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正头大如斗呢,古碧忽然打来电话,说家里有好多急诊病人,还有一个闪断了腰的老人眼看就撑不住了。
  张大雕大吃一惊,丢下黄支书等人火速赶回家中。
  原来,随着天气的降温,好多人都得了重感冒,而张大雕可断人生死的传说早就传遍了十里八村,所以,得病的人哪都不去,就认准了张大雕。
  如今一看张大雕回来了,吵吵嚷嚷的几十号男女老幼自动让出一条通道,露出一个躺在门板上的老人,这老人干瘪瘦小,满身是泥,只怕有八十多岁了,他捂住腰杆一个劲的呻.吟,痛得脸都变了形。
  张大雕神色凝重,一边检查伤势一边询问缘由。
  抬他来的村民说,他是斧溪十二组的五保户周幺公,这次也是感冒了,听说张大雕医术不错,就慕名前来看病,谁知雨后路滑,斧溪村的机耕道又泥泞不堪,一不小心就摔下了坡坎,把腰给闪断了。
  “乡村路害人啊!”张大雕攥紧了拳头,忽然意识到,这条机耕道不但给斧溪村人出行带来不便,更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意。

  你想啊,自己的名气肯定是越来越大,到时候慕名而来的病人也肯定越来越多,要是公路不修好,轿车就进不来,总不能让有钱的病人走路吧!
  “修公路,一定要修公路,而且周幺公摔伤就是个契机!”
  暗中下定决心后,张大雕脱了周幺公的外套,再卷起贴身衣物……
  众人定睛一看,我的个乖乖,只见周幺公的腰身部位严重挫伤肿胀,后腰的背脊骨也明显错位变形,看上去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这个时候,张大雕再次展现出神奇的手段,只见他一手托住周幺公的小腹,一手按住后腰错位的部位,一抓一推一捏,就听咔嚓擦骨节摩擦声响起,愣是把错位的骨节归于原位,同时运转先天之气修复伤处。
  周幺公痛得惨叫不绝,最后活活痛晕过去。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张大雕就消耗了一整滴灵液,而且还只是稳住了伤势,加上精神高度集中,额头已经冒汗了。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在张大雕的按压揉*搓下、伤处像泄气的皮球般迅速干瘪下去,全都张大了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找几根木条固定伤处!”张大雕一边吩咐一边把周幺公放在门板上,同时对大家说,“各位乡里乡亲,周幺公这伤势要是换在医院里,少说也要花上万药费,治好后还说不定要瘫痪,但在我这里,顶多几百元就治好了,而且我保证他恢复如初。可即便这样,周幺公也拿不出几百元药费来,今天要不有我张大雕,他老人家就死了,或者废了,你们说,我医术如何?”

  “那绝对是顶呱呱的!”众人群情激动道,“我们相信你的医术,更敬佩你的医德!”
  “可是谁害了周幺公呢!”张大雕气愤填膺道,“是这条泥泞的机耕道啊!”
  众人一阵沉默……
  张大雕掷地有声道:“所以,为了周幺公,也为了大家伙有一个好的出行环境,我张大雕决定召开全村妇女大会,商讨修建公路的事!”
  说着,张大雕给黄蕾打电话:“通知各生产队的妇女们,就说今天下午两点在我这里开会,每个妇女都必须参加!”
  “我马上就办!”黄蕾像打了鸡血般应道。
  只听张大雕气沉丹田道:“付大爷过世了,你们知道付大爷是怎么过世的吗?”
  全场一愣,都齐刷刷的看着张大雕。
  直到鞭炮声停歇后,张大雕才一字一句道:“他是不相信只有我张大雕,也是舍不得花四万医药费过世的!”
  这事大家都听说了,对此也深信不疑。

  张大雕掷地有声道:“前天上午,也是在这里,我断定天气一降温付大爷就有性命之忧,此话言犹在耳,想必你们不会忘记吧?”
  众人依然一脸震惊,纷纷点头道:“你的医术的确了得,这点我们是深信不疑的,以后有什么病痛我们都找你就是,也绝不会吝啬医药费!”
  张大雕依然故我道:“还有,我断定小娇活不过三个月,有没有这话?”
  “有,我们都听见了,也询问过小娇的父母,确定她得的是肝癌,最多只能活三个月,而且我们也相信,你既然敢接这个病人,那就一定有办法救她。”
  张大雕点了点头:“那我问你们,你们当中又有多少人得了绝症,或者有多少人得了久治不愈的疑难杂症?”

  众人面面相觑,又有些恐惧的七嘴八舌道:“我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倒霉,但肯定还有一些得了绝症的人。”
  张大雕道:“那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们,在你们之中,至少有十个人得了绝症,还有数十人得了久治不愈的疑难杂症!”
  众人哗然,惊恐道:“都是哪些人啊,有没有我?”
  “这不是重点!”张大雕道,“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无论你们得了什么病,只要找我张大雕,又舍得花钱的话,虽然我不敢保证把你们治好,但至少可以保证把你们都病情压制个三五年!”

  众人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看张大雕的眼神越发尊敬,生怕得罪了他,自己就会像付大爷一样寿终正寝。有些人甚至迫不及待的要检查身体状况。
  张大雕却道:“说到这儿,我还要问你们一句,如果你们得了绝症,舍得花多少钱病治?”
  众人倒抽了口凉气,有些人则醒悟道:“一条命何等珍贵,在你这里花三五万不算贵,要是去医院的话,或许会花得更多,而且未必能把病治好。付大爷是咎由自取,如何能怪你?”
  张大雕忽然笑道:“如果我只让你们出200块钱买一次命呢?”
  大家都疑惑道:“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就算我们求之不得,可你也太亏了啊!”
  张大雕提醒道:“请注意,我是说每个人都要花200元买一次命,无论有病没病都一样出钱!”
  有些人终于反应过来了,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出200元修公路,你就保我们一次命?”
  张大雕斩钉截铁道:“正是!”
  “不对呀!”众人大叫道,“修公路是大家的事,凭什么要你一个人买单?”
  张大雕招手道:“把周幺公抬出来!”
  木延庆和张二雕早就准备好了,合力把周幺公抬了出来。
  张大雕指着周幺公,沉痛而煽情道:“或许大家应该听说了,周幺公为了找我看病,竟然把腰摔断了,虽然这是机耕道的错,但我这心里却在滴血啊!
  “谁家没有老人?

  “谁家又敢保证没有病人?
  “我真的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的,修公路是大家的事,不该由我一个人买单!
  “但是,我张大雕是土生土长的斧溪村人啊!
  “我是喝斧溪村的水长大的,也是在大家的关爱中长大的,这里有我的父母和兄弟,也有我年迈的外公外婆!
  “我现在会看病了,有能耐了,难道我不该为家乡父老做点什么吗?
  “所以,我要修这条公路,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还请家乡父老助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