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5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等飞曹奥山岩选择向“南达科他”号的右舷发雷,同样被后者成功规避。铃木仲藏少尉的飞机尚未投雷就中弹起火坠落海中。10时48分,一等飞曹石原久一赶在飞机失控前将鱼雷投向“南达科他”号舰尾,鱼雷掠过战列舰主甲板落在左后舷18米处,飞机则重重坠落在战列舰前方60米的海面。
  今宿第一中队的攻击毫无效果,钻出雨区的第二中队同样遭遇到“野猫”的拼命拦截。一架鱼雷机中弹之后摇摇欲坠,10时48分,一等飞曹木口资雄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突然驾机一头撞向距离最近的“史密斯”号。飞机在驱逐舰一、二号主炮中间炸成一团巨大的火球,携带的鱼雷10时53分在一号炮塔下方爆炸,导致28死23伤。舰长亨特伍德少校跑下舰桥,下令立即向前部弹药库注水,并忍痛抛弃了270发127毫米炮弹和4条鱼雷。失控的“史密斯”号向右急转,“企业”号也不得不紧急变向实施规避。

  机智的伍德少校驾驶舰首起火的驱逐舰一头钻入了“南达科他”号舰尾,战列舰高速行驶舰尾搅起的巨大尾浪很快将驱逐舰前部的火势压了下去。这一滑稽举动将附近舰只上的水兵们都逗乐了,大家立即对少校的幽默报以阵阵欢呼声和口哨声。到12时35分,舰上火势被完全控制。在此过程中,“史密斯”号还没忘记对空射击。后来在清理受撞现场时,意外地发现了一本日军机组成员遗落下的笔记本。

  在失去攻击角度之后,1架日军鱼雷机在飞越美军舰队后再次折返,从“企业”号正前方投下鱼雷。哈迪森上校再次紧急右满舵,鱼雷从右舷90米外一掠而过。投雷后的日机迅疾被美军防空炮火击落。第二中队剩余5机试图从左前舷进入攻击线路,“企业”号始终以舰尾相对,并以猛烈的高射炮火干扰日军进攻,日机投下的鱼雷被一一规避,有2架被当场击落海中,另2架在飞离战场时被“野猫”击落。3条被“企业”号成功避开的鱼雷竟鬼使神差地冲向了“波特兰”号。所幸命中右舷的那条鱼雷并未爆炸,“波特兰”号死里逃生。

  “瑞鹤”号鱼雷机队的攻击非但未取得任何战果,反而付出了惨重代价。16架飞机被当场击落9架,另有1架因伤势太重在本队附近迫降。48名机组成员27人丧生,取得战绩仅为1雷命中但未爆炸。美军遭受的最大损失是“史密斯”号被自杀飞机撞伤。
  日军的攻击暂时告一段落。10时58分,“企业”号的雷达突然宣布罢工,雷达长德怀特威廉姆斯上尉勇敢地爬上桅杆,将自己绑在上边进行抢修。到11时20分,舰队上空已积聚了近40架飞机,急需降落。11时15分,“企业”号终于恢复了飞机降落作业。此时再次传来了敌机逼近的消息。
  对于机动部队本队而言,虽然美军的攻击并未击沉任何一艘军舰,但也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9时45分南云致电近藤,“敌航母一艘火灾。‘瑞凤’号无法进行飞机起降,已灭火,全速航行无问题。‘翔鹤’号无法进行飞机起降,小火灾,本队正在向西北撤退。”
  南云上次在中途岛就抛下山口的“飞龙”号独自撤退,虽然后来没有受到追究,但宇垣参谋长从来没有忘却此事。这次一听说南云又在后退,宇垣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又在逃跑”。他立即打破常规,越过近藤直接向机动部队司令部发出了一封严厉的督战电报:“不要退却!前进!攻击!”

  事实上本次“翔鹤”号的退却并不纯粹是逃跑。南云最清楚现场情况,日本海军就只剩下这2艘重型航母,南云必须尽一切可能保全“翔鹤”号。28日下午15时,当“翔鹤”号驶入特鲁克军港之后,宇垣第一时间登舰察看。他不能不承认南云撤走“翔鹤”号是理智的决定。这艘航母只要再被命中一颗丨炸丨弹就全完了。
  但此举无法洗刷南云临阵逃脱的嫌疑。旗舰的通信任务交给了“岚”号,但由于驱逐舰通信能力不强,自然无法实施有效的指挥。南云既没有及时转移,也没有像中途岛的弗莱彻那样及时移交指挥权,而是晕头晕脑地一味向后撤退。他本人和司令部一直呆在“翔鹤”号上,一直到晚上19时30分舰队驶出美军攻击范围后才在“岚”号上升起了将旗。这段时期内,南云实际上放弃了机动部队的指挥权。让日军稍感欣慰的是,此时角田已渐渐接近了战场,“隼鹰”号上的48架舰载机—战斗机24架、鱼雷机5架、俯冲轰炸机19架—将成为左右战役胜负的关键力量。

