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7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块地不是真实的自己,而是心灵承受这世界的肮脏龌龊的底线。它如明镜空台,可以保护我们的灵魂。
  恩怨分明是守护这块纯净之地的篱笆,在此之外,无所不为,而在此之内,无所敢为。
  不伤害真正无辜者是这块地里盛开的鲜花,比如沈心茗。她温暖随和,富有理智又不乏单纯的冲动,纯净如无暇美玉。
  忽然想到飞蛾扑火的王红叶。她当时喜欢上自己的过程比较肤浅,可以算是从一张脸开始的。而后在居心叵测的季雪梅的怂恿下,才跟自己逐渐加深情感,直至今日难以自拔。但事实上,她从未走进过那片纯净之地里。跟她在一起,李牧野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欠她什么。
  何晓琪穿了一条兔宝宝造型,十分可爱的连体睡裙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李牧野在对着镜子沉思,调皮的:“魔镜啊魔镜,你快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然后以搞怪的语气自问自答:“如果何晓琪那丫头肯放弃做女公子,那就是你了。”说罢,自己把自己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昨晚玩的什么游戏?”李牧野离开镜子,转身走进厨房,端出一盘蟹黄包子和一碗鸡蛋糕,几碟小咸菜,道:“吃早点吧,大约六七年前,我也曾这么帮另外一个女孩子准备早点,刚刚想起她来才意识到一晃儿我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
  “初恋女友?”何晓琪规规矩矩坐到餐桌旁边,拿起一只包子,美美的咬了一口,赞道:“真香,这女的真有福气。”
  “那时候我还没有学会现在的厨艺。”李牧野叹道:“我现在最大的念想就是能亲手做一顿饭给她吃。”
  “她一定很漂亮吧?”何晓琪道:“一个能让你不把孟凡冰看在眼里的女人,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国色天香。”
  “不。”李牧野道:“从常规的审美角度看,她的相貌是逊色于孟凡冰的。”
  “那就是家世背景特别出色了。”何晓琪猜测道:“连沈培军的女儿都被你拒绝的泪眼汪汪,你的那个她该不是哪个省级领导的千金吧?”
  “她爸爸是一个在逃通缉犯。”
  “懂了。”何晓琪道:“她一定非常出色,能力突出,学识渊博。”

  李牧野道:“我们正式开始交往的时候她刚上大学,以她的性子,就算是现在也不太可能归纳到成功女性的行列里。”
  “那就坏了。”何晓琪叹了口气,道:“表叔,你这是中了情花之毒,会成傻子的。”
  李牧野笑道:“人这一辈子,不能总是那么精明厉害,偶尔犯傻并不是坏事。”
  何晓琪道:“我是说沈心茗坏了,她到现在还对你念念难忘呢,如果你爱的人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点,起码她还有个努力的方向和竞争的机会。”

  “她是个好女孩儿。”李牧野道:“但我已经没那个资格。”
  “全都是借口。”何晓琪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道:“别说的好像你有多高的道德水准似的,她就是很不走运的成为了你不愿意碰的那种女人罢了,孟凡冰说的最对,如果换做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早被你连皮带骨吃干净了。”
  “她是我的知己。”李牧野笑道:“在对待异性的态度上,我们俩的态度差不多。”
  “她就是爱钱。”何晓琪道:“她想做金源正何的二级代理,我就借机约她,然后她就答应了。”
  李牧野看着她,恶趣的想到她该不会已经把孟凡冰给睡了吧?

  何晓琪从李牧野古怪的神气中察觉到什么,没好气道:“你别胡思乱想,我跟她之间没什么的。”
  “就算有什么我也不在乎。”李牧野笑道。
  “谁稀罕你在乎。”何晓琪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主动改变话题,问道:“你今天上午有什么安排吗?”
  “沈培军约了我和几个沪上商界的朋友,一起去打球。”李牧野道:“如果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可以推掉。”
  何晓琪道:“这样不好吧,我在你眼中就是个小女孩,为了我推掉沈培军的邀约,值得吗?”
  李牧野冲他挤了一下眼,笑道:“刘备请诸葛亮还被放了两次鸽子呢,我要是一请就过去,岂非显得很不值钱?”
  何晓琪恍然大悟:“我明白啦,那就太好啦,你没什么事的话陪我去参加一个活动吧。”
  “什么活动?”
  “是我爸爸赞助的一个医疗援助活动,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请来卢森博格教授和他的医疗团队到这边做几台手术,反正就是溜须拍马的事情。”何晓琪道:“主要服务对象都是些达官贵人……”
  “你刚才说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医疗团队?”
  西方人在婚礼上有一段很牛逼的誓词被封为圭臬经典。可以说完全将男女间的爱情神圣化了。
  然而,事实却是爱情甘于平庸,甘于灭亡,不甘于日复一日的困苦和绝望。

  李牧野有个朋友叫张承志,和他的前女友曾经非常恩爱,当年他被判入狱三年,女友不离不弃,如此可歌可泣的恋情本该有个完美的结局,可后来那女人却在他出狱后半年后离开了他。张承志当时痛苦欲死,恨不能毁天灭地拉全世界陪葬。但最终他接受了现实,在王红军的帮助下痛改前非远离赌博,还开了一家小店走上小康之路。可女友却再也没回来。
  已经想不起上一次听到娜娜的声音是什么时候了。再见面时她还会如从前一样吗?这是个变化中的世界,一切都不是永恒不变的。十九岁的爱情故事,尘封了七年后到了二十六岁时还能剩下多少新鲜度?
  上午十点钟,新圣玛利亚医院。
  门前挂着条幅,中心广场搭起了彩台。国际著名心脑外科、临床学专家卢森博格教授和他带来的十四人组成的医疗团队在主席台上就坐。现场请来的嘉宾很多,涵盖社会各界名流,大家都在台下看着。李牧野跟着何晓琪一起来到这里,混迹在台下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短发白衣干净利落的张娜。
  她的变化不大,还是那么不喜欢化妆,只是气质看上去比过去成熟了,少了之前的热情开朗,却多了一股子冷厉严肃的感觉。面无表情坐在那里,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
  李牧野心潮翻涌,凭着强大的意志克制住冲上去相认的冲动,默默的在台下看着她。眼睛已经把整个世界自动过滤掉。

  主持人介绍到她的时候叫她做蜜雪儿张。
  李牧野听了不禁暗骂,他吗的,哪个傻逼给她起的英文名。
  这名字听着就别扭,有一种老港片的风尘味道。
  整个仪式没什么营养,而且这个据说海外学成归来的主持人从头到尾满嘴掉英文,李牧野在莫斯科的时候虽然接触过,也能听得懂一些,可这会儿却是怎么听都别扭。
  是天涯咫尺,还是咫尺天涯?
  李牧野凝视着台上的娜娜,完全无法确定。

  台上的卢森博格正在讲话,内容乏善可陈。李牧野充耳不闻,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感,犹豫,担忧,激动,兴奋,还有一股难以名之的伤感。已经想不起上一次心中充斥如此复杂的情感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姐姐离开的那一天。也许是得知娜娜全家搬去美利坚的那一刻。也许是金香姬无言离开的那个早上。也许是在莫斯科跟狄安娜道别时。
  这一生值得牵挂的人和事其实并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