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付大爷的老婆吓得脸都白了,一面给儿子打电话,一面把付大爷转到县医院。
  只可惜,在县医院折腾到晚上深夜,医生只给出一个答案:“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五脏六腑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这时候,付大爷的儿子儿媳也赶到了,一听这话,全都心里一凉。
  “找……找张大雕……回村找张大雕啊!”付大爷终于相信自己无药可救了,挣扎着叫道,“快……快回去……找张大雕,给他四万就是……”
  “四万?”一个护士嘲讽道,“你这情况,别说四万了,就是四十万四百万,甚至四千万,也没人有那种逆天手段!”
  这护士也是生气了,堂堂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这丫的居然想找农村的土郎中医治,还只给四万,这不是扯犊子吗?
  可付大爷还抱着一丝希望,说什么也要回村找张大雕试试。
  于是,从镇医院到县医院,又从县医院回斧溪村,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付大爷又被抬到了张大雕家门口。
  当时,天才刚刚亮,因为刚下了场雨雪,天气异常寒冷,张大雕还在搂着破辣椒呼呼大睡,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忙穿上衣服打开院门。

  “救命啊大雕!”付大爷的老婆抓住张大雕叫道,“我屋里的不行了,你快救救他吧,我们愿意给你四万?”
  估计左邻右舍都听到消息,不顾寒冷跑来看热闹。
  张大雕看了看担架上的付大爷,蹙眉道:“你们忘了我前天晚上说过什么吗?”
  付大爷的老婆会了错意,急忙道:“大雕,不……张主任,张医生,前天晚上是瘊巴不对,他有眼无珠,不该骂你,我代他向你赔个不是,还请你……”
  “我不是说他骂了我!”张大雕打断道,“我只是让你回忆一下,前天晚上我说过什么?”
  “你叽叽歪歪干嘛,直接说要多少钱吧?”

  付大爷的儿子叫付而有,或许是当惯了老板吧,说话很冲。不过也值得理解,人家急着救命呢,你扯东扯西的确不对。
  “那我再重复一下前天晚上的话。”张大雕也不动怒,不紧不慢道,“我前天晚上说:你是绝症,不是一般的小病小痛,现在要是不治,等再次发病的时候,只怕神仙都救不活了,到时候可别来怪我!”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付而有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问他老妈:“他真那样说的?”

  付大爷的老婆尴尬的点了点头。
  这下,所有人眼睛都亮了,这是不是说,别人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张大雕都能一言而决?
  付而有脸色数变:“好吧,这事算我爸不对。眼下我只问你一句,要多少钱才肯救我爸,别跟我没办法,能提前看出我爸的病情,我不信你没办法,说吧,多少钱,十万够不够?”
  张大雕苦笑摇头。
  “二十万!”付而有血红着眼睛道,“张大雕,你最好不要贪得无厌!”
  张大雕目光一冷:“我摇头,是因为回天无力,不是因为嫌钱少,你最好收起那套有钱就是大爷的派头,我张大雕不吃那一套!”
  “你……”付而有指着张大雕,脸上的肌禸一个劲的颤动,不停的点头道,“好,好好好,张大雕,走着瞧!我们走!”
  他一招手,带着众人含恨而去。
  张大雕一脸郁闷,老子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的被人怨恨?
  “是他自己舍不得花钱治病,怎么能怪你呢?”小娇愤愤不平道。到了这时候,她才体会到自己有多幸运,张大雕对自己又有多好。
  “他们是怨我非要收钱才肯治病,但我也有难处啊!”张大雕叹了口气,“今天上午我就不坐诊了,要去村委开会,有什么急事给我打电话。”
  “嗯!”古碧等人点了点头。
  张大雕再不多说,吃完早饭就直奔村委会。

  路上,他想了很多,还是境界不够啊,要是境界到了第四修,甚至二修三修,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当务之急还是要提升境界,可找谁好呢?
  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可用资源,貌似,古碧、小娇、胡姐,小清,都是可用资源。
  不过,古碧的精气含量只能用来稳固境界,无法提升修为。胡姐又太远了,而且不好意思和她开口。
  小娇呢,她的精气只够压制她自己的病情。
  最后就只剩下小清了。

  张大雕有种预感,小清肯定和破辣椒是同一品级的女人,只是怎么才能泡上她呢,貌似,她现在都没有加自己的QQ,或者加了,自己不知道是哪一个。
  现在QQ上的好友已经有几十个了,还全都是匿名询问病情的,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谁。
  路上泥泞不堪,张大雕也无心再想,加快脚步到了村委会。
  黄蕾早就在大门口张望了,她今天穿了套民族风的皮夹克搭配线衣短裙,贴禸的保暖裤下是秀气的高筒皮靴。见了张大雕还打趣道:“你个狗东西,忙得都不想人家了?”
  张大雕见左右无人,就对着她的耳朵道:“我可是每天晚上都想着破你的处呢!”
  黄蕾粉脸一红,狠狠地掐了张大雕一爪,说出的话却让人气血上涌:“死人,哪个黄花闺女受得了你的狗东西,那还不捣个稀巴烂啊?”
  张大雕感觉胚胎又在疯狂脉动了,就赖皮道:“我不管,你答应了的,就算捣个稀巴烂你也得认!”

  黄蕾气息粗重道:“求你别说了,人家没带换洗的。”
  张大雕浑身一热:“没带换洗的,神马意思,难道你又泥泞不堪了?”
  黄蕾垂眼看了下张大雕,嗔道:“你不一样怒发冲冠,看来你想捣人家都是想疯了!”说着还背过身偷偷捏了一把,催促道,“快进去吧,就等你了!”
  张大雕剧烈的脉动了几下,无奈的跟着她进了会议室。
  “张主任来了,坐吧!”黄支书招了招手,还玩味的看了眼黄蕾。

  张大雕便坐在黄蕾旁边,抬眼一看,村长、会计、各生产队队长都到齐了,其中,木延庆还笑呵呵的冲自己点头。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会吧。”
  黄支书先是走了个过场,又废话了一大堆,最后才说明两个问题。
  一是关于育龄妇女检查,因为张大雕刚上任,还不熟悉情况,所以他特别交代黄蕾帮张大雕进入工作状态,争取把这个季度的任务给完成。
  第二个是关于修建斧溪乡村公路,好像国家拨了一半的款子下来,另一半要摊派在村民身上,大约一个人要出200元左右,很多困难户根本就拿不出钱来。
  原本,张大雕以为这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谁知黄支书话锋一转:“关于摊派的事,男村民还好说,关键是妇女们的工作不好做,而上级又发下话来,说年底必须要看到这条路通车,所以,张主任得做好妇女们的思想工作,要不然,我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一听这话,张大雕才猛然醒悟过来,敢情自己接了个烫手的山芋,这是坑爹的节奏啊!
  要知道,这条乡村公路全长八公里,大多数人家根本就享受不到这条公路带来的好处,换了是你也不愿意出钱的,这特么就是个得罪人的活,搞不好还会激起民愤,难怪那个妇女主任不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