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呀?”黄蕾气愤道,“难怪老书记要苍蝇老虎一起打!”
  黄支书反驳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若天下没有贪官,谁愿意给你争取这笔款子?”
  “反正贪污就是不对!”黄蕾嘟嘴道,“人家张大雕……”
  “别人家人家了!”黄支书打断道,“我知道你喜欢那小子,不过,他想当我女婿,除非让我当上副镇长!”

  “你这是敲诈!”黄蕾像被踩了猫尾巴般跳了起来,“你当张大雕是县长市长啊,说让你当副镇长就副镇长?”
  黄支书老神在在道:“这我的最低价了,呵呵!”
  黄蕾气得摔门回房去了……之后一连几天都不和黄支书说话,一门心思征收集资款,几天下来,居然收了近八成,还有一些穷困户,尤其是钉子户,死活不肯掏钱。
  没办法,黄蕾和张会计只好来张大雕。

  张大雕这几天也忙成了狗,因为前期为了打响名气,几乎都是力求手到病除的治疗方式,结果效果出奇的好,慕名而来的患者有时候三五成群,有时候甚至还组队,这就直接导致诊所变成了医院,生意好到爆棚。
  医院的旺季本来就是冬天,病人多也不奇怪,可问题是医生却只有张大雕一个人,偶尔还要去调节一下妇女们的家庭纠纷什么的,只把他忙成狗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
  后来,还是卧床不起的周幺公看不下去了,试着帮张大雕接手一些头疼脑热的病人,而他年纪大,经验足,又的确医术过人,加上有张大雕把关,这才缓解了一下医生的不足——事实上,当初周幺公不是来治病的,而是想和张大雕较量医术。
  可煎药那一块就不行了,尽管有小秀帮忙,古碧和小娇也偶尔打打下手,可破辣椒还是忙得没有一点休息时间。
  当然,她们都是心甘情愿帮张大雕的,不但有工资拿,还有机会加个餐什么的,日子过得无比充实,自然也就不说累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黄蕾和张会计找到了分*身乏术的张大雕,气恼道:“太气人了,穷困户也就罢了,一些生活条件好的也不交钱,尤其是付而有,因为他和你有仇,别说让他交钱了,我们还没进门就挨了他顿臭骂,叫我们还怎么开展工作嘛?”
  张大雕把手中的病人交给了周幺公,阴沉着脸道:“有多少人不愿交钱?”
  张会计郁闷道:“只收上来八成左右,至少还有三百户左右不愿交钱,或者拿不出钱来,而钉子户占了一大半。”

  黄蕾补充道:“关键是,这些人若不交钱,交了钱的就会有意见了,到时候闹起来怕是有点麻烦。”
  “三百个户头,上千人,近二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我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穷困户还值得理解,但钉子户绝不能容忍!去,把木延庆找上,我们去付家收钱!”
  黄蕾张大张嘴,但最终还是给木延庆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木延庆急忙赶了过来,陪同张大雕等人杀向付而有家。一些看病的人见有热闹看,都纷纷跟在后面,引得群众们也从家里跑了出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付而有家门口,一如所料,张大雕等人还没进门,正在做丧事收尾的付而有就带着家人腾腾腾的冲了出来,横眉立目道:“张大雕,你个狗曰的来干什么,想给我爸当孝子贤孙啊?滚,付家不欢迎你!”
  张大雕不喜欢骂人,只是恼怒在胸,绵里藏针道:“你家在做丧事,不欢迎我倒也正常,欢迎我反倒不正常了,所以我不会多心的。我今天来除了收公路款外,还……”
  “哈哈哈,收你马拉戈壁!”付而有不等张大雕把话说完就破口大骂,“张大雕,你龟儿子仙人板板,害死了我老爸居然还有脸来要钱,你妈那么喜欢钱,为什么不叫她去卖呀。”
  这已经是指着鼻子骂娘了,为人子女者若是再忍,那不光是懦弱,还是大不孝,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但是,张大雕却只是冷冰冰的问了句:“你去过韩国吧?”
  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话,忽然令付而有和所有人都怔住了,前者下意识道:“什么意思?”
  张大雕冷冷一笑:“我猜,你不但去过韩国,还和韩国人有生意来往,甚至进口过韩国的布料什么。”

  付而有脸色一变,静听张大雕说下文。
  “你的生意的确做得很远,都做到韩国去了!”张大雕一个劲的冷笑,“你也很会骂人,喜欢把老妈挂在嘴边上,只可惜啊……”说到这儿忽然住嘴。
  众人正听到关键处呢,却忽然没了下文,心里逼得那个难受啊!
  忽然,张大雕哈哈笑道:“只可惜啊,明年的今日,你老妈就要孤零零在跪下来求我了,到时候,当她想起今日你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的娘的场景,又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付而有,我今天送你三个字——等着瞧!”
  说完,张大雕转身就走!

  随着张大雕的转身,全场的心都被牵动了。
  谁都知道,张大雕自打行医以来,几乎是铁口直断别人生死,而且灵验无比。如今,他说付而有的老妈明年今日会孤零零的跪下来求他,那就绝对会变成现实,也就是说,明年的今日,付而有的全家都要死绝,只会留下一个孤零零的老妈。
  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预言,因为谁都想不到张大雕会吓唬人,自然也就深信不疑了。事实上,就算他们知道张大雕吓唬人,也不敢不信,付大爷不就是不相信张大雕才不治身亡的吗,谁还敢赌?
  “你……你到底想怎样?”付而有脸都变色了,自己也是太冲.动了,就算恨死了张大雕,表面上也不能得罪他呀!
  张大雕却充耳不闻,继续走。
  “不要!”付大娘急忙拦住张大雕,一边掏钱一边惊慌失措道,“修公路的钱我们出,我们都出,出多少都行,我这就给……”
  “哈,哈,哈。”张大雕干巴巴的笑了三声,“你们出不出钱关我什么事,公路是给我一个人修的吗?怎么,现在有求于我了才想出钱,当我张大雕是冤大头还是傻子?”
  所有人一阵沉默,可不是咋的,修公路是大家的事,凭什么要张大雕当冤大头?你特么先前不愿出钱,还万般辱骂刁难,现在有求于人家了才想出钱,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说到底,这父子二人都喜欢骂人,骂人也就罢了,还偏偏喜欢骂救他们的人,这特么就是找抽啊,抽了一次不算还要抽第二次。
  付大娘傻了般拿着钱,继而全部滑落在地,然后,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拽着张大雕哭求道:“大雕,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们吧!”
  她是真的怕了,男人就是得罪张大雕死的,现在又要轮到儿子了,想到种种可怕的后果,她就感到浑身冰凉。

  付而有这时候也不得不说话了,但他还是放不下面子,外强中干道:“张大雕,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妈都给你下跪了,你还想怎样!”
  “是啊,我婆婆都给你下跪了,你总不能不顾乡亲情分,把事情做绝吧?”付而有的媳妇黎静虹也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