愣是一点不心疼,这才是好人,好官,好医生啊!”
  张大雕享受着大家发自真心的赞扬,忽然举起双手。
  众人急忙住口。
  “但是,我还要宣布一件事情!”张大雕目光凌厉道,“那就是,在明天晚饭之前,要是还有不交工路费的,将会被我张大雕例如黑名单,凡是进入黑名单的人,今生今世都休想让我张大雕给他看病,而且,以后无论有什么好处,黑名单上的人都休想得到!三年,只要三年,我要黑名单上的人把肠子悔青!”
  黄蕾亢奋道:“我马上把你的话传达下去!”
  全场顿时傻了眼,这就是得罪张大雕的下场吗,居然要打入黑名单!
  黑名单一出,便像旋风般席卷四面八方,尤其是,当大家得知付家人得罪张大雕后,居然被逼得花二十万请张大雕治病,而张大雕又把那二十万建立了一个妇女扶贫基金会后,整个斧溪村的人都震动了。
  一时间,张大雕的大名威震斧溪,无论是谁提到张大雕,都会竖起大拇指说声“好样儿的”。
  甚至,有人说了一句话,迅速成为斧溪村的歇后语,那就是:得罪张大雕——不智(不治)!

  于是,没等到第二天晚上,就在当天,九成的钉子户们心急火燎的把钱送了过来,还说尽了好话,甚至赔罪。
  不过,依然有十几户不拿张大雕的话当回事,铁了心一毛不拔。
  而黄蕾的扶贫基金会也迅速启动,为上百户贫困家庭解决了公路费的问题,因此,二十万启动资金一下子少了七万多。
  但是,这七万多却买到了一大片的感动,张大雕的名声再次被抬高。
  至于那十几户不愿出钱的,也就五十个人不到,张大雕已经决定在限期后把他们打入黑名单。
  在短期内,或许大家还看不出黑名单的可怕之处,但张大雕却知道,只要自己把先天之气培植的药材种子拿出来,那些人就要捶胸顿足了。
  不过,去哪儿买药材种子,种植出来后又该如何销售却让张大雕伤透了脑筋。

  也就是这个时候,张大雕忽然接到一个妇女的电话,说她被老公欺负了,要张大雕给她出气。
  张大雕顿时就头大了,但给妇女们当娘家人是自己的承诺,不好说不去,便叫上还在兴奋记账的黄蕾,趁着天还没黑杀奔那个妇女家。
  电话里,那个妇女说她叫王亚兰,是斧溪十组的人,大约也就两公里路程,但都是崎岖小路,不是很好走,偏偏,黄蕾穿了双高跟鞋,没走多远就硬要张大雕背她。
  没办法,张大雕只好背着她走,一边走还一边撩*拨道:“亲亲老婆,你该不会又是真空吧?”
  黄蕾嗤嗤笑道:“人家穿的短线裙,是不是真空你自己不会摸索吗?”

  张大雕邪火乱窜道:“这可是你说的哦,到时候可别说我占你便宜。”
  黄蕾没好气道:“除了被你捣外,人家还有什么便宜没被你占?”
  张大雕摸索道:“那你喜不喜欢让我占便宜呢?”
  黄蕾吐气如兰道:“坏人,要是不喜欢,人家会主动让你摸索么?”
  张大雕就越发来劲了……
  黄蕾浑身扭*动道:“好人,你的手怎么老像带电啊,每次都让人家浑身抽搐,还有,你的气息老让人气血浮动,恨不得现在就让你捣个稀巴烂!”
  张大雕胚胎脉动道:“那就找个竹林让我捣呗?”

  “不行哦!”黄蕾嘟嘴道,“我爸说了,你若想捣他闺女,就得让他当上副镇长。”
  张大雕差点一脚踩进水沟里,气道:“让他当所长行不?”
  “你才去吃屎呢,你全家都去吃屎!”黄蕾这次学聪明了,知道张大雕说的是厕所所长。
  张大雕嘿嘿笑道:“我现在只想吃你。”
  黄蕾眼珠一转:“你那抱着我走啊,我让你个过过瘾。”
  张大雕愣了一下,急忙反手把她抱在怀里。

  黄蕾紧紧搂住张大雕的脖子,双腿缠绕在张大雕腰身上,还耳语道:“只许过瘾哦,不许戳穿遮羞物。”
  张大雕嗯了一声,开始调整角度……
  黄蕾气喘吁吁,偶尔闭上美目发出粗重的鼻音,粉脸发烧发烫道:“老公,好老公,亲亲老公……你真的喜欢我吗?”
  张大雕嘿然道:“我只喜欢你,不喜欢你妈。”

  “你个坏人!”黄蕾咬了张大雕一口,“可是,当了你老婆后,要是被你活活捣死了怎么办?”
  张大雕不但不安慰,反而问道:“那你想死吗?”
  黄蕾也是个奇葩,居然回答道:“做梦都想……老公,快快娶我吧,到时候人家就可以死在你臂膀下了!”
  张大雕苦笑道:“我还是娶你妈吧,娶你爸属于高尔基。”
  黄蕾捶打道:“让我爸当副镇长就那么难吗,为了我,你就不可以努力一点啊?”
  张大雕白眼道:“我还想当副镇长呢?”
  黄蕾吃吃笑道:“你要是让我爸当上副镇长,说不定真能把我妈一起娶了呢,咯咯,我妈才四十来岁,又保养得好,看起来就像我姐姐,到时候再搭上个小姨,呵呵,两大一小,用一个养两个。”
  “我噗——”张大雕直接喷出一口老血,恶狠狠的把她放在地上。
  黄蕾则咯咯咯的在前面跑。
  很快到了王亚兰家,她是个25、6岁的成熟少丨妇丨,带着一股子精明能干的味道,老公叫廖九条,因为嗜赌,还习惯胡九条,所以得了这个绰号。
  说起来好笑,二人之所以吵闹,甚至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完全是因为一个认为在外面挣钱辛苦,一个觉得在家带孩子更辛苦。
  生活嘛,就是这样,尤其是小夫妻,在单独过日子的时候,刚开始还觉得新鲜,多两年就觉得厌烦了,总觉得对方比自己活得自在。
  偏偏,这夫妻二人个性都很强,闹矛盾从来都是寸步不让,严重时还用离婚威胁对方。
  张大雕又好气又好笑,斥责道:“说到底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们就闹得鸡飞狗跳的,真不想过了?”
  夫妻二人气鼓鼓的不说话,老半天后,王亚兰冒出一句:“是他不想过了!”
  廖九条不依道:“明明是你不想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