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是给你做媒的啊!”几个老太婆一脸热切的靠上前来。
  “滚粗!”张大雕没好气道,“老子现在要给人治病,没功夫招待你们!”
  “凶什么凶!”几个老太婆指指点点道,“好你个张大雕,感觉现在了不起了是不是,得罪了我们,你这辈子都别想讨上媳妇,不信你试试!”
  “滚!”张大雕还没发火呢,破辣椒就发泼了,抄起扫帚窜了出来,几个老太婆吓得撒丫子就跑,一边跑还一边说些难听的话,惹得破辣椒怒不可遏,追了她们几百米远。
  现场笑倒了一片,都乐疯了。
  “咳咳……好了啦,人家好难受,娘叫哥哥,快给我治病!”康大妹生气的坐在案桌前催促。
  张大雕早就望气知病情了,但现在是坐诊看病,那就得有坐诊的样子,所以还是号了下脉,问了下病情,最后道:“其实你这个病和囡囡的大同小异,吃两副中药,调理两天就好了,不过我既然夸下了海口,那就得保证十五分钟把你治好!”
  康大妹脸色一喜,紧接着又怯生生道:“你先前说要多少药费来着?”
  张大雕笑道:“放心,我说了80就80,绝不多收一分。”
  康大妹脸红道:“可我今天没带钱,能赊账吗?”
  张大雕愣了一下,旋即哈哈笑道:“算了,看在你是我第一个病人的份上,我就不收你的钱了,只要你等下唱一首老鼠爱大米就行,算是抵药费了。”
  康大妹扭扭捏捏道:“只……只要人家的嗓子能唱,唱给你听就是。”
  张大雕再不废话,让她脱了外衣,只剩下单薄的紧身T恤,然后疏通手三阴肺经,注入先天之气。
  手三阴肺经从手到胸,会涉及到女性的一些敏*感*部*位,康大妹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女,虽然穿着贴身T恤,但被张大雕按压的时候,依然忍不住浑身发热发烫,感觉张大雕的手指好像带着电流一般,电得人又酥又麻,心跳也没来由的加快了几分,尤其是先天之气入体的时候,她禁不住浑身一颤,羞死人的地方竟然不受控制的涌出了大量的粘稠物,把她臊得脸色血红,身体也软绵绵的好像坐不稳了。

  那一刻,她小心肝里居然生出偎入张大雕怀里的冲.动,甚至想悄悄告诉张大雕自己流那个了。
  事实上,张大雕在按压的时候也莫可名状的感受到了康大妹的生理反应,胚胎再次疯狂的脉动起来,催生出浓厚的先天之气……
  还好,康大妹的身体只是短暂的被先天之气刺激了而已,短短的十分钟后,她就清醒了过来,感觉嗓子一痒,忍不住咳出了一大坨浓痰,继而,肺部舒张,呼气清凉,嗓子也不痛了。
  她又忍不住又深层次的咳出几坨浓痰,再清了清嗓子,惊喜的叫道:“好了,我感觉好了,这是什么手法,好神奇啊!”

  众人也惊讶的七嘴八舌起来,有人还起哄道:“那说好的唱歌呢?”
  “啊?”康大妹娇羞道,“真……真要唱啊?”
  张大雕轻笑道:“说好唱歌抵药费的,赖账是不对滴。”
  “哎呀……”康大妹还真赖账了,捂住脸撒丫子就跑,还丢下一句,“你们都是坏人!”
  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随后,张大雕依次给人看病,不过,为了不消耗先天之气,他还是学着中医那一套开方抓药,甚至让破辣椒和小娇当场煎药给病人服用,只是古碧进购的药材实在有限,最后还是木延庆自告奋勇当起了跑腿匠。
  而张二雕也想增进一下兄弟感情,说要帮张大雕在院子搭篷布,以及置办一些炭炉、砂锅、医疗用品什么的。
  张大雕也乐得接受他们的帮助,反正诊所才刚刚起步,千头万绪的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这时候,在一边看了半天的黄支书见张大雕的确医术高明,几乎什么病都能治,心里也极其兴奋,就想,现在有了张大雕和他的诊所,或许会为斧溪村和自己带来巨大的好处。

  他就抽了个空闲对张大雕道:“张主任啊,我看你也挺忙的,就长话短说了,后天上午九点我们村委要开一个会,你看是不是也参加一个,放心,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最多两个小时?”
  张大雕有些头疼,但自己现在是妇女主任,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点头答应了,并亲自送黄支书出了门。
  回头天色已经晚了,大多数人都纷纷散去,只有少部分急于救治的村民还在排队。
  这时候正好轮到付大爷救诊,他一开口就问:“张大雕,你说我活不几天了,那我只问你一句,我这哮喘病你要收多少钱?”
  张大雕认真道:“说老实话,你这病真的无药可治了,这也就是遇到了我,所以还有一丝希望,因此,我要收你四万医药费。”
  “什么,四万?”连小娇都吃了一惊,张大雕治个哮喘病就要四万,那要是收自己的钱的话,爸妈岂不是真要砸锅卖铁了?
  其实张大雕真没有狮子大开口,因为付大爷的哮喘已经转变成肺癌晚期了,只要明天天气一降温,癌细胞必定大面积扩散,到时候就是神仙都救不活。
  偏偏,付大爷和小娇不同,因为他是男的,先天之气只能外治,比内治困难了十倍,而且对修炼一点好处都没有,要不是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再多钱张大雕都不治。

  “你特么怎么不去抢!”付大爷本来就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一听说要四万,肺都给气炸了,指着张大雕的鼻子大骂道,“张大雕,我看你狗曰的是想钱想疯了,当我付瘊巴的钱是抢打来的吗?一开口就要四万,老子四百块都不给你!我还不信了,少了这根烟囱就不做饭!”
  他老婆忙责怪道:“你这人真是,不治就不治吧,都是乡里乡亲的,说那么难听的话干嘛?”
  “我当他是乡里乡亲,他当我是乡里乡亲了吗?”付大爷怒不可遏道,“这狗曰的就是看我儿子开了个制衣厂,想一锄头挖个金娃娃,简直做特么的清秋大梦!”
  说完转身就走。
  张大雕压抑着怒火道:“你是绝症,不是一般的小病小痛,现在要是不治,等再次发病的时候,只怕神仙都救不活了,到时候可别来怪我!”
  “真当这天下就你张大雕一个医生吗?”付大爷咒骂着走了。
  可是,就在当天深夜,天上下起了雨雪,气温降到了零度以下,次日一起来,付大爷就发现自己着凉了,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浓痰吐了一地,差点把肺都咳出来了。

  他老婆见事不妙,急忙找了两个侄儿把他抬到镇医院输液,同时打电话通知成都的儿子。
  付大爷的儿子知道父亲是老哮喘,也没当回事,只是打了几千块钱回来,说先治一下看看。
  而付大爷是镇医院的老病号,每次来都是输液,于是按照惯例来医治。
  只是,这一次输液居然无效了,付大爷咳得越来越厉害,连出气都困难了,到了下午,咳出的浓痰甚至还带着血丝。
  这下,医院慌了神,火速给他照片验血,结果,医生只说了句:“马上转到县医院,一刻也耽误不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