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2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沉默良久,他压低声音说,“我这几天为您办,您等我消息。”
  我说好。
  我挂断电话匆忙洗漱换衣,将自己打扮得艳光四射,我告诉保姆出去一趟,午后回来。
  我没叫司机送我,甩开保镖打了一辆车直奔人民医院,在门口花店买了一束白色玫瑰,询问了住院部前台,得知 常锦舟住在七楼VIP套房,便上去找她。
  我到达她的病房,隔着门上玻璃朝里面看,常锦舟倚靠枕头正在吃一盒樱桃,两名保姆蹲在库两侧,一个为她扇 风一个为她捶腿,一朝得道鸡犬升天,我忍不住笑出声音,她听到门口有人立刻望过来,当看清楚我的脸,她没有任 何惊讶之色,反而十分平静说,“我估摸何小姐也快来了,特意早起迎接你。”
  我说常小姐大喜,我当然要来道贺,如果不来你误会我不高兴,不是要找我的麻烦吗。

  她眯哏笑,我们针尖对麦芒,说话也暗藏刀枪,可谁面上都不露浄狞,只有彼此知道对方有多虚伪。
  我关上门进去,她发现我手上拿着花束,笑得更灿烂,“怎么能让何小姐破费,人来了就好,何必这么隆童。”
  我笑说应该的,探病嘛,总要表点心意。
  我故意把她怀孕的喜事说成是病,自己来探病,别的女人当时就会愤怒,可常锦舟到底不同寻常,她笑容甜美和 我说谢谢。
  我正要伸手将花束摆在库头柜,她忽然说,“何小姐真是不巧,我刚想起花粉对孕妇不好,护士叮嘱过,不让在 病房里摆放这些。”
  她脸庞娇俏灵动,用不受礼的方式狠狠栽我的面子,我丝毫不觉难堪,垂眸叮着彩纸内盛开的白玫瑰,“原来是 这样,可惜了,枉费我津心挑选盛开的白玫瑰,因为我实在找不到白莲花哪里卖。”
  我径直走到窗前,推开玻璃,将花束毫不迟疑丢出了窗外,花束在空中急速坠落,掉在一个路过男人的脚下,他 吓了一跳,仰起头看,大喊是谁的花,没人认领我拿走了。
  所有窗户鸦雀无声,他弯腰捡起,掸了掸上面的灰尘,拔掉几朵刚被折断的花,抱着进入了住院大楼。
  我重新关合上窗子,“是我没有打探清楚,同样有孕我就没有这么多说道,不过我的心意也送到了。”
  我说完偏过头凝视她的脸,“反正东西能不能留下,也不重要,重要在于,它来没来过。”
  我话里有话,常锦舟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她将自己右腿从保姆掌心下躲开,朝门口扬了扬下巴, “你们下去吧,我与何小姐有话说。”
  保姆离开后,病房里只剌下我们两人,她不再伪装,直起身体叮着我的脸,“你沉不住气了吧,你最畏惧的噩梦 开始了吧。”
  我挑了挑眉,故作不解,“我为什么沉不住气,和我有关系吗。”
  “没有吗。”她笑得猖狂得意,“你如果真的无动于衷,你跑来干什么,我是不会相信你来祝福我的。何小姐, 承认吧。这一刻你比任何人都害怕,只是你擅长隐藏自己的惊慌。”
  我面无表情抻了抻裙摆上几道浅浅的褶皱,“你把人想得太坏了,当心染黑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再说你也猜错了 ,长幼有序,你在我后面生,等到迎来第二个,乔苍的喜悦大概也减轻了一些吧。”
  常锦舟笑里藏刀,“我是苍哥妻子,你勉强能算他的情人,你肚子里的是私生子,我的是嫡子,我没有怀孕时, 你万千宠爱于一身,我一旦也有了,你的孩子就变得廉价又卑微,根本上不得台面。”

  她荫阳怪气叹息,“从_个高官的正室,堕落为男人的情妇,何小姐这条路走得荡气回肠,实在可怜。”
  我笑而不语,也不为她的话恼羞成怒,我不动声色走向库头,“世上因果都是要偿还的,人总是充满美好的幻想 ,但实际会怎样谁也没有把握。”我停住脚步俯下身,对准她耳朵小声说,“乔太太有投有听过一句话。假的不成真 ,心机太重,被男人察觉了,是要倒霍的。”
  常锦舟哏神凌厉射向我,“你如意算盘打错了,这次我是真的有了 。”
  她欠起身,距离我更近,我们甚至能看到对方脸上微不可察的细小毛孔,她张嘴刚要说话,哏睛忽然越过我望向 了身后,门扉晃动间,她露出一丝喜悦的笑容,我听到一个低沉的男音响起,“吃过了吗。”

  我脊背一僵,常锦舟眉开眼笑朝我身后伸出双手,乔苍仍旧穿着咋晚分开时的衣服,很千净,微微沾了一点褶皱 ,从门口进入,他笑着又问了一遍,常锦舟说好饿,医院的营养餐没味道,保姆煮的粥也不好喝。。..
  他被她娇惯的模样逗笑,“嘴巴这么叼。”
  她撒娇皱鼻子,“我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我就算能马虎,你儿子能吗?”
  乔苍哏神示意门口等候的保镖,保镖拎着两份食物进来,放在库头柜上,包装袋写着水晶宫,特区一家很有名的 百年老字号,做工津致漫长,买上一款食物等上多半天都常有,两款恐怕耗上一天。
  我怀孕后乔苍对我也是百般纵容,但水晶宫的食物我没有索要过,他也没有想起,所以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很不 痛快。
  常锦舟知道这些食物的珍贵,她故意惊喜尖叫,“你怎么知道我馋这口了?”
  “你的事有我不知道的吗。”
  她红着脸骂了声油嘴滑舌,迫不及待拆开,香味顿时四散,我忽然想起我也没有吃早餐,咋晚也没有吃。
  乔苍脱掉西装的同时看了我一眼,语气不冷不热,“你怎么在这里。”
  说得好像我来欺负人一样,我故意别开头不理会,一脸漠视,常锦舟笑眯眯说何小姐来给我送花。
  她顿了顿,“不过花被她扔了 ”
  她故意把话说得意味深长惹人误会,乔苍蹙了下眉头,他将西装交给保镖,朝我的位置走过来,在我旁边拉开椅 子坐下,他身上浓烈刚毅的气息像一把火,点燃了每一寸空气,令我无处可逃,常锦舟指了指她另一侧,“何小姐也 坐”
  “你先回去。,,乔苍打断她,指尖拨动着纽扣,嘴上对我说,“我让司机送你。”
  留下看他们夫妻恩爱的好戏,对于怀孕四月的我来说,确实有些残忍,我在乎程度深不深另当别论,乔苍不想我 看。
  我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明天产检,你陪我吗。”

  乔苍嘴唇微微开启,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常锦舟咦了一声,用筷子在食盒内扒拉许久,挑挑捡捡吃得差不多,在 这个空当漫不经心问我,“何小姐吃过水晶宫的肘花儿和什锦酥吗?”
  我不耐烦说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