  清晨7时,近藤收到了机动部队侦察机发出的“发现敌航母舰队”的消息。急于求战的角田少将早已急不可耐,下令飞行队随时准备出击攻敌。作为一名彻头彻尾的巨舰大炮主义者,角田在“海兵”任教时最看不惯的就是源田实,认为源田主张的航空兵制胜论是“不折不扣的胆小鬼理论,海军魂就是没有飞机也要战斗”。源田则回敬自己的老师为“石头”、“过时的铁炮屋”等极其不敬的言辞。事实上角田的思想异常柔软,1940年11月在出任第四航空战队司令官后,角田还结合战列舰和驱逐舰的作战特点发明了不少全新的航空战术。在日本联合舰队中,经常有人把猛将山口、角田同美军的哈尔西作比较。可惜日本海军僵化的人事制度,使海兵40期的山口和39期的角田不可能得到破格重用。

  在“隼鹰”号的甲板上,舰长冈田为次大佐、飞行长崎长嘉郎中佐分别做了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9时05分,角田下令出击攻敌—第一波攻击机群包括山口正夫大尉的17架俯冲轰炸机和12架护航战斗机,总指挥为那位业余画家志贺淑雄海军大尉。出发之前,经验老到的志贺就告诫部下,要紧紧跟住轰炸机,千万不要擅自离队与敌军战斗机决斗。“不要分开,这是命令!”9时14分,机群在舰队上空完成编队向东南方向隆隆飞去。

  上午10时整,前进舰队改航向为120度,航速24节。近藤于10时18分颁布了支援舰队第15号作战命令:
  一、第二航空战队结束对地支援任务,率驱逐舰“黑潮”、“早潮”号取西南航向朝机动部队靠拢,由南云中将统一指挥,务必全歼美军航母。
  二、目前对敌第二艘航母之第二攻击队正在准备之中。
  三、前进部队余部由本官亲自率领向敌军进击。
  作为忠实的巨舰大炮主义者,水雷战专家近藤中将并不通晓航空作战。此时他将角田移交南云指挥不失为识大体的明智之举。尼米兹对近藤评价颇高,在他的回忆录《大海战》中多处将南云写成了近藤。
  根据近藤的命令,10时30分,角田率“隼鹰”号及2艘驱逐舰驶出大队,以24节高速向南云机动部队靠近。虽然排水量高达27000吨,但由豪华邮轮“橿原丸”号改装的“隼鹰”号最高航速仅25.5节,与根正苗红的“双鹤”不可同日而语。11时25分角田致电南云:“我部将于11时30分抵达南纬6度15分、东经163度15分海域,现正以325度航向、24节航速向贵部靠拢”10分钟后,南云复电角田:“相机行动击灭敌2艘航空母舰。该敌11时07分位于南纬8度23分、东经166度28分海面,航向推测为向西。”

  “大和”号上的山本司令官同样在时刻关注着战场的动向。下午13时,眼见南云机动部队与美军的距离不断拉开,担心贻误战机的山本致电近藤:
  一、圣克鲁斯群岛以北之敌机动部队已遭重创,一部现正向南西撤退。
  二、支援部队务必捕捉此敌并予以歼灭。
  在此之前,可能觉着带领完好无损的“瑞鹤”号一起撤退不太说得过去,南云在12时30分下令野元为辉大佐率“瑞鹤”号在“熊野”号和数艘驱逐舰护航下调头南下,支援角田第二航空战队的作战。自己则率“翔鹤”、“瑞凤”号继续北撤。这样处于激战中的机动部队戏剧性地没了司令部,全部作战都由野元大佐指挥,这在日本海军中还是首次。
  虽然在战斗中遭遇重创,但“翔鹤”号舰长有马大佐依然战意十足。他向南云积极建议:“本舰虽已无法正常发挥航母作用,却仍可吸引敌人的火力。希望长官允许本舰深入敌阵引诱敌军攻击,为友舰创造攻敌机会。”一向穷酸的日本人哪敢奢侈到如此地步?有马的建议当即被南云断然否决。
  12时23分,角田在正东方向发现了疑似机动部队舰只的桅杆。他牢记“不能将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古训,并不急于与南云汇合,而是在12时50分改航向为110度向南快速追击,同时在12时25分向前进部队参谋长白石万隆少将、机动部队参谋长草鹿少将发出了求助电报:“请贵部以水上侦察机对敌机动部队实施追踪,并及时通报详细位置。”
  角田率“隼鹰”号南下之后,近藤下令前进部队重整队形。11时30分,该部以120度航向向东南进击。前卫部队方面,阿部在12时下令原和西村放飞水上侦察机,沿120度方向搜索390公里。12时53分,近藤决定接管阿部前卫部队,并指示该部派出侦察机对敌进行捕捉跟踪。13时20分、25分,“铃谷”号和“利根”号各放飞了一架水上飞机。
  交战当日,菲奇少将也从圣艾斯皮里图派出了14架空中堡垒,支援第六十一特混舰队的海上作战。14时40分,4架B-17发现了日军1艘战列舰和3艘驱逐舰—实际上那是高木中将第五战队的“妙高”、“高雄”号重巡洋舰及护航的“阳炎”、“卷风”号驱逐舰。美军投下的丨炸丨弹均被日军舰艇轻松规